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4章 我想保护殿下


    也许过不久,她也将变得与这个女子一样,因为每一个漩涡中的人为了在这场腥风血雨的争斗中存活,都会将一颗鲜红火热的心变得污黑冰冷。

    “下官是三殿下的人,只是被三殿下安插在了太女执管的兵部,未免遭人怀疑,这么多年下官从未与三殿下联系过,如今终于等到一次效忠三殿下的机会,下官荣幸之至!”

    那边李菱解释着,她的话令陌悠然终于体会到何为愚忠。

    “李菱,你放心,你死后,本殿一定会好好安置你的家人,日后待你女儿及笄,本殿会许她一次加封进爵的机会。”这时,萧浅嫣终于发话。

    “下官谢过殿下。”李菱连忙跪到萧浅嫣跟前,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

    “九皇妹,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萧浅嫣看向陌悠然,询问道。

    “三皇姐,你的暗棋应该不止她一人吧?”陌悠然看向身侧的女子,虽是问话,却是肯定的语气。

    “当然!九皇妹你这不是废话!”萧浅嫣坦白,说的时候,她还目光鄙视地斜着陌悠然。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部署这些的?”陌悠然终于有点明白自己还缺什么,心里惘然。

    萧浅嫣回忆了一下,才答,“大致十五年前吧。”

    “这么早?”陌悠然吃惊。若她没记错的话,那时萧浅嫣才十岁,可此女竟已有如此深的城府!

    萧浅嫣眸底闪过一丝悲凉,“因为从那时起我便确定了自己日后想得到什么。”

    “李大人,你先退下吧。”陌悠然见李菱仍跪在地上,有些不忍。

    “下官告退。”

    李菱看了眼萧浅嫣,见她无异色,才点头应下,站起身从她刚才所进的那道暗门离开了密室。

    “九皇妹,你怎么了?”萧浅嫣回过头来,见陌悠然神情有些许僵硬,便不解地询问道。

    “没什么。三皇姐,既然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我该回去了,不然在这逗留时间太长会遭人怀疑。”

    陌悠然回过神,当即站起身,向萧浅嫣告辞。

    “嗯,我明白。”萧浅嫣点点头,也站起身,欲送女子。

    “另外,三皇姐,我们在这段敏感时期最好避免私下见面,所以你要有事与我商量,最好派人秘密送信到我府上,我收到信后,会及时回信。”临走,陌悠然又转身提醒了一句。

    “嗯,这点我也有考虑到,到时我会谴人去你府上传达消息。”萧浅嫣应道。

    “我先出去了。”陌悠然对女子点头致意,就从一道暗门离开了密室。

    ……

    俞如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马车上。她揉了揉眼睛,环顾四周,十分茫然,“我怎么在这里?”

    “俞大人,你终于醒了。”陌悠然就坐在一旁,好笑地看着她。

    “啊!”

    俞如吓一跳,“殿下,原来您在啊!”她又环顾四周,“不过我们怎么在马车上?下官明明记得我们刚才去了嫣王府。”

    “我们已经从嫣王府出来,正在回大理寺的路上。”陌悠然笑答。

    “俞大人难道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俞如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开始努力回想,只感觉脑海里混沌一片,偶尔有画面一闪而过,却不连贯,无法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她忍不住懊恼地嘀咕,“我这是怎么了?”

    “俞大人,刚才到嫣王府的时候,三皇姐就热情地邀你进去喝酒,结果本殿将事情办完去找你的时候,发现你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怎么喊都喊不醒,本殿无奈之下只得命人将你抬上马车,本以为你会睡到天黑,没想到你现在就醒了过来。”其实刚才萧浅嫣给了她一瓶醒酒药,她给俞如闻了,俞如此时才会醒来,不然铁定会睡到明天。

    “下官好像有点印象了。”

    听陌悠然这么一说,俞如终于想起一些画面,既疑惑,又羞愧。她诚惶诚恐地看向陌悠然,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殿下,三殿下她没说什么吧?”

    “下官也郁闷,下官酒量一向很好,可这次不知为何喝了几杯就醉倒了。”

    “大人放心,三皇姐没说什么。”陌悠然宽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俞如终于放松下来。

    “不过大人你的酒量还需好好练练啊。”就在这时,陌悠然又幽幽来了一句。

    “是是是!殿下说得是!今日回去,下官一定喝十坛烈酒好好锻炼自己的酒量!”俞如老脸一红,连忙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陌悠然当即阻止,生怕害了人家,“别!大人可别这样做!饮酒伤身,大人保重身体,点到为止即可。”

    “是!下官听殿下的。”俞如挺讶异,没想到女子会关心她。

    ……

    “陨痣,备酒!本殿今日想喝个痛快!”

    将陌悠然一行人送走后,萧浅嫣突然颓废了起来,大肆饮酒,身边的空坛子已经成堆,她依然不满足。

    “殿下,饮酒伤身,您今日已经喝了不少,奴劝您别再喝了。”陨痣跪在萧浅嫣身旁,担忧不已。

    “备酒!究竟你是主子,还是本殿是主子!”萧浅嫣嚷道,根本听不进男子的劝慰。

    陨痣没办法,只好照做。

    喝得酩酊大醉之时,萧浅嫣发起了酒疯,混进那些正在表演的男宠队伍里与他们一起婀娜舞蹈,手上依旧拿着酒坛子,衣襟早已湿透,发髻早已散开,放纵如斯,无人能注意到她眼里悲凉的泪。

    ……

    从大理寺出来后,陌悠然并未直接回府,而是坐马车低调去了烟雨阁。

    她抵达烟雨阁后,直接约见云泣。云泣赶到她所待房间的时候,见她正坐在窗边喝茶,视线滞留在窗外烟雨湖的夜景上。几日不见,她似乎有很大不同,举止间流露出的贵气比之以前浓厚了许多,眉宇微敛,似乎藏着心事。

    他在门口停留了片刻,才走上前,故作轻松。

    “殿下如今是个大忙人,怎么突然有空来见我?”

    “本殿想来见见自己的友人不行么?”听此,陌悠然从窗外收回视线,撑着下巴望向男子,脸上换上了笑容。

    云泣已经坐到她跟前,一袭上面以浅墨绘着山水写意的长衫被他穿出了仙风道骨的味道,如墨的长发以莹白的玉簪束起,眉宇修长,双目如粹,宛若画中仙。他纤长的手指挑起桌上的茶壶,也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伴随着轻灵的水流声,他缓缓问出一句,“殿下怕是有事求我。”

    他的话语化作无形的矛直直击穿了陌悠然面上的平静,深刻却不刺痛。

    “云泣,你会帮本殿么?”陌悠然沉默了片刻,索性直截了当地问出一句。

    “会。”

    男子唇畔的弧度极淡,让人看不出他在笑。

    “什么忙都帮?”

    “是。”

    男子答得简洁,也答得毫无迟疑。

    正因如此,陌悠然反而惶恐,觉得不真实,“为何?”

    “因为殿下是我的朋友。”男子优雅地抿了一口茶,似乎已经料到女子会这般问。

    “仅是因为这个?”陌悠然试探道。

    “当然不是。”

    男子摇摇头,坦然否定,他一只手缓缓挪到案下,轻轻抚摸着挂于腰间的平安扣。

    “那还有什么原因?”陌悠然急切询问。

    “殿下,我若想说,便已经说了,何必等您问我才说?”男子依旧摇了摇头,语气无奈。

    陌悠然蹙眉,片刻,她便舒展了眉头,重新看向窗外,欣赏着外面的夜景,“算了,你不想说,本殿也不会勉强。”没想到这风月之域的盛景全在夜幕之下。

    “殿下说吧,我会尽力做到不负您所望。”男子由始至终都望着女子,神色异常平和。

    “云泣!”

    为何明明是真心相待的朋友,却还是无法做到完全的坦诚相待!

    陌悠然猛然回头瞪向男子,不复方才的平静。她想质问,却在他平和的神色下发不出半点脾气,仿若遇上高温的冰块会迅速融化,遇上泄口的凶猛水流会迅速流逝,她此时的感觉就像是无法反抗大自然规律般的无力。

    “殿下是不是想质问我,明明是朋友,为何之间还做不到完全的坦诚相待?”

    男子仿若会读心术,轻松地破解了女子心中的想法。

    “你!”

    陌悠然诧异。

    “因为我想保护殿下。”不等女子继续诧异,男子径自道出答案。他眸中突然溢出温柔的神色,而这神色仿佛长辈在看一个胡闹的孩子。

    “哈?”

    陌悠然一怔,不敢置信自己刚才所闻。

    保护她?为啥?

    “我想保护殿下。”见女子发愣,男子又强调了一遍,字字清晰,不容置喙!

    “咳!云泣,你不觉得你这句话有些暧昧么?”

    “幸好本殿有自知之明,不然本殿定会脑子一热以为你喜欢本殿,咳,而你这句相当于你对本殿的告白。”

    陌悠然尴尬地笑着,视线又落于窗外,但这次却是为了逃避。

    “殿下就当是吧。以后我若真的中意殿下,便可以省一句告白,因为我已经提前说过。”云泣淡然接话,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何不妥。

    “云泣!你!”

    陌悠然老脸一红,看着男子带笑的俊逸面容,第一次觉得这个男子有足够的能让天下女人都爱上他的资本!

    比如她自己,此时的心脏就在“砰砰砰”剧烈跳动着,男子那几句明明只是玩笑,却撩拨得她内心一阵骚动,若可以,她真想在那两片单薄的暖色唇瓣上亲一口,看看他是不是还是会像刚才那般处变不惊。

    “看来殿下已经春心萌动,快喝口茶冷静一下。”男子将女子面前的茶盏往她手边推了推,一边气死人不偿命地道出一句。

    “没有!本殿绝对没有春心萌动!”陌悠然当即反驳,突然感觉口干舌燥得厉害,她连忙拿起茶盏灌了几口,结果被呛到,拼命咳嗽起来,咳得两边面颊通红。

    “殿下慢点喝。”

    男子担忧,连忙站起身给女子抚背顺气。却不料陌悠然平静下来后突然转头古怪地看向他问出一句,“云泣,你究竟几岁了?”

    他给女子抚背的手立时一僵,面色有异,“殿下问这个作甚?”

    “男子与异性同处一室难免拘谨,而你却不同,在与本殿单独相处交谈的过程中常表现出过人的老道,所以本殿怀疑你定年长本殿许多岁数!”陌悠然道出理由。男子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兄长,可她并不喜这种感觉。

    “年长六岁,殿下信么?”男子坐回原位,也看向窗外的夜景,眉眼间流露出清愁。

    “二十二!”

    陌悠然拨着手指算了算,算出结果后,她一惊,心中的答案脱口而出,才说完,她就察觉自己的失礼,连忙捂嘴,却已经来不及。

    “抱歉,本殿不是故意的。”

    见男子现在都不看她,她便知他心里也是介意的,于是她连忙陪着笑脸道歉。

    在这个世界,男子十五岁便可嫁人,最多不过十八岁,凡是十八岁以上还未嫁人的男子都会遭到世人嫌弃、冷嘲热讽,而她此番无疑是戳了眼前男子心底的痛处。

    “若娶一个这个年纪的男子,殿下介意么?”男子突然转眸望向女子,问得认真。

    陌悠然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就果断摇了摇头,“不介意啊,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年龄不是问题!”

    听此,男子怔愣了一瞬,随即笑了,“殿下的想法真独特。”

    “哪里哪里。”陌悠然谦虚地笑着,一边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她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思想当然会与这个世界人的有所不同!

    “殿下,回归正题,您究竟想让我帮您什么?”关于年龄的话题揭过,男子恢复了刚才淡定自若的模样。

    听此,陌悠然瞬间严肃起来,“云泣,本殿想跟你要点人,而且最好都是还未接受你们烟雨阁内部培训的新人,可以不?”

    “殿下要多少个?”男子并未问原因。

    陌悠然讪讪一笑,默默地对男子竖起了一根手指。

    “十个?”男子确认道。

    “不是,一百个。”陌悠然摇了摇头,心中忐忑。

    如今她最缺的就是能为她所用的人才!

    “可以。”男子并不讶异,自然地点点头,表示在能接受的范围。

    “啊?你答应了?真的答应了?”惊喜来得太快,陌悠然又是诧异又是激动,简直快语无伦次。

    “嗯,我答应了。”

    “云泣,谢谢你!”陌悠然被男子感动得想哭。她真是三生有幸,竟然能结交到这样一个好朋友!

    一百个人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若好好培育,这一百个人将成为一笔能为烟雨阁获取无尽利益的庞大资源,可云泣竟然轻易地给了她,不问原因,也不计较回报,她怎能不感动!

    “不过我想问殿下一个问题。”就在这时,云泣突然发声,眉间微蹙。

    “什么?”陌悠然紧张了起来,生怕男子反悔。

    “殿下如今有能力养活这一百个人吗?”男子问出关键。他指尖轻轻绕着杯沿打转,那指甲盖的光泽竟还比瓷器华美三分。

    “呃。”陌悠然猛然噎住,如鲠在喉。哦不!她竟然没考虑到这点!

    “殿下,我有个提议,不知您可有兴趣听。”男子对女子的反应无奈一笑,似一切都如他所料。

    “什么提议?”陌悠然好奇问道。

    “就是这一百个孩子虽都归您,不过她们的衣食住行都由烟雨阁负责,您说这样可好?”

    “啊?这怎么好意思!给本殿一百个人也就算了,结果还要替本殿养活这一百个人,这买卖如此吃亏,你难道看不出么?”陌悠然没明白男子为何称那一百个人为孩子,但此时的关注点明显不是这个。她此时的心情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词汇形容,其实她很想答应,因为这对她而言简直再好不过,可是……这实在太占人家便宜了,她真的下不去这口啊!

    “这世间谁会做亏本的买卖?所以殿下,我是有条件的。”男子笑了笑,从容不迫地将女子的话全部推翻。

    “你说,本殿听着。”

    “总共有三个条件。其一,您日后需为烟雨阁卖力十年,无论烟雨阁指派您什么任务,您都必须无条件执行,相应酬劳会照常发放。其二,从今日起,这三个月内您必须速成易容术,最好能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三个月后我会严格测试,希望您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而最后一个条件,我还未想好,容后再说。”

    “殿下,您考虑得如何?”

    男子指腹轻点桌面,耐心等待女子的答复。

    陌悠然蹙眉思索了起来,片刻,她就舒展了眉头,望向男子笑答,“本殿答应!”

    十年,也许是个不错的契机!熬熬也就过去了!

    至于三个月……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努力,她相信自己能成功!况且她本身就对易容术十分感兴趣!

    “明日白天殿下若能过来,我就带您去见见那一百个孩子。”男子回以一笑,算是与女子达成协议。

    “云泣,为何你称她们为孩子?”陌悠然终于问出。

    “明日殿下见了便知。”男子并不直接回答。

    “哦。”

    “云泣,本殿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殿下请问。”(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