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9章 愿,他与木头能一辈子在一起!


    “是不错,多亏六皇姐你带我过来。”

    陌悠然一撩下摆在甲板上坐下,双手搭在膝盖上,十分放松的状态。

    萧浅歌也跟着坐下,目光悠远地望着前方,话语间多了几分深沉,“九皇妹,我其实有话问你。”

    “六皇姐请问。”

    “你身边的侍人可靠么?”

    萧浅歌看了眼默默跪坐在陌悠然身后的竹瑶,十分谨慎。

    “瑶儿,你也去船尾帮帮紫轶吧。”

    陌悠然看向身后的男子,神色一动。

    “是,殿下。”

    临走,竹瑶瞥了眼萧浅歌,眸底极快地掠过一抹异色。

    “六皇姐,你问吧,我听着。”

    见竹瑶走远,陌悠然才重新看向萧浅歌,神色复杂,她总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并没有她平日所看见的那般潇洒如风。

    “九皇妹,你是不是想参与夺嫡?”

    萧浅歌也不拐弯抹角。她视线投落在远处优美的景致上,唇畔携着淡淡的笑意,但眸中并无情绪。

    陌悠然一愣,下意识地看向了别处。

    “六皇姐,你突然问这个作甚?”

    “只是因为好奇想了解一下。”

    “九皇妹,我既不是太女阵营的,也不是三皇姐阵营的,所以你不必特意防备我。”

    萧浅歌看向陌悠然微微一笑,明明娇俏的眉眼,此时却流露出分外老成的神色,令陌悠然恍惚不已。

    这皇室中的人果然都戴着一只面具。陌悠然在心中暗叹,一阵惘然,眼前这个女子都有属于自己的伪装,那其他人呢?四皇姐,五皇兄,她们是不是都有?

    “是,六皇姐,我承认,我是想参与夺嫡。”

    也罢,承认吧,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呼,心情突然轻松不少。

    “也好。”

    萧浅歌拍了拍陌悠然的手,神色平静。

    “六皇姐不惊讶么?”陌悠然诧异于萧浅歌的反应。

    “有什么好惊讶的,你也是母皇的皇女,有此野心也在情理之中。”萧浅歌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那六皇姐,你有这样的野心吗?”

    “我志不在此,我只求游历四方,阅遍天禹的大好河山。若还能去到异国,简直再好不过!”

    萧浅歌手臂往脑勺后一枕,往甲板上一躺,望着上方的碧蓝苍穹,神色淡然。

    “六皇姐这份情怀是我等都无法企及的。”

    陌悠然也学着她的样子往甲板上一躺,几只飞鸟在苍穹底下掠过,她目光追随而去,至远处的层峦叠嶂才收回视线。

    “其实性质都一样,你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私心,我又何尝没有?”

    “就为了满足自己的玩心?”陌悠然玩笑道。

    “算是吧。”

    “这其实也算一种私心。”

    萧浅歌含糊应着。

    “殿下,酒已经煮好了。”

    这时,紫轶手上端着一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是已经煮好的一壶酒。他走来的瞬间,四周顿酒香四溢,惹人垂涎。

    竹瑶也跟了过来,手上拿着两只洗好的杯盏,放到甲板的软布上,接着垫着湿布拿过酒壶给两人倒酒。

    “来!九皇妹,快跟一起我痛饮一杯!”

    萧浅歌已经坐起身,拿起酒盏递给身边的女子,语气十分豪爽。

    陌悠然接过,与女子碰杯,便举起酒盏一饮而尽。有了酒意的熏陶,再看眼前的美景,心境豁然开朗。

    “六皇姐,谢谢你!”

    她忽然有点明白女子此番带她一起出来的用意。

    “谢什么,我只是带你赏了美景,品了美酒,下次你回请我就成了。”

    “好。”

    “九皇妹,你信任我么?”

    就在这时,萧浅歌突然问出一句,语调漫不经心,仿若并不在意陌悠然如何回答。

    陌悠然疑惑地望向女子,沉默以对。

    “试着信任我吧。”

    “好么?”

    萧浅歌看向陌悠然,带着温和的笑意。

    “六皇姐,你这是作何?”陌悠然不解。

    “我明白,身在皇家,姐妹之间没有决定的真情可言。”

    “但我还是奢望有一位姐妹能待我为知己,喜怒哀乐能尽数与彼此分享。”

    “九皇妹,我们能成为这样的姐妹么?”

    萧浅歌目中流露出希冀。

    “能。”

    陌悠然心念一动,一个字就这么不受她意念控制吐露出来。

    “谢谢九皇妹!”

    萧浅歌一喜,一把抱住陌悠然的手臂在她脸颊上留了一个口水印。

    “不过,四皇姐难道不是么?”陌悠然突然问出一句。

    “啊?”

    “六皇姐,四皇姐难道不是能与你分享喜怒哀乐的人么?”

    听此,萧浅歌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

    “她不一样。”

    “她与我之间虽有真挚的姐妹情谊,但她从来都没理解过我。”

    “怎么会?”陌悠然不解。

    “算了,不提也罢。”

    萧浅歌又干了一杯酒,不想再提。陌悠然也不好再问。

    船在湖上飘了半个时辰的功夫,才抵达八宝亭。

    八宝亭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亭子,而是一座三层的水上楼台,

    萧浅歌拉着陌悠然直接登足第三层,接着对身侧的紫轶摊手,“紫轶,铜钱呢?”

    “在这。”

    紫轶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放进萧浅歌手里。

    “九皇妹,分你一半。”

    萧浅歌接过,打开,倒出一大把铜钱,剩下的给了身边的陌悠然。

    “六皇姐,我觉得这种事心诚则灵,何必跟财物过不去?”

    陌悠然只拿了一枚,就将钱袋子还给萧浅歌。

    “真的是这样吗?”

    萧浅歌似乎从未听过“心诚则灵”这个概念,觉得新奇。

    “是这样,六皇姐不妨也试试。”陌悠然建议道。

    “好,那我也试试。”

    萧浅歌也只留了一枚铜板,将其他铜板都装回了钱袋。

    “紫轶,这些铜板你拿去吧。”

    她将钱袋扔回了紫轶手里。

    “奴谢过殿下!”紫轶欣喜至极。

    “九皇妹,我们开始吧。”

    “嗯。”

    陌悠然面朝许愿湖,将铜板合于两手之间,闭了眼,默默许愿。

    一愿父君一生喜乐,无病无灾。

    二愿皇弟早日觅得佳偶,喜结良缘。

    三愿自己的婚姻永远美满,孩子能平安出世。

    许完这三个愿望,她便将手中的铜板猛然往湖中一掷,那铜板在湖面留下圈圈涟漪就直接沉入了湖底。

    “九皇妹,你许完啦。”

    “许了什么?”

    那边,萧浅歌也恰好许完愿,见陌悠然许完,连忙好奇询问。

    “我无非是希望家和万事兴。”

    “六皇姐你呢?”

    陌悠然反问。

    “我呀,只希望某一个人能平安地活完一辈子。”

    “谁?”

    “这个九皇妹你不必知道。”萧浅歌回避道。

    “是不是你那位夫君?”陌悠然十分好奇,难得生出了八卦心理。

    萧浅歌已经娶夫,这么多年虽未添子嗣,但传言两人一直十分恩爱。

    “九皇妹你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

    萧浅歌嗔瞪了陌悠然一眼,转身疾步而去。

    “六皇姐你等等我!”

    陌悠然连忙跟上,面上笑意不减。

    然,就在两人下楼之际,她忽然撞见了一对熟人。

    “十皇弟,冉大人,你们怎么在这?”

    还是走在前头的萧浅歌先发现的那两人。由于冉筠常在萧渡远身边办事,即使其品阶不高,常来往于朝堂的大臣和皇女基本都认识她。

    “咦?六皇姐,还有皇姐,你们怎么在这?”

    萧浅凉看到两人,十分惊讶。

    “下官参见六殿下,参见九殿下。”

    他身边的冉筠连忙对两人施礼,一脸惶恐。

    “冉筠,怎么回事?凉儿怎么此时跟你在一块?”陌悠然连忙问向冉筠,微怒。因为凉儿每次出宫都会先去她府邸,然后才与已经等候在她府上的冉筠见面,一起出去约个会什么的,可今日这次她根本不知情,她怎能不生气!

    “下官有罪,殿下如果要责罚就责罚下官一人吧,与十殿下无关……”冉筠一脸为难。

    不等她说完,她身边的萧浅凉就主动站出,挡在她身前,一脸无惧。

    “不!这事与木头无关,是我偷偷出宫主动约她出来的!皇姐你别怪她!”

    木头是他给冉筠起的绰号。

    “皇弟,你今日私自出宫一事父君知道么?”陌悠然扶额,无奈至极。

    “不知道,父君只以为我去私塾了。”萧浅凉面上终于流露出惭愧的情绪。

    “九皇妹,这究竟怎么回事?”

    这时,在旁看得一头雾水的萧浅歌终于按捺不住。

    “六皇姐,我待会再跟说此事。”

    陌悠然又转向身前两人,“皇弟,若玩够了,就早点回宫,莫教父君担心。”

    “还有冉筠,凡事都有个度,本殿知你是个懂分寸的人,你应该明白本殿这句话的意思。”

    “下官明白,谢殿下提醒。”冉筠点点头,十分自责。

    “下不为例!”

    说完这句,陌悠然就拉着萧浅歌离开了。

    “木头,对不起,我不该任性。”

    见陌悠然和萧浅歌走远,萧浅凉渐渐回味陌悠然的话,知冉筠承受的压力比他大,心里顿不是滋味。

    “无碍。只要殿下您开心就好。”冉筠摇摇头,恢复轻松的笑意。

    听此,萧浅凉立时竖了眉。

    “你怎么又唤我‘殿下’!都说了,你唤我‘凉儿’就好了!”

    “凉儿。”

    “这还差不多。”

    “木头,走!我们一起上去许愿!”

    萧浅凉主动拉起冉筠的手往楼上走。

    愿,他与木头能一辈子在一起!

    ……

    “哈哈,原来如此!没想到九皇妹你竟然私下给十皇弟牵了红线!新鲜!新鲜!”

    这边,萧浅歌从陌悠然口中听闻她想要的解释,顿大笑出声。

    “不过,你不怕母皇日后知道后会阻挠吗?”

    笑够,她突然语调一转,面色严肃了起来。

    “凉儿与冉筠两情相悦,母皇没理由阻挠。”陌悠然想回避这个问题。

    “九皇妹,你太天真了。”

    “你看看二皇兄,四皇姐,我,还有你自己,我们哪个人的婚姻是由自己做主的?”

    “六皇姐,你跟你那位夫君不一直伉俪情深?”

    陌悠然听出女子话语间的怨气,不禁十分诧异。她刚才还以为女子许愿口中的那个人就是其夫君。

    “那不过做给外人看的,我跟他之间的关系其实根本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萧浅歌也不隐瞒。

    “啊?”

    陌悠然错愕不已,只觉得自己的认知都被颠覆了。她记得竹瑶以前对她说的可不是这样,于是她一直以为萧浅歌跟其夫君是一对神仙眷侣,心里总有些羡慕来着,不过如今她跟苏瑾变好后,她便觉得自己跟自家夫君就是一对神仙眷侣,不再羡慕他人。

    想至此,她看了眼身侧的竹瑶,见竹瑶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九皇妹,我与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们这些人的婚姻根本由不得我们自己做主的。”

    “所以,关于十皇弟的事情,你要慎重啊。”

    “那位冉大人虽然人品端正,但要财无财,要势无势,也未给朝廷作出巨大的贡献,母皇不可能轻易将膝下这么一个珍贵的皇子许给她的。”

    说完,萧浅歌拿起酒壶开始自斟自酌,还幽幽地哼起了小曲。

    陌悠然坐在一旁沉默了良久,也拿起酒盏默默地饮起了酒。

    忽然,两人坐着的船只剧烈晃动了一下。

    陌悠然和萧浅歌同时停下饮酒的动作,面面相觑。

    “六皇姐,我先去外面看看!”

    最终还是陌悠然最先反应过来,欲到船舫外查看情况。

    “等等!”

    萧浅歌一把拉住陌悠然,对身侧的紫轶命令道:“紫轶,你先出去看看!”

    “是!殿下!”

    紫轶并无惧色,站起身就往外跑。

    “九皇妹,你先坐下,也许事情没有那么复杂。这里毕竟是帝都,有人若敢在帝都的地域内对两位皇女行凶,也该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下场。”萧浅歌拉着陌悠然重新坐回原位,冷静道。

    “但愿。”陌悠然也冷静。心里寻思着若外面真有刺客,应该经刚才船只那一下晃动就直接闯人进来刺杀,怎么会等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

    就在这时,紫轶一脸喜色地小跑了进来。

    “外面究竟出了何事?”

    萧浅歌见紫轶的神色才完全松口气。

    陌悠然静待男子回答。

    紫轶开始解释起来。

    “殿下,是这样的。”

    “刚才我们船只的那一下晃动是别的船只途经时不小心刮擦到所致,而那艘船只的主人正是柒哲公子,他得知出了这样的事故,心里觉得十分抱歉,便着人过来想邀请你俩去他船只上做客。”

    “殿下,奴就过来想跟您要句回话,这样才好出去回答人家。”

    萧浅歌怔愣了一瞬,忽然看向陌悠然,话语间似乎平添了几分急切。

    “九皇妹,你觉得怎么样?”

    “我无所谓,六皇姐你看着办吧。”

    陌悠然耸耸肩。她心里其实挺想过去见见那个男子的,因为自从那日,这个男子就给自己请了病假,一连数日未上早朝,害她一度以为是自己那日把那个男子一不小心给吓得发病了。后来她才从别的大臣口中得知这个男子一贯如此,因为体质羸弱差不多每个月都会请十来日的病假,其手头的事务都由其手下的官员代劳,可即使如此,她那位母皇依旧十分重视这个男子,每月俸禄照常发放给他。

    “好。”

    “紫轶,你去回话,就称本殿同意过去做客。”

    萧浅歌这才转身看向紫轶,吩咐道。

    “是,殿下。”

    紫轶连忙小跑了出去。

    “九皇妹,你看看我衣冠发髻都有没有乱。”

    萧浅歌站起身,开始拾掇自己身上的衣服。

    “六皇妹,你如此紧张作甚?”

    陌悠然怪异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感觉此时的她根本不是她原来认识的那个潇洒如风不拘小节的萧浅歌。

    突然,她脑海里闪现刚才她与女子的一段对话。

    不灵也没有关系,我已经得到许多,有些东西得不到也在情理之中。

    怎么了?

    你还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

    有,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母皇有,太女有,三皇姐有,我也有。

    想至此,陌悠然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明朗化。

    难道……

    那边,萧浅歌听闻陌悠然的问话,当即也走至陌悠然跟前拾掇她的衣物头发,一边笑道:“我们身为皇女,在外人面前应有尊贵之仪,岂能衣衫不整地去见人家?不然让人家看了笑话该如何是好?九皇妹你说是不?”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双眸带着笑意直直望进陌悠然眼里,仿佛已经看穿陌悠然的想法,但她却要推翻之!

    “是,六皇姐您说得是。”

    陌悠然突然一阵心酸,因为她在女子笑容的背后看到了一颗七零八落的心,血淋淋一片。

    六皇姐,原来你得不到的……竟然是尹柒哲。

    ------题外话------

    【公告】:明天大家一定看下题外!(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