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TXT下载->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正文 第139章 残夜(3)


    公主对着唐泽的迷惑微微一笑道:佛家一贯主张凡事所相,皆是虚妄,讲求根清净,脱离一切……然而无论是人,是神,还是妖魔鬼怪,最难清净的都是一个“情”字。

    情到极至,万物皆虚。亲情、友情、爱情,皆是如此。有人为亲情而抛弃一切,如晋代的郭巨埋儿奉母;也有人为友情而至死不逾,如俞伯牙与钟期;更多的却是为爱情而付出一生,肝肠寸断,灵魂孤注一掷。且不说梁祝、望夫石、牡丹亭、西厢记,李香君等事,单单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精神之恋,便迷倒了古今不知多少男女。试问世间又有几人能脱离一个情字?

    然而只道人世间多有痴男怨女,其实仙界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佛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佛?你是说佛也有爱情?唐泽不禁愕然。

    公主然道:宇间万物,有人便有爱情,有人便有恩怨。神仙也多是脱胎于人类,又怎会没有爱情?只不过修仙之法,成神之道,条律千重,规则若山,将人之情心强行湮灭而已。

    换言之,凡能成仙了道之人,必为无情之辈。有些是天生无情,有些则是为情所伤,或为世事所伤,自以为红尘看破,甘愿堕入空门,自行了断情心,转而将一腔之爱牵强为普渡众生之大爱罢了。可是一旦情心复燃,势必会毁仙灭道,湮灭了几世修行。所以仙界最为忌讳的便是神仙复动凡心,定下诸多戒律,千古不变。

    既然如此,那佛祖又为何会落下情泪?莫非……莫非佛祖也动了凡心不成?唐泽疑问道。

    公主点头,道:嗯,也可以这么说吧……那日在佛堂之上,佛祖目睹了宫月与唐轩的重逢,心便不觉升起了感动。宫月那双幽寒而藏满伤凄的眸,竟会让佛祖为之有所感伤,所以佛祖才会在铁远前来佛堂行恶的时候,命令那口戒刀当场杀了铁远,并将其灵魂当即打入了地狱最地层。

    这在佛祖而言,本已是千古难逢的奇事了,不料后来在宫月和唐轩相拥而泣的时候,更为出奇的事情生了……那二人的哭声与泪水,竟然让整个佛堂蓦地旋阵阵汹涌的气流,那气流满含着凄楚,凄凉至极,悲伤至极。佛祖竟被那气流逐渐的袭击,浸透,内心遂是一片潮湿,心伤难抑,泪水也便阵阵的下落,打湿地上那柄戒刀,佛瞳也便应泪而生了。

    那一刻,上宇仙界,满天神佛,也都在瞬间无故心伤,泪痕斑斑。

    佛祖当时对此甚是迷惑,后来他才明白,那是宫月与唐轩的至诚之爱感动了他。尤其是宫月那颗历经千年而丝毫没变的情心打动了佛祖,让佛祖沉寂万世的情心竟在瞬间复燃……

    什么?经历了千年的情心?宫月怎么会有千年的情心?唐泽再次愕然。

    公主微笑道:你当然不会知道,那宫月和唐轩原本都天上的神仙。宫月原是离恨天上的一位冰莲玄女,专司灌养那冰莲花苑的莲花,她在冰莲花苑之一住便是两千多年。在这两千多年里,她一直都和花苑的那位主管偷偷相恋着。那位主管名唤冰莲,专司冰莲花苑的大小事务。

    只是后来有一日,恋情不幸暴露了,二人便被玉帝贬落凡间,便是后来的宫月和唐轩。

    玉帝命他二人在凡间依旧是有情难续,吃尽爱情之苦,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够心止如水,重返天庭。岂料这冰莲玄女的情心竟是如此的深浓而冰洁,不但没有丝毫的减弱和动摇,反而感动了佛祖,竟能让满天神佛都为之落泪,想来真是可叹。所以,佛祖才安排了他们的隔世情缘,直到冰莲还清了玄女的一世情,才破例让他二人一起归天做一对真正的神仙眷侣。

    公主说到这儿,又幽幽地看一眼唐泽,叹然道:只可惜啊,那位冰莲历经了两世轮回,情心却是日渐消弱,佛心倒是俞来俞浓了,让冰莲玄女白吃了两世的情苦,哎,真是造化弄人啊,真希望冰莲的第三次转世,能够情心复燃,让那位冰莲玄女如愿以偿吧。

    唐泽也不禁感叹,随即问道:既然佛祖诚心让他们结合,这都几千年了,佛祖为何不多给他们几世情缘?

    公主摇摇头,道:这却是天机了。

    唐泽沉吟片刻,又问道:他们这第三次又会转世为谁呢?

    公主依旧摇头:这个也是天机。

    哦……唐泽见公主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怪,心有些毛,忙转换话题道:那,那你告诉我,玄衣为何要夺走佛瞳?这该不会也是天机吧?

    公主笑了,道:这倒是可以告诉你……佛祖被冰莲玄女感动之后,事情传遍了整个仙界,众神都知道玄女之所以能让佛祖情心复燃,完全是因为她那颗比冰莲花还要纯洁而坚韧的情心。而这种情心,一旦被神仙得到,便会平添十世修行。如果被妖魔鬼怪得到,就能魔力大增。若是被凡人得到,那凡人便能永脱轮回之苦,平地升仙了。

    所以凡是知晓此事者,莫不着能够得到这种情心。可是要得到这种情心,就意味着要得到具备这种情心者真正的爱情。然而纵观三界,这种情心除了玄女和冰莲以外,就只有佛祖具备了。当然谁都知道,要想得到玄女和冰莲的爱情,那显然是一场空幻无疑。所以,大家都瞄准了佛祖的情心。

    佛祖的情心?难道大家都要得到佛祖的爱情?唐泽闻言简直哭笑不得。

    那倒不是……洛陵公主声音然,转身又踱去了宝座,衣群飘若绿云。

    她缓缓的坐下,又抬手向一旁作了个手势。一个身着白衣的仆人便躬身端上一杯清茶,随后退去。

    她轻轻端起茶杯,拢袖抿下几口,动作高雅而脱俗。

    之后她放下茶杯,重又开口道:佛祖是没有爱情的,虽然他也曾有过一颗圣洁的情心,因为佛祖毕竟是佛祖。他的那颗情心,早在面对宫月和唐轩相拥而泣的那一刻,便已经化作泪水一次流尽了。从此,佛祖身上再没有情心。所以大家争相争夺的,只能是凝聚了佛祖情心的那柄戒刀……佛瞳。只要谁能得到佛瞳,并驯化其成为自己的兵器,那么,他也就真正得到佛祖的情心了。

    唐泽此刻才算有所明晰,但很快又有新的疑问升起,他拧眉道:佛瞳出世也有几千年了吧,为何至今都仍未被人驯服?

    公主点头道:问的好,这也正是关键之所在。那戒刀自从拥有佛祖的情心之后,不仅变得神力强大,它还从此忠贞不二,它只忠于自己最初的主人,也就是僧人唐轩。所以,千百年来,它虽也曾被捉住过,但任谁也是无法将其驯化的,这让很多争夺者都无奈放弃了佛瞳。当然,尽管如此,也还是有许多修道者不愿死心,依旧打着佛瞳的主意,玄衣便是其一位!

    唐泽听后是好久的一阵沉默,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父亲诚心拜请的那位神仙,竟然是个利欲熏心之徒。他对唐家的一切帮助,原来竟只为利用唐家得到佛瞳。

    唐泽心忽然更加苦涩,因为宫明家那幅老者的画像又在他脑蓦然浮现。那画上被宫明称为她们宫家祖先的老者,竟和玄衣是如此相象。如果玄衣真是宫明的祖先,那么宫明与自己的交往会不会也只是玄衣的一场阴谋?

    不,不会的……唐泽激烈地否定着自己的念头,忖道:宫明不会这么做的,即便玄衣真是宫明的祖先,宫明也绝不会的……况且……

    唐泽心间陡然一动:况且这位洛陵公主的话也未必可信,她不是说佛瞳只忠于它最初的主人吗?那她为何又说当今世上,只有我才能使用佛瞳,和佛瞳完美结合?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思绪至此,唐泽方才长嘘一口气,微笑道:公主,既然佛瞳只忠于它最初的主人,那你为何要选我来使用佛瞳?你应该去找唐轩的转世才对。

    不料公主竟和一旁的白衣少年一起笑了起来,良久,她才长声道:唐公,你以为,唐轩的转世会是谁呢?

    说完她目光幽然,笑容之更是含义隽永了。

    唐泽陡的一凛,脑间闪过眩晕,他呆立着,口喃喃自问道:难道……

    却见洛陵公主绿袖轻挥,抬手一阵掐算,朗声道:此刻正值洛陵赋残夜时分,正是送唐公前去洛陵月院的好时辰……萧挺听令!

    白衣少年闻声移身走至大厅正,朝宝座抱拳施礼道:萧挺在,遵听公主吩咐!

    公主正色道:洛陵月院院主萧玉因战事而紧守谷口,无法主持月院,现命护卫萧挺暂接月院院主之职,即刻送唐公前往月院,好生招待,不可有半点怠慢!

    少年微微一笑,颔道:萧挺领命,谢公主!

    公主点了下头,又冲唐泽笑道:唐公,我提出的条件,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我保证事成之后,我履行我给你的所有承诺,今天,就暂时谈到这里了,还请公先去月院休息吧。

    话音落定,洛陵公主扬手一挥,厅内瞬间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