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章 苏瑾又怎知本殿不会越矩?


    长眉若柳,目若清潭,唇若雨后杏瓣,轻抿间,似有几分性情寡淡的意味。摇曳的烛光下,男子虚幻得不似真人,即使身着喜色,依旧温润如玉,公子谦谦。

    然,在陌悠然脑海中,眼前男子面容与那日城墙上被萧浅嫣圈在怀里的那位渐渐重叠,她立时收起痴的心态,反而对男子生出敌意。

    “殿下,公子,快一起喝了这两杯合卺酒。”浊衿又将两只装了合卺酒的杯盏呈给两人。

    两人皆迟疑了一下,才伸手接过那杯盏,与对方交臂一起饮下。那一瞬,女子紧紧凝视着男子,男子却垂眸,躲避了女子探究的目光。

    见没什么自己的事了,浊衿选择告辞,为全礼数,临走,他向榻上的两人行下一个大礼,“祝您二位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他离开后,新房内顿只剩下陌悠然和苏瑾,两人并排坐于床榻,良久无声,气氛渐渐陷入尴尬。最终,还是陌悠然先出声打破了寂静,“刚才谢谢你保了本殿的面子。”

    “殿下不必言谢,瑾已嫁您为夫,自然应该保您的。”男子嗓音十分好听,与生俱来的温柔,令人一听他声音就觉得他是个好相与的男子。

    “嗯。”陌悠然看了眼身后铺着喜色褥子的床榻,心里正纠结该不该在此留宿。

    就在这时,男子突然出了声,“殿下,该就寝了。”他主动转向女子,欲为她宽衣解带。

    “本殿自己来!你脱自己的就行。”陌悠然吓一跳,连忙往后一挪,躲过男子伸来的手。

    男子的手僵在空中,有一瞬的尴尬,随即他便释然了,唇畔流露出苦笑,缩回手开始解自己身上的喜服。

    陌悠然也开始解自己身上的喜服,忽然,她转念一想自己方才的行为,觉得可能伤着人家的心了,便悄悄看向男子的脸,讪讪地解释道:“那个,本殿只是一向都不习惯不熟悉之人突然近自己的身,所以刚才不是有意针对你。”

    “殿下不必解释,瑾心里明白。”男子抬眸看向女子微微一笑,却透着几分疏远。

    “是么?”陌悠然生硬地扯出一抹笑意,就从男子身上收回视线,继续解自己身上的喜服。解完喜服,她又开始解自己头上的凤冠发钗,却被难住了,那发钗不仅将她的发越缠越紧,更绷紧了她的头皮,痛得她直吸气。

    “还是让瑾来吧。”男子看不下去,连忙上前帮忙,那手指仿若有魔法,三两下就将那些繁琐的东西从陌悠然发上解了下来。接着,他将这些东西在那梳妆台上摆放整齐,还将女子和他刚才脱下的喜服在衣架上挂好,一副十分贤惠的模样。

    “谢谢。”见此,陌悠然心里莫名划过一丝异样。

    “不必。”男子淡淡回了一句,熄了主灯,便上榻躺入内侧,一边提醒着陌悠然,“殿下,快歇息吧。”

    “哦。”陌悠然点点头,躺到了男子身边,见男子欲给她盖被子,她一惊,下意识地想拒绝,只是话才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任男子靠近她,体贴地给她掖好被子。

    由始至终,她都睁着眼,听身边的男子呼吸渐渐绵长,她便知他准备入睡,心里顿郁闷得不行,为何他能这么坦然地接受一切?

    而此时的她心里压着太多事情,全无睡意,便伸手撞了撞身边的男子,“那个,你别睡,跟本殿说说话!”

    男子睁了眼,并未看向女子,语气平静,“殿下想问什么?”

    “本殿可以唤你‘苏瑾’么?”陌悠然也未看向男子,怔怔地望着帐顶,心里有点感慨。命运真是奇妙,不仅让她在另外一个世界重生,还让她在此娶了夫婿,有了孩子,明明这一切都来得莫名其妙,她却不得不接受。

    “殿下想唤瑾什么便唤什么,瑾无异议。”

    “那好,本殿以后就唤你‘苏瑾’。”陌悠然是个礼貌之人,得男子的许可,她才敢明目张胆地唤他名字,“苏瑾,嫁给本殿你不觉得委屈么?本殿本以为你会又哭又闹的,结果你竟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今日,本殿那位三皇姐过来抢亲,你其实可以跟她走,反正她背后势力那么大,本殿也斗不过她,结果你却选择了本殿,对此,本殿着实惊讶。”

    “跟三皇女殿下走了,瑾跟她之间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男子苦笑出声。

    “怎会?本殿看得出,三皇姐她很在意你。”陌悠然不以为然。

    “殿下别把事情看得太简单,瑾今日跟她走了,会触怒圣颜,陛下若怪罪下来,不仅会牵连她,也会牵连瑾的家族。而且,瑾若跟了她,这腹内的孩子定会被她拿去,虽然这个孩子对瑾而言是个意外,但怀她数月,瑾已对她生出感情,所以无论如何,瑾都想保住这个孩子。”男子很理智,即使话语间浸透着深沉的痛楚,他依旧能将之冷静诉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瑾跟她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不仅因为瑾已是不洁之身,瑾跟了她,也只会沦为她的玩物,再不可能被她娶为正夫,更因为瑾已经看透!对她,瑾已经彻底死心,没有半分留恋。”

    听此,陌悠然却冷笑出声,“既然你对她已经死心,为何那日与她一起谋害本殿!”

    “若说那次向您射箭并非瑾本意,殿下信么?”男子却突然问出这一句。

    “给个理由,不然你让本殿如何信?”陌悠然心里就憋着一股气,本来想朝着这个男子发泄一通,结果一拳头打在一团上,依旧憋屈得厉害。

    “瑾自小就不敢杀生,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又如何狠得下心对殿下这么个大活人痛下杀手?”男子想起那日的情景,心里一阵后怕,若身边这个女子那日真的死于他箭下,他恐怕一生都会良心难安!

    “本殿毁了你的清白,还害你怀了孩子,无法嫁给本殿三皇姐为夫,你恨得想杀本殿也无可厚非。”男子寻不出理由,陌悠然却给他寻了出来。

    “殿下,出事后,瑾是恨过您,但后来转念一想,瑾也知那夜并非殿下您本意,若在清醒的情况下,您一定不会越矩。所以,瑾便没那么恨了,就算恨,也是恨自己太大意,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任自己失了身。”男子坦诚说出自己的想法。说真的,如今的他已然认命,即使身边的女子不是他曾料想会与之执手一生的那个人,他也会试着接纳她,当一个称职的夫君,以及一个合格的爹爹。

    “本殿信你。”女子闻言,笑了,发现身边的男子挺有意思。

    接着,不等男子反应,她就翻身覆到他身上,那灼灼的视线直直投入他眼底,红唇轻启,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不过,苏瑾又怎知本殿在清醒的情况下一定不会越矩?”(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