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TXT下载->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正文 第160章 雪院情仇(3)


    小紫道:“公主的秘密?”

    “嗯,就是公主要用血煞符对付唐公的事情……那天我和幽姐姐经过公主的窗前,不小心听到她和萧挺的谈话……后来,幽姐姐就背叛了她,所以公主也要将我处死。”

    “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小幽?”小紫眼布满了不平。

    小兰缓缓道:“公主说,洛陵赋所有接触过唐公的女人一个都不能留,她还说,说你和幽姐姐都是因为爱上唐公才背叛了她,所以她也要将我处死……其实我和幽姐姐都知道,她那是在嫉妒。”

    “嫉妒?”小紫转而迷惑了。

    小兰点头道:“因为,公主自己也爱上了唐泽……那天公主还对萧挺说,说她其实并不想害死唐公,她说如果唐公能爱上她的话,她宁愿在击溃黑煞以后,把洛陵赋交给萧挺掌管,然后她和唐公别处厮守。”

    “啊……”小紫不禁哑然,和唐泽还有老者一样,彻底的惊诧不已。唐泽的脸更是唰地红至了脖根……面对众人古怪的目光,他没法不脸红。

    不料老者竟也调侃地叹了一句:“真乃蓝颜祸水也……”

    二女顿时“噗嗤”笑了,笑得唐泽真想遁地而逃,尽管他此刻已然身在地下。

    他只尴尬地笑笑,不一语。

    良久,小紫才敛住笑容道:“小兰姐姐,别听公主胡说,她是不会爱上我哥哥的,她其实是一个魔头,名叫血魅……”

    接着她便把事情的原由和经过详尽说了一遍。小兰听后自然是难以置信,但由于有老者和唐泽的作证,她最终还是信了。况且事至如今,也不由得她不信了。她沉然了片刻,最后道:“既然如此,我,我带你们去找宫明。”

    “她在哪儿?”希望扬起,唐泽竟瞬间退去了羞涩,不禁急切地问道。

    小兰看他一眼,目光幽然道:“沧雪底狱。”

    “沧雪底狱?”小紫抬眉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

    小兰道:“沧雪底狱,是雪院关押重犯的囚牢,也是洛陵四院最为凶险的终极牢狱,据说里面有很多阴毒的机关,让我和小幽押送宫明的时候去过一次……如果公主没有转移的话,宫明就应该还在里面。”

    小紫似乎还有所疑虑,又见哥哥与老者均在看着自己,终于点头道:“那好吧,小兰姐姐,我们现在就去沧雪底狱。”

    随后又转向老者道:“仙长,如果那里果真凶险异常,到时候,还请仙长多费心,照顾好我哥哥和小兰。”

    老者点点头,道:“姑娘尚请宽心,老夫会尽力守护他二人。”

    唐泽似乎要说什么,却也只好闭了嘴。毕竟小紫是在担心自己,而以自己目前的身手,也的确是个要人保护的对象。

    于是四人晃动身形,在这景象奇特的大地之,朝着小兰所指引的方向快前行了。

    虽然只是片刻,却已有先后十八道险障被四人轻松越过。若不是有小兰带路,三人要寻去那沧雪底狱,还真要费下不少周折。

    唐泽看着极行的小兰,心下是一片由衷的感激。

    又行了片刻,小兰陡然止住身形,回道:“到了。”

    然而众人举目四望,却仍是茫茫然一无所获。小兰笑了,道:“沧雪底狱并不在地下,请往上看。”

    说着小兰右手轻抬,指向地面上的一块巍峨巨大的山岩道:“那便是沧雪底狱。”

    “什么?那分明是一块石壁,怎么会……”唐泽顿时愣然,小紫和老者也一样愣然,纷纷疑惑地看向小兰。

    小兰微笑道:“那不是石壁,那只是血魅的障眼法,请各位凝神细看。”

    于是众人复又看去。

    良久,只看得三人眼睛酸涩,正打算放弃,却忽见那石壁陡地扭转变形,瞬间化作了一座巍然伫立的建筑。

    那是一片院墙奇厚而高深的小型院落。院门高高耸立,门楣之上悬有一块血色牌匾,分明写道:沧雪底狱。

    门前有数十鬼兵把守。

    天空阴霾,冷雪飘飘,整个院落望去是一片阴戾而诡异。

    老者不禁叹道:“好一个血魅,果真是煞费心机呐!”

    小兰道:“现在怎么办?”

    小紫看她一眼,微笑道:“杀掉门卒,闯进去。”

    小兰道:“可是,要是惊动了血魅那就糟了……不如,不如我带你们从地下直接进去吧。”

    老者道:“恐怕地下机关繁多。”

    唐泽随道:“不错,血魅既然如此心思细敏,这牢狱地下也必然是机关重重,还是杀进去好些。”

    小兰却笑道:“我来过这地方,所以对这里的埋伏比较熟悉,放心吧,我可以安全地把你们带到关押宫明的地方……但能不能救出宫明,我就不能保证了,因为那里的机关我也不清楚。”

    片刻沉默,小紫同老者交换一下眼神,便对小兰笑道:“既然这样,小兰姐姐,那就谢谢你了。”

    小兰眨了眨眼睛,冲小紫嗔道:“嗳,咱们可都是自己人,干吗还这样客气?”

    随后又菀尔一笑,道:“走吧。”

    言毕小兰身形微转,带一行人便又向院施展了地行术。

    又经一番左弯右拐,一重又一重阴毒的险障就这样在四人身边悄然滑过了。小兰说的不错,她的确对这地下的机关很熟悉。

    四人在地下行走,却可以清晰地望见地上的光景,眼看着上面的建筑与鬼兵匆匆掠过,不久便来到了一处空水牢。

    不错,这的确是一间水房,一间空间巨大的水牢。

    在牢房之内,有一潭寒澈幽深的黑水,黑水之上凭空架起了一座铁索长桥。

    长桥一端始于四人顶上的石岸,另一端终在对岸的方行石台。石台宽阔冰寒,其上立有两根粗大凌然的冰柱,冰柱上分别掉着两个白衣女。唐泽看不清女的面貌,她们的面貌都被深深垂下的长遮蔽着。

    然而唐泽还是陡然一震,不觉的泪湿盈眶。他已经可以清晰地猜到,那被掉着的,必是宫明和宫月无疑了。

    见室内无人,小兰便率先现身地面,三人也随后跟了出来。小兰朝对岸的冰柱指了指,道:“宫明和宫月,就在那里。”

    众人刚一凝神,唐泽便忽地向桥冲了过去,却被老者倏地拽住道:“公不可冲动,此桥定是机关的引,若一踏上必死无疑也!”

    唐泽这才忽地镇静,怪自己情令智昏,险些酿成大错。然而依旧是心潮汹涌,急急道:“这……”

    却见小兰笑道:“仙长不必担心,这桥上并无危险,真正的危险在那石台上,所以,仙长可以放心的走过去。”

    “哦?是吗?那就请姑娘先行一步吧!”话音未落,老者与小紫竟是同时出手,刹时间白紫光交错冲击,小兰便顷刻被甩去了桥面。

    唐泽心头一紧,正不知此番为何,却忽见那即将落桥的小兰身躯陡然一拧,便光影般落回岸边,远远冲三人怒道:“你……你们为何要加害于我?”

    老者与小紫相视一笑,冷冷道:“血魅,装了这么久,你不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