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9章 怕是难保


    被女子护在身后的竹瑶看着她此时的模样忍不住被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孤尘也微微讶异,但他此时不敢分心,因为一旦分心他就会将自己和他现在保护着的两人置于死地。

    忽然,耳畔传来刺耳的破空声,她一边抵挡着杀手刺向她身上的剑,一边转眸看去,发现一支利箭正直直往她这边射来,她瞳孔猛然紧缩,欲闪身,却发现身前突然遮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身上穿着嫩绿的衣服。

    那一瞬,迅速流逝的时间仿若停滞了,一切都成了慢镜头

    危险即来,她只看到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毫无犹豫地闪身到她身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代替她承受被那支淬了毒的箭矢贯穿的痛楚,然后重重地摔落到地上。

    “不——”

    陌悠然急红了眼,但杀手还在一拨一拨地杀来,她根本无暇分身查看竹瑶的情况。

    “都去死!”

    “都给本殿去死!”

    见倒在地上的男子脸色渐渐发青,她急疯了,手上挥剑的动作愈加狠辣迅速,甚至有些凌乱,冲过来的杀手开始直接断胳膊、掉脑袋,而她身上也添了伤。

    “殿下!您带着竹瑶先离开这里,孤尘作掩护!”

    “好!”

    人命关天,陌悠然也顾不了那么多,当即在孤尘的掩护下一把打横抱起已经奄奄一息的竹瑶,然后朝着杀手少的方向冲,孤尘在旁极力为她抵挡住杀手的袭击。

    “瑶儿,瑶儿,你撑住,一定要撑住……”

    陌悠然一边往前疾走,一边偶尔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男子,眼泪再也止不住,成颗成颗地往下掉。

    “唔!”

    就在这时,孤尘手臂上也中了一剑,深可入骨,血液喷涌而出,将他身上黑衣的颜色浸染得更深沉了几分。

    “孤尘!”

    见此,陌悠然忍不住惊叫出声,见男子的动作明显减缓,她索性将竹瑶拦腰抱住,空出的一只手提剑继续防御杀手的袭击,防止男子再次被人钻空档。

    耳畔再次传来破空声,她眼疾手快,及时出手将那支射来的箭打开,却发现那支箭上竟灌注了不小的力道,力道相冲之下,她也后退两步,抬眸望向箭所射出的方向,却只看到光秃秃的屋顶,心中顿生不甘。

    忽然,嗤啦一声,她的袖子被人用剑撕裂,她目光一狠,当即反手用剑贯穿欲袭击她的杀手的身体,拔出的瞬间又顺道了结了另一个杀手的性命。

    敌方人数众多,怎么杀都杀不完,陌悠然也知自己和孤尘再这么耗下去早晚还是一死,因为体力终有枯竭的那一刻,再加上她此时一只手上承载着竹瑶的分量,孤尘的手臂上已经负重伤,形势更是严峻得令她不由自主地慌乱。

    “殿下,继续杀!孤尘就不信杀不完!”

    忽然,耳畔传来男子嘶哑的吼声,她瞥去一眼,发现他已成血人,身上脸上又添了几处新伤,顿令她本就慌乱的心底生出撕裂般的痛意,她艰难地启口附和男子,声音已带着哽咽和颤抖。

    “对!本殿不信杀不完!”

    两人仍一边为自己杀开血路一边转移着,陌悠然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发麻,但即使如此,依旧狠辣地杀伐着,拿着剑的手仿若已经不受她意念控制。

    耳畔再次传来刺耳的破空声,陌悠然已经绝望,因为体力耗尽大半,速度明显比之刚才逊色许多,所以她此时根本把握同时抵挡这支箭和杀手的袭击。

    与此同时,另一支箭从垂直的方向射来,“叮”的一声,恰巧撞击到那支偷袭陌悠然的箭矢,让其反弹回去,划了一道弧线,就重重摔落到地上。

    陌悠然和孤尘同时一惊,向那支箭所射来的方向看去,发现百米外的街尾停着一辆马车,周身素锦的颜色,却教人看出其贵气不凡,那上面站着一个身形粗狂的黑衣男子,手上正放下一把弓,可见刚才射出那支箭救了陌悠然一命的人正是他本人。

    他放下弓,就提着一柄大刀跳下马车,直直往这边冲来。

    “九殿下,快上马车!这边就让小的来应付!”

    说的当口,他已经冲入厮杀的行列,一刀就连砍三个杀手的人头,为陌悠然和孤尘争取撤离的时间。

    “好!”

    “孤尘,我们撤!”

    感觉到怀里的竹瑶生命力正在迅速流失,陌悠然也不犹豫,当即接下人家这份恩情,匆匆往马车的方向赶去,偶尔追来一两个杀手,都被孤尘轻松解决。

    “是你!”

    一上马车,陌悠然看清车内的人,忍不住惊呼出声,因为车里坐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尹柒哲!算是她的熟人。

    “殿下,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先坐稳,容我回去再与您解释。”

    尹柒哲见着三人此时的模样,有一瞬的讶异,但很快恢复了淡然。

    “好。”

    陌悠然点点头,连忙坐稳,由于马车空间狭小,她手上仍打横抱着竹瑶,孤尘也在另一侧坐好。

    “阿夜,回府。”

    见两人坐稳,尹柒哲身边的侍人无渊才对外面的车夫吩咐了一句。

    “好咧!”

    车夫应了一声,开始驱车行进。

    “刚才那位……”

    陌悠然有点担忧刚才那个救了她的粗狂男子。

    然,不等她说完,尹柒哲便贸然打断她,语气笃定而又自信。

    “不用管,应付那些杀手阿瓷还是绰绰有余的。”

    “哦。”

    陌悠然略微尴尬,自己来到这里后果然成了一介菜鸟。

    “对了,柒哲,你府上有没有大夫?瑶儿,还有孤尘,他们俩刚才都为保护本殿受了重伤,需及时治疗。”

    未多想,她就将重点转移到了竹瑶和孤尘身上,看着怀里的竹瑶,她忍不住心酸得掉泪。她低头将耳朵凑至男子鼻端,感觉到男子还有些许气息,她才稍稍松口气。

    “殿下您不说我也都看在眼里了。”

    尹柒哲看着女子怀里的男子,眸中闪过一丝怜悯。

    只见那支利箭的箭刃已经全部没入男子身体,血淋淋的伤口周边露出的锋芒边缘上闪动着蓝绿色的鲜艳色泽,森森地昭示着它已淬了毒的事实,伤口处的鲜血已变得乌黑,男子双眸紧闭,眉间紧蹙,脸上仿若泼了一盆墨水,呈现乌青的颜色,嘴唇也已变成深沉的紫色,十分可怖。

    “无渊,你上前给看看吧。”

    苍白的男子不忍再看,索性别开眼,对身边的侍人吩咐了一句。

    “是,大人。”

    无渊点点脑袋,就躬身在狭窄的马车里转移至陌悠然跟前,对她施了一礼。

    “九殿下,奴冒犯了。”

    说罢,他就跪至陌悠然跟前,直至视线的高度与她怀里的男子齐平,他才伸手小心查看竹瑶此时的情况。

    “无渊他就是我的私人大夫。”

    尹柒哲见陌悠然疑惑地望着自己,便对其笑了笑,解释道。

    “哦。”

    “本殿没想到……”

    陌悠然望向无渊,微微讶异。

    片刻,无渊无奈地叹了口气,似在自言自语,“怕是难保。”

    “你什么意思!”

    陌悠然听闻,顿竖了眉,语气森冷。她抱着男子的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昭示着她的害怕。

    “九殿下,此箭上的毒是五毒门的独门秘药误长生,中毒者,片刻内就会被此毒侵入心肺,使其心肺渐渐衰竭,导致死亡。更何况,他中的此箭距离心脏甚近,所以他中箭的瞬间,此毒就入了他心肺,再加上后来虚耗了那么长功夫,他此时还有气息已是奇迹……”

    无渊依旧跪在她跟前,冷静地说出了事实。

    “不!既然是毒,就有解药!你把解药的名字说出来,本殿会尽快去找!”

    陌悠然听不进去,眼里已经模糊不清。

    “误长生是有解药,奴可以调制出来,需耗三天三夜,但他明显是熬不住这么长时间的。况且,他胸前还插着一支箭,若要拔去,定会耗去他此时所剩的所有精力,所以奴才说难保。”

    “九殿下,您若真的心疼他,干脆就让他安心地走吧。”

    无渊说得无比诚恳,令人生不出责备。

    “不!”

    “瑶儿他不会死的!”

    “难道没有现成的解药吗!”

    陌悠然几乎嘶吼出声,不敢相信怀里这个刚刚还与她有说有笑的男子此时竟就要离她而去。

    “现成的解药也有,但天下间只有一人拥有这种解药,而那个人便是五毒门门主洛千袭。不过,此人一向行踪不定,殿下若要寻到她并从她手中要到解药,恐怕耗费的时间三天三夜都不止。”无渊如实答。

    “怎么会……”

    陌悠然的眼失了神。

    无渊看了眼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男子,摇摇头,就转向孤尘,开始替他处理身上的伤口。

    终于到尹府,陌悠然连忙将竹瑶安置入一间暖阁,着人在四周烤着炭火,自己则跪坐在床榻边使劲搓着他冰凉的手。

    “瑶儿,好瑶儿,你快醒醒,快醒醒……”

    此时她的泪就跟不值钱似的一个劲往下掉,话语间夹杂着浓浓的哽咽,悲极。

    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她回眸看去,看清来人,就匆忙跪行到他跟前,拽着他的下摆拼命祈求。

    “无渊,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九殿下万万使不得!您尊贵之身,怎能对奴下跪!奴受不起,受不起的!”

    无渊吓一跳,接着连忙一边劝一边想将女子拉起,但女子执着不起,他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