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9章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孤尘,你进来。”

    回去的路上,陌悠然对外面的孤尘唤了一声。

    “殿下何事吩咐?”

    孤尘听命,连忙走进马车,一脸严肃。此时在外充当车夫的人是阿瓷。

    “这盒药你拿去,回去后记得用。”

    陌悠然从袖内掏出一只盒装的膏药递给男子,而这盒药正是云泣方才送给她的。

    “是。”

    孤尘错愕,随即,他就伸手接过,心中感动。原来殿下一直惦记着他身上的伤。

    陌悠然身边的珵野看着两人间的互动,也不禁错愕,但没说什么,全程撩开车窗上的帘子欣赏着外面的风景。

    回府后,陌悠然直奔自己院落,眼眶有些红。

    见着那个虽挺着肚子但仍旧温润如玉的男子,她连忙扑了过去,直接栽进他怀里。

    “苏瑾,本殿回来了。”

    “殿下?”

    男子正在院落里给几株新种的冬菊浇水,女子入怀之际,他手中的花洒立时噗通一声落到地上,不敢相信他这些天心心念念的妻主此时就在他怀里。

    “是本殿。”

    “苏瑾,本殿差点见不到你了。”

    陌悠然呜咽道,想到那日的情景,她就一阵后怕。若她真就那么死了,这个男子还有孩子怎么办……

    “殿下……”

    苏瑾连忙伸手回抱住女子,眼眶也红了。

    不远处的珵野见着两人相拥的画面,神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殿下,竹瑶人呢?”

    “还有,他是哪位……”

    进屋之际,苏瑾才发觉陌悠然身后缺了点什么,同时也注意到了看着眼生的珵野。

    听此,陌悠然心里立时一窒,面有些难看,艰难答道:“瑶儿……他死了……”

    “什么!”

    不等她说完,苏瑾就惊叫出声。下一瞬他便想到缘由,确认道:“是因为三日前那次刺杀吗?”

    “他是为了救本殿。”

    陌悠然点点头,干涩地答着。

    “安葬在哪?他日瑾想去看看他。”

    苏瑾叹了口气,对竹瑶由衷钦佩,也由衷感激。

    “下次本殿亲自带你过去。”

    陌悠然承诺道。

    “好。”

    “殿下渴了,瑾给您倒杯水。”

    “苏瑾!”

    苏瑾欲走开给女子倒水,就在这时,女子猛然抓住他手臂,一脸局促。

    苏瑾不解地望向她,询问道:“殿下怎么了?”

    “如果瑶儿不死,本殿会娶他。”

    陌悠然深呼吸一口气,才鼓起勇气坦白,十分郑重。

    “嗯,瑾明白。”

    苏瑾先是一愣,但才一瞬,他就反应过来,淡然地回应道,一点不生气。

    “啊?”

    这次换陌悠然一愣,不敢相信男子竟就这样轻易地接受了。

    “殿下,竹瑶对您的心思瑾其实一直看在眼里,如今他为了救您舍命……”

    “不是的!苏瑾,本殿不是因为感动,本殿是真的喜欢他,出于男女之情地喜欢他,只是……本殿到他临死才知自己对他的心意。”

    不等男子说完,陌悠然便猜到他想说什么,当即打断他,直白地道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殿下……”

    苏瑾目光微闪,一时不知该如何答。

    “苏瑾,对不起。”

    陌悠然看向男子的眸中含着歉意,因为她终归还是**了。对这个世界而言,女子三心二意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对她而言,这无疑是一次道德**观的跨越,因为在她以前那个世界,人们基本都遵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原则,有的虽**,但绝不敢明目张胆地**,不然定会被旁人唾骂。

    “殿下不用道歉,瑾理解的。”

    苏瑾将女子揽入怀里,宽慰道。嫁人之前,他便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此时亲耳听闻自己心爱的妻主心里也有了别的男子,他心里还是一阵难受。

    “你这样宽容,反倒让本殿觉得愈加自责。”

    听男子这般说,陌悠然愈加心疼他。

    “殿下,您还没介绍他呢。”

    苏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结,惹得两个人都不开心,索性转移了话题。他视线落到不远处的珵野身上,善意地打量着。

    “他是本殿新买回来的侍人,名唤珵野。”

    陌悠然见那个少年依旧一脸倨傲,颇为无奈。

    怕少年唐突了她身边的男子,她连忙对那少年介绍起苏瑾。

    “珵野,这位是本殿的夫君,你以后要唤他苏主子知道吗?”

    “早看出来了。”

    珵野瞥了眼苏瑾隆起的肚子,不屑地应了一声。

    “他……”

    苏瑾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着对主子态度这么嚣张的下人,不免惊讶,他目光转向陌悠然,用眼询问她究竟怎么回事。

    “咳,今天才买的,不懂规矩,不懂规矩。”

    陌悠然讪讪一笑。

    “这……”

    苏瑾不怎么相信,就算刚买的不懂规矩,也该对自己的买主持一个下人应有的谦卑态度,这个少年算怎么回事?

    “怪本殿。本殿挑花眼,才挑了这么一个祖宗。”

    陌悠然羞愧。

    一听她这句话,珵野立时瞪了她一眼,心里暗骂你才祖宗,你全家都是祖宗。

    “殿下,能否将他交给瑾一段时间?瑾来管教他。”

    就在这时,苏瑾突然提议道。

    “苏瑾,你确定你行吗?”

    陌悠然不放心道,生怕珵野冲撞了他,更何况他现在还怀着孩子,她更是左右不踏实。

    “殿下,如今瑾是您这个后院的主人,若连一个下人都管教不好,又有什么资格稳坐正夫之位?”

    苏瑾笑得从容而又自信。

    “好,本殿等着!”

    “对了,本殿容易丢东西,所以本殿决定将这张卖身契交由亲爱的夫君保管。”

    陌悠然从怀里掏出珵野的卖身契,双手呈给苏瑾。

    “那瑾就不客气了。”

    苏瑾接过,笑意温和,但不远处的珵野看着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由于陌悠然还未适应珵野,所以这夜沐浴只好劳驾苏瑾伺候她。

    为节省时间,苏瑾索性与她共浴,这过程中,因与女子几日未见,再加上怀孕期间那方面的本就旺盛,他经过女子同意,直接在水里抱了她一次。

    “殿下,瑾有事想与您商量。”

    缠绵过后,他也不忘正事,一边开始用胰子给女子擦洗身子。

    “嗯?”

    陌悠然趴在池边,仍云里雾里的,含糊着应了一声,声线撩人而又性感。

    “瑾想用自己的嫁妆给殿下您买一批精兵。”

    提及自己的嫁妆,苏瑾不免感动。

    当初他出嫁的时候,娘亲为了保住自己身为一国之相的颜面,爹爹则为了让他嫁得风光,给他置办的嫁妆十分丰厚,几乎盖过殿下为娶他去他家下的聘礼。

    本来男子加入妻家以后,随身的嫁妆该交给妻主保管,有的男子小心眼些,会想将嫁妆留作防身,若碰上随和的妻主还好些,但若碰上贪婪的妻主,这笔嫁妆肯定还是不保。

    可他身前的这个女人不同,新婚第二日,进宫前,他曾主动提出愿意将自己的嫁妆交给她,可她竟然不收,让他自己保管,甚至还将她自己府上金库的钥匙交给了他,称他是她的夫君,以后她主外,他主内,财产由他保管理所当然,那时他的心情真的难以形容。

    如今看来,他应该就是从那时起渐渐对这个女人敞开了心门,并非因为势利,见她愿意将财产交给他保管才愿意对她好,而是因为她真的信任他、依赖他,即使那时她仍然不喜欢他,她仍愿意这般做,可见她真的将他当自家人看待,令他受宠若惊。

    现在,他已跟她交心、相爱,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见她身陷险境,他身为她的夫君,又岂能袖手旁观!

    回到当前,陌悠然听闻男子的话忍不住一惊,她连忙回身看向他询问道:“为何?”

    “殿下可知这三日瑾是怎样熬过来的?”

    “即使尹府传信通知您已经无碍,正在养伤,瑾依然坐立难安,恨不得立刻去尹府找您!”

    “但那位柒哲公子曾在信上告诫瑾,让瑾莫去尹府找您,因为那样可能会给您带去更大的麻烦,瑾也深谙此理,便只好克制住这份冲动,在府上等您平安归来。”

    “瑾还怀着平安,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不然会伤及平安,所以即使瑾焦虑不安,也尽量找事情做以排遣这些消极的情绪。”

    “殿下,如今您不光是一个人您明白么?您还有瑾和平安,您若出了事,您让瑾爷俩以后该如何是好?”

    “所以,您这次必须听瑾的!”

    男子目光如炬,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

    “好,你是为本殿好,本殿再推拒反而显得矫情了。”

    “不过,本殿就在此先谢谢亲爱的夫君了。”

    陌悠然既心暖又讶然,因为她从未想到眼前这个柔弱的男子终有一日也会成为她坚实的后盾!

    “殿下跟瑾客气做什么?”

    “只要您能好好的,让瑾做什么瑾都愿意。”

    男子上前一把揽住女子,温柔笑语。然而就在女子看不见的方向,他温和的眸中突然闪过一丝冷意。

    “苏瑾,你今天是要出门么?”

    第二日,见苏瑾一大早就起床穿戴整齐,仍趴在床上的陌悠然忍不住好奇地询问。

    “是的,殿下。”

    “瑾今日想回一趟娘家,探望一下许久未见的娘亲和爹爹。”

    苏瑾笑答,话落,他低声问着身边的浊衿,“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公子。”

    浊衿点点头。说罢,他就退出去,恭迎男子出门。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