乐读窝->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TXT下载->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正文 第6章 回首一偶遇


    然而,案进行得并没有老杨想像顺利。

    先是关于佛瞳的各种传说,它们让老杨越来越现这案头绪繁杂。尽管镇上的人几乎都认为佛瞳是自己跑的……原因再简单不过,佛瞳是神物,神物岂能让犯人随便展览?但是老杨和他的侦查组依旧眉头紧锁,一是这说法几乎不能成为破案的理由,他们根本无法向上级交代,二是老杨对那些离奇的传说本身也不大相信。

    不过,他还是在考虑着一个传说,严格来讲那是一段家族仇恨,唐泽那晚把它当作传说讲出的一段家族仇恨……可是假如真是那样,这案就真的难办了……老杨叹息一声,一边想着,一边拿起钢笔,开始照着一张申请迅签着字。

    那是唐泽休假的申请。破案已经开始几天了,唐泽的精神还是没有恢复。他始终都有些神情恍惚,而且越来越严重,昨天他竟然在过马路时一下了呆,差点被碾成了肉饼。老杨只好与小组开会讨论,决定批准唐泽半个月的假期,让他回家好好修养。

    唐泽同意了,他也确实感觉到自己的异样,似乎自己总也摆脱不了一些东西,那些梦魇一样纠缠着他的东西,他正在陷入一个沼泽似的境地……或许是祸不单行的缘故吧,他想,是该过段宽松的日了。

    休假的前几天,唐泽改变不是太大,只比先前明朗了些。不再一个人闷在屋里抽烟,愿意和妹妹以及父母一起吃饭聊些事情。灵秀活泼的妹妹给刚刚经历丧事的家里带来不少生气,唐泽和父母一样,都十分疼爱这个懂事漂亮的千金。

    他记得小时候妹妹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和他一起闯荡江湖,所谓江湖就是整个丝竹镇的少年世界,那时的唐泽强健聪慧,在一帮少年处于领地位。取得这个地位也是十分不易,丝竹镇的世风决定这里的孩都相当凶蛮,要征服他们除较量智慧以外还要比拼武功。小婧在哥哥打架时帮不上手,但她会站一旁给哥哥呐喊助威,强健的哥哥简直就是她心的战神。但战神也难免有时战败,这时候小婧就会过来照顾哥哥,一边给他料理伤口,一边动听地安慰着,同时还为哥哥编好了向父母解释这些伤口的原由。这个小精灵可会安慰人了,时常能让唐泽忘记伤口的疼痛,只会被她说得暖暖地笑。

    想起这些往事,唐泽不禁笑了。小精灵如今已然长大,出落得更漂亮,更加懂得照顾和逗人开心。他想妹妹以后若是嫁人,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妻……

    唐泽心上一颤,好像以前也这样评价过一个女孩,一个给过他慰藉和痛楚的女孩。

    他又想起了宫明。

    余下的饭唐泽吃的心思散乱,草草结束饭食,他对父母和妹妹说他要去睡会,在家人关切的目光里走去楼上的卧室。

    可唐泽并未午睡,他只打开电脑,对着一张张搁浅时光的照片久久凝望。

    那是半年前唐泽久归故里的日。唐泽从大学里走出,不得不办了两件事情,一是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工作,二是和相恋四年的女友正式分手。

    那时的唐泽有种消失归属的痛感,像是生命忽然失去了重量,疲惫的手指再也抓不住任何乞求的东西。接着便是接到家里的消息,爷爷病重了。唐泽精神又是一次颤动,神秘慈祥的爷爷一直都占据着他心大部分的位置,他爱爷爷甚至重过了父母。他即刻买张车票,一路风尘返回了家乡。

    直达县城的列车到站已是夜间十点一刻,来回镇上的客运车早已停运,唐泽只好伸手叫了一辆出租。

    小伙,去哪里?

    丝竹镇。

    丝竹镇?远呐,5o块坐不坐?司机伸手指比画着价钱。

    唐泽已经没心思讲价,低头钻进车后座坐稳,车便沉吟着在夜色一路穿行。

    去往丝竹镇的道路逐渐变得曲折,这是连接县城与镇的唯一通道,两地交往频繁后,这条柏油铺成的道路经常被过往车辆碾得路面坑凹,再加上路势本身的高低蜿蜒,所以每次乘车过此有种反复登高跌重的坎坷经历。唐泽很久没这种经历了,和以往一样,他还是被颠簸得呕之欲吐。

    还好,再过一段路,前面就是丝竹镇平坦的街道了。

    然而车没再顺路前行,却掉头拐进了路旁一片荒芜的坟地。

    喂,走错了!唐泽惊慌喊道。

    司机在反光镜里看看他,臃懒地说:没有,就是这里。

    说着车继续向坟地深处进。唐泽开始毛骨悚然,一边向司机喝止一边挣扎着去开车门,但车门却是死死的关着,丝毫也没法松动。喂,停车!唐泽又一次大喊。

    车猛然刹住,唐泽被惯性从后座掀起,倏地撞在前座后背上,鼻剧痛。唐泽惊恐地捂住鼻,看见反光镜司机那张胡旺盛的粗脸正向他怪异地阴笑。

    司机笑毕从车里拎根棍钻出来,随后慢步转到后车门,低头瞅着窗内,沙哑地说:喂,小伙,别吵吵,到站了。

    然后打开车门。说来也怪,唐泽推半天没有动静的车门,他只轻轻一拉,便吱呀一声开了。

    唐泽的心脏嗵嗵紧跳,紧紧抱住行李趔趄地站出来。他那时虽不信鬼,但面对此情此景也不免思维奔逸,一连串有关恶鬼害人的画面在脑间瞬间闪过。他已经话不成声,颤抖地说:你,你想干,干什么……

    司机嘿嘿笑起来,声音依旧沙哑:别害怕,也没什么。

    说完棍在手转了两下,握住棍一端使劲一拽,月光下一把寒光凛凛的匕赫然出现。司机把匕往前一递,死死抵住唐泽的脖说:钱,你所有的钱,都拿过来,我就不会干什么了,嘿嘿……

    唐泽这才明,白司机不是鬼,而是强盗。他于是暗自舒了一口气,胆大起来。生长在丝竹镇的男性基本上都会上几路拳脚,对丝竹镇人来说,对付强盗就像把麦田用网或者篱笆圈起来对付牲畜啃苗一样,实在是家常便饭再普通不过。唐泽冷冷地笑了。

    司机一愣,显然是对唐泽的反应十分诧异,刀进一步紧逼,厉声说:笑什么,不要命了!

    唐泽依旧冷笑。

    司机按耐不住,吼一声他娘的,老送你见阎王!说着刀狠狠前推。唐泽扎稳身躯,左脚向后侧迈,身侧闪,匕贴着皮肉迅走空。司机一惊,想不到这小竟会功夫,忙收住身形,手腕回拽,匕刀尖翻转,奔着唐泽背部猛然刺来。这两刀玩得凶狠凌厉,过渡娴熟,唐泽便看出这是个老手,武功不弱。于是不敢怠慢,俯身后跃躲过,把行李远扔在地上,空出拳头与司机打在一处。

    唐泽最擅长的是拳头和腿上功夫,早年在木桩和沙袋上练就的一派硬功,只在和陈俊等几个兄弟间切磋时有过施展,真正派上用场这还是头一回。唐泽不禁兴致陡起,越打越酣畅,他不用再在意点到为止的限制,每一拳出去都是浑然全力,每一脚踢出都足以断木开石。

    司机此刻后悔劫了这小,虽然他手持匕,但还是敌不过唐泽迅猛的拳脚。五个回合没过,他已然是大汗淋漓,渐渐力不从心。终于一个不留神,被唐泽一招漂亮的旋风腿踢胸部,顿时身躯横飞,摔出一丈开外。

    司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唐泽意犹未尽,对着司机喊:起来,再打!

    司机还是不动。

    唐泽冷静下来,又喊道:喂,你他妈死了?

    司机仍旧不动。

    唐泽终于耐不住,趁着月光走近细看,现司机趴在地上似乎没了呼吸声。他心下一惊,莫非是闹出了人命?他用脚尖踢踢司机的胳膊说:兄弟,输了也用不着装尸体吧。

    司机这才有了动静,呻吟地说:妈的,你也太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跪起身,面部朝下似乎很痛苦地紧捂着胸口。唐泽总算放下心,又看看他痛苦的样,竟然一下很同情,安慰地说: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

    话还没说完,司机忽然抬起头来,向着唐泽说不用了。唐泽顿时啊一声后退,同时条件反射地飞起一脚,踢向司机那张猛然变得血淋淋骷髅一般的脸孔。司机猛然后仰,只听喀嚓一声,一张面具顿时破碎,残片向四周飞散。

    唐泽由于事出突然,又惊吓过度,踢出一脚后他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失去面具的司机,恢复了胡旺盛的脸,狞笑着迅起身,飞扑到唐泽身上举刀便刺。唐泽努力闪躲,但还是被刺了右肩。唐泽疼得面容扭曲,左手狠狠一拳击司机的右脸,司机又一次飞离,重重摔在了车旁边。但他很快爬起来,趔趄地开车门坐上驾驶座位,动引擎,掉转车头咆哮着绝尘而去。

    唐泽望着车离去的方向狠骂了一句,匕还深深陷在肉里,钻心的疼。他努力站起身来,捂着的伤口顺着手指不断地滴血。

    他环顾置身之地,现四周月光清冷,夜风习习,坟场浑然静寂。

    还好前面就是丝竹镇了,这劫匪把我送到家门口再行抢劫,也算是个侠匪了。想着这个,唐泽不禁苦苦一笑。他又想想刚刚的搏斗,实在像一场噩梦,假如再有几个强盗出现,恐怕自己性命难保,于是便忍着疼痛,费劲地背上行李准备离开。

    可就在他走出不到两步,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女人软软的声音:喂,朋友,你受伤了还能走路吗?

    唐泽即刻恐惧至极,险些惊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