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6章 本殿是不是买了个祖宗?


    “好,我不提便是了,殿下别生气。”男子笑允。

    “还有呢?”

    男子答了她后一句,前一句还未答,陌悠然很在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男子对她的恩情是重比泰山的救命之恩。

    “还有什么?”

    男子一愣,不解。

    “你想要什么回报?”

    陌悠然用力咬了咬手里的筷子,索性再问一遍。

    “回报么……”

    男子想了想,才道:“其实很简单,只需殿下您日后能达成我们之间的合作就成。”

    “啊?”

    “哪有你这样的!弄得本殿像个送不起东西的人。”

    陌悠然不怎么乐意,心里直犯嘀咕。诺言在前,所以就算他此时不提,她也一定会遵守!

    “可我并没有什么想要的。”

    男子已经吃饱,漱了漱口,接着拿起帕子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那携着帕子的玉指仿若艺术品,微折的弧度都恰到好处,完美得令人忍不住心生艳羡。

    “要不本殿擅自送你一份礼物?”

    陌悠然笑得十分自信。

    “什么?”

    男子动作一顿,不解地望着女子。

    “这份礼物你一定喜欢!”

    陌悠然笑得自信,“本殿想允你一份特权,就是日后你无论喜欢上谁,尽管与本殿说,本殿一定竭尽全力达成你跟她之间的姻缘!”

    昨日在瑶儿墓前,她肯定了自己对瑶儿的心意,却听出了他因为幸福与他无缘而生出的失落,所以她此时才会有这个想法,心想这个男子日后若真的喜欢上某个女子,那她一定会帮他一把,让他得偿所愿!

    “殿下您……”

    男子真的没想到她所谓的礼物竟是这般,不免有些错愕。

    “怎么样?”

    “喜欢?”

    陌悠然一脸期待地望着男子。

    “殿下您怎么知道……”

    男子忽然笑了,他扶了扶额,笑意苍白。

    这个女人怎么知道他心底其实也渴望着那莫须有的东西……

    “本殿会读心。”

    陌悠然从未忘记她前世的专长便是以催眠术杀人,可是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可能因为她的灵魂还未完全适应这个身体,或者因为这个身体还未适应她的灵魂,每次她对人施展催眠术之际,就会头痛欲裂,灵魂仿佛受到了撕扯挤压,之后硬生生地从身体里剥离了出去,痛不欲生!

    为了珍惜自己的小命,她只得放弃,不然以前母皇在皇宫的时候,她大可以以催眠术惑之让其将帝位传给她,可偏偏命运要跟她开一个玩笑,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却剥夺了她以往最引以为傲的一份能力,令她承受诸多坎坷。

    不过,催眠术这个能力虽未得恢复,但她还能读心,因为这是她曾经学催眠术之前的必备课程。不过有一点很明显,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心比她曾生活的那个世界的复杂许多,不然她怎会读不出母皇对她的心,云泣对她的心,以及眼前这个男子对她的!

    甚至!还有其他人的……

    “是么?”

    男子半信半疑,一双清亮的眸染了笑意。

    “既然如此,那我便收下殿下这份礼物了。”

    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

    ……

    用完膳,两人就回了刚才那家客栈。

    小二将一个光鲜亮丽的美少年带到两人跟前的时候,陌悠然差点没认出眼前这个美少年就是她刚才用五十两买下的那个浑身脏乱不堪的少年。

    少年身上罩着一套合身的淡青长褂,一头因为缺乏营养而显得枯燥的墨发被束起,露出一张俊秀干净的脸蛋,一双眼睛仿若上好的琉璃打造而成,折射出倨傲的神情,眉宇锋利,切割着本就不大的脸型,使他身上融合了乖戾和乖巧这两种矛盾的气质。

    “本殿这才发现自己从未问过你的名字,快说说,你叫什么?”

    果然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陌悠然新奇地打量着眼前面貌大改的少年,心情不错。

    少年看着别处,就是不答。

    “你要不说,本殿就给你起一个!”

    陌悠然摸着下巴思忖了起来。

    就在这时,少年终于开金口,只吐出两字。

    “珵野。”

    他的声音很清澈,仍带着少年的青涩稚气,仿若山涧中流淌的溪水声,灵动,不含任何杂质,教人听一声就会喜欢上他这个人。

    “哪两个字?”

    陌悠然好奇地问。见少年终于开口说话,她挺惊喜。

    却不料,她才问完,少年扭头就走,根本不想搭理她。

    陌悠然哭笑不得,看向身边的尹柒哲,自嘲道:“柒哲啊,本殿是不是买了个祖宗?”

    “殿下,这可是您自己选的,与我无关。”

    男子无奈地耸耸肩,说罢,他就欲走,只是才踏出一步,他又退了回来,附至女子耳畔说提醒道:“殿下,那张卖身契上应该有他的名字。”

    陌悠然连忙掏出刚才那张她看都没看就塞入怀里的卖身契,展开一瞧,“珵野”两字赫然印入眼底,她忍不住啧啧两声,夸赞道:“这名字还挺有文艺范儿。”

    “柒哲,本殿想去趟烟雨阁,你能不能送本殿一程?”

    一上马车,陌悠然就对尹柒哲提出请求。

    “好。”

    男子答得毫不犹豫。

    “谢谢。还有……”

    “待会本殿就回自己府邸了。这阵子承蒙你照顾,真的感激不尽!”

    陌悠然对男子抱拳,十分郑重。

    “殿下您跟我客气什么,弄得我怪伤心的。”

    说着,男子故作惆怅地叹了口气。

    “好啦!”

    陌悠然猛然一推男子的肩膀,“那你日后若有喜欢的女子,一定要跟本殿说哦!”

    她扬了扬眉,眼里传递着“你懂的”的讯息。

    “嗯,一定。”

    男子笑开了,喜悦的情绪立时淡化他脸上病态的苍白泽。

    之后,马车一转,改行烟雨阁的方向。

    “殿下!”

    就在陌悠然掀开车帘欲走出车厢之际,尹柒哲猛然拉住她袖子,似乎还有话与她说。

    “怎么了?”

    “切记万事小心,我保得了您一时,但保不了一世。”

    男子神凝重,令陌悠然心头霍然一震。

    她目光微动,接着便点点头,同样郑重而言,“本殿明白。”

    “慢走。”

    男子松了手,手上有些微的颤抖,但他在女子察觉之前就将手缩回了宽大的袖中。

    “下次再聚!”

    “告辞!”

    说罢,陌悠然就下了马车,与她一同下来的还有珵野,孤尘,以及阿瓷。

    阿瓷是尹柒哲送她的护卫,她想到那日的心惊肉跳和竹瑶的死,只好厚着脸皮收下。

    见四人一行实在惹眼,孤尘和阿瓷就自动隐了身形,默默地在暗中保护陌悠然的安全。

    “走。”

    见身边只剩珵野,陌悠然便知另外两人都去了暗处,有些无奈。孤尘仍带伤,她本想让他待在尹府好好休养,但在这点上,他却一点不惧怕她的威严,抵死顽抗,最终成了此时这番局面,令她又是欢喜又是惶恐,欢喜于他的愚忠,惶恐于他会成为下一个瑶儿的可能性。

    不!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她不许!不许!

    “九殿下?”

    迎客的老鸨见着陌悠然,有点惊讶。

    “嗯。”

    陌悠然轻轻地应了一声。接着她问,“云公子在吗?”

    “在,在的,就在顶楼,九殿下您若想见他,就上去见。”

    那个老鸨连忙让开身,一边慌张地应道。

    “好。”

    陌悠然点头致意,就径自走了进去,轻车熟路地上了烟雨阁的顶楼。

    果然,那个如画中仙的男子在那,如她曾初见他一般,那个一袭白衣的男子正站在书案前作画,即使她和珵野闯入他的地界,他都未察觉,依旧专注于自己的笔墨,眉目自成风骨,雅人深致。

    怕衣服被染脏,他左手揽着右手臂上的广袖,右手下的笔毫在纸上行云流水般滑动着,光看他的动作,陌悠然就觉得无比赏心悦目,哪怕心中疑惑未解,她此刻也不想上前打扰男子,而是静静驻足一旁,以最平和的心态欣赏着眼前的画面。

    她身后的珵野看看她,又看看不远处那个男子,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就将脑袋转向了另一边,打量起了别处。

    两方状态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男子终于停了笔。

    他看向女子,目中立时注入了温柔,“殿下既然来了,为何不出声?”

    “出声做什么?”

    “出声了岂不会扰乱你创作佳作的灵感。”

    陌悠然自问自答,一边悠闲地晃了过去,至案前,她终于看清男子的墨宝,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虽未着,但已极致华丽,甚至带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和威严。

    “这凤凰画得不错!”

    她忍不住拍手夸赞,但她也不解,“只是云泣,你为何会突然想到画凤凰?”

    “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一份寄托。”

    男子注视着陌悠然,前所未有的认真。

    “希望某人终有一天能凤凰涅槃,成为这盛世的九五之尊!”

    他掷地有声,字字烙入女子心间,滚烫而又疼痛。

    “你……”

    陌悠然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目光闪动,心脏仿若被人攥紧了一般,痛得她难以呼吸。

    “殿下,关于几日前您被刺杀一事,我虽感到抱歉,但也觉得庆幸,因为只有这样,您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警醒,知晓时日已经无多。”

    男子面明明沉重,但那双眸却如同深井中的水面,波澜不惊,冷静得令人胆寒。

    “时日无多……”

    陌悠然略微沉吟,片刻,她突然望向男子,也异常冷静,“云泣,既然你已知本殿过来找你的目的,那请你告诉我,那日在那场刺杀中你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还有,真正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题外话------

    公告:

    tot最近为了弄论文好崩溃啊好崩溃,明天我会尽量多更。

    明天大家看下题外,关于领养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