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02章 是不是已经找到陛下的踪迹?


    “怎么了?”

    “隔着裤子本殿怕打不疼他!”

    陌悠然一脸无辜。

    “殿下,您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么?更何况您还碰了他那么的地方,他不计较才怪!”

    男子一脸无语。

    “啊?”

    “可是本殿并没有恶意。”

    陌悠然被男子看得莫名心虚。

    “殿下您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另外,时辰已经不早,您快出门,珵野的事情,就由瑾来帮您摆平。”

    “好,珵野就拜托你了。”

    陌悠然点点头,换身便于行动的行头后,她就出了门。

    ……

    此时太女府内,一个黑衣女子突然出现在萧浅鸢的书案前,单膝下跪,双目如冰。

    “属下参见太女殿下!”

    “是不是已经找到陛下的踪迹?”

    萧浅鸢从奏折里抬起头来,直达主题,眼底聚着乌青,可见她这阵子并没有休息好。

    “是的。”

    女子点头。

    “她在哪!”

    萧浅鸢连忙站起,欣喜若狂。

    “佩城。”

    “陛下身边还跟着那位常年在她身旁伺候着的侍人,两人在佩城的街上悠闲地走着,并不像被绑架的人质,可见陛下此次失踪应是她自己蓄意而为。”

    女子详尽解答。佩城临近帝都,经济十分繁荣。

    “果然!”

    萧浅鸢咬牙切齿,一张脸愈加阴沉。

    母皇啊母皇,这阵子您真让儿臣好找!

    “殿下,接下来您打算如何?”

    “要不要属下……”

    女子做了个抹脖的手势,她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等等!先别急着动手!”

    萧浅鸢重新落座,目光微敛,思忖着接下来的对策

    “那殿下您究竟打算如何?”

    萧浅鸢思忖了片刻,就下达命令,阴狠至极。

    “继续盯着,静观其变。他日其若有返意,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母皇,儿臣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所以到时您莫怪儿臣,待儿臣登上帝位,儿臣一定多给您烧几炷香。

    “属下明白!”

    “殿下,五殿下来访。”

    这时,门外传来侍人的禀告。黑衣女人对萧浅鸢点头致意后,就一闪身消失了。

    “本殿听到了。”

    萧浅鸢见人离开,才出声应道。

    接着,她就离开书房,去了主厅。

    “皇姐,你气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正在主厅等候的萧浅阳见她过来,连忙迎了上去,见她脸,忍不住蹙眉询问,十分担忧。

    “无碍,我只是因为这几日都未休息好。”

    萧浅鸢见着自家嫡亲弟弟,立时柔了面。这世间之人,她谁都可以不信,但唯独不能不信自己这个皇弟。

    “快坐。”

    “皇弟,你今日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萧浅鸢让萧浅阳坐到了与她平级的主座,可见萧浅阳在她心中分量之重。

    “皇姐,我没事难道就不能找你么?”

    “皇姐难道就这么不相信我来意是单纯的?”

    萧浅阳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自在得仿若在自己家。

    “以前你的确如你现在所说每次过来我府上来意单纯,但如今你变了,我这个做皇姐的难道还不了解你么?”

    萧浅鸢不屑地嗤笑,但并无恶意。

    “皇姐真了解我啊!”

    萧浅阳笑了,暖意的笑容,微微弯起的眼角,令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有什么事就快说,我听着。”

    萧浅鸢不多废话,直入主题。

    “皇姐,我想跟你借点人。”

    “做什么?”

    萧浅鸢一惊,当即望向萧浅阳,不解询问。

    “我最近碰到一个麻烦,需要不少人手。”

    萧浅阳立时摆出一张苦瓜脸,眸中透露出祈求。

    “什么麻烦?告诉我,我帮你搞定!”

    萧浅鸢第一反应是以为有人找她皇弟麻烦,脸上立马浮现怒气,心想皇弟受难,自己这个做皇姐的岂能袖手旁观!

    “皇姐,此事不方便说,你直接将人给我便是,我又不会害你。”

    萧浅阳一脸为难。

    “哎,也罢。”

    “说,要多少人,不过你千万别狮子大开口,你皇姐我如今也正值用人之际。”

    萧浅鸢揉了揉眉头,有点头疼。

    “也不多,只要十个,反正皇姐你手里的那些人都能以一挡百。”

    “行!”

    “不过我有没有什么好处?”

    萧浅鸢不忘讨价还价,虽知自己这样做不厚道,但若真的能捞到几分好处对她而言也是好事不是么?

    “皇姐你又来了。”

    “好处当然有!就是我最近会在朝堂上竭力协助你,争取将三皇姐逼去末城!”

    “一言为定!”

    ……

    这日,陌悠然坐着马车低调来到了西街快活林,这是一间不大的酒坊。

    一进去,红烛照面,一个穿着上面打着几个补丁的中年女子热情地迎了上来。

    “客官想买点什么酒?”

    “来两壶能让人忘却红尘的酒。”

    陌悠然想了想,道。

    那个中年女子立时脸一变,缓缓念出,“今朝有酒今朝醉。”

    陌悠然淡定应对,“明日愁来明日愁。”

    中年女子脸眼眸一亮,连忙对陌悠然往里屋做了个请的手势,语气恭敬不少,“贵宾这边请。”

    “嗯。”

    陌悠然点头致意,就抬步往那边走去,中年女子亲自为她掀起帘子,“请。”

    一进里屋,陌悠然才发现这是一间封闭的密室,密室中间置着一座屏风,上面绘着一幅猛虎嗅蝶的画面,栩栩如生。

    屏风前放着一张锃亮的太师椅,中年女子示意她落座。

    “贵宾请坐。”

    陌悠然点头,当即落座,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贵宾,接下来切莫乱动,只需在椅上坐着即可。”

    接着,中年女子对她叮嘱了一句,便悄悄地离开了她身边。

    忽然,密室内的灯盏被吹熄,整间密室立时陷入了黑暗。

    陌悠然吓一跳,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声慵懒微沙的女声,“九殿下,是吗?”

    声音应该来自屏风另一侧,即使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陌悠然依旧死死地睁眼望着那个方向,“是本殿。”

    “阁下莫非就是那位中介人?”

    她试探着问,心想自己刚才进来时,这人就应该坐在屏风后面,只不过自己没发觉。

    “非也。”

    “听闻九殿下亲自过来一趟,鄙人又怎能不亲自接待?”

    听此,陌悠然一惊,立时猜测道,心想自己竟然吃了狗屎运,能让这位最大的boss亲自接待。

    “你……莫非就是中介人身后之人?”

    “正是。”

    “为何?”

    从苏瑾的口气她便知这个人挺神秘,平时不轻易见人,手下之事基本都让中介人代劳,所以此时见其亲自接待她,她不免诧异加疑惑。

    “鄙人一直都对殿下您这个人很好奇,想亲自见识见识,所以便亲自过来了。”

    依旧慵懒微沙的嗓音,却添了几分试探。

    “殿下,您是不是一直在看鄙人?”

    “是。”

    “本殿一直觉得与人交流要看着对方的眼睛才算真诚,所以此时就算看不见,本殿也该注视着你的方向,以示真诚。”

    陌悠然解释道,一边心惊,想此女怎么知道她在看她。

    女子低低地笑了笑,有点欠扁。

    “殿下真是个的人,怪不得……”

    她未说完,声线却低了下去,生生教人听出了低落。

    “怪不得什么?”

    陌悠然最讨厌别人在她面前说话只说一半的,生生吊人胃口,不爽!

    “怪不得某人说殿下您变了,由愚钝变得玲珑剔透,教人欢喜。”

    女子答得毫无迟疑,反而令人觉得她在随口敷衍。

    陌悠然却来了劲,想一问到底,即使知道对方答得可能性很小。

    “某人是谁?”

    “这个鄙人就不方便透露了,殿下莫见怪,毕竟是鄙人的。”

    果然如她所料,女子选择了隐瞒。

    她也不在意,两人今日才初次碰面,而且谁也未见着谁的真面目,对方不对她袒露真言也在情理之中。

    “既然如此,本殿就不多废话了,关于买兵一事,本殿想先提几个要求,希望你能满足本殿。”

    她转入正题,面认真。

    “殿下请说。”

    对方仿佛挺感兴趣,静待她下文。

    “其一,本殿希望你给本殿的人全是无家世无背景的。”

    “其二,本殿希望这些人全都是能够以一敌百的精良之辈。”

    “其三,本殿想先见人,后付款。”

    陌悠然一一列举,条理分明。

    那边的女子踌躇了一下,才答,“可以。”

    “那殿下想要多少人?”

    陌悠然并未直接答。

    “本殿只有一百万两银子。”

    “够买五百。”

    “那本殿买五十个就够了。”

    陌悠然立时变了主意。

    “殿下您框鄙人!”

    女子感觉自己被人耍了。

    “本殿只觉得五百个太多,五十个就够了,并无框你之意。”

    “难道还由不得本殿自己选数量?”

    陌悠然一脸无辜。

    “得得得!你赢了!”

    “三日后,依旧此地,交货。”

    女子服了陌悠然,本以为自己这次能挣到一笔大钱,结果对方竟然是一只铁公鸡,虽未到一毛不拔的程度,但拔了一毛跟一毛不拔在她眼里根本无甚区别!

    “成交!”

    “那本殿先行告辞。”

    “等等!”

    陌悠然欲起身离开,屏风对面的女子却突然唤住她。

    “怎么了?”

    “殿下,您难得过来一趟,就不能陪鄙人多说会话么?”

    女子明明在请求,却有几分痞气。

    “本殿的时间就是金钱,所以抱歉。”

    其实陌悠然就想早点回府陪自家夫君。

    “欸欸欸!殿下您别这样,大不了到时收款时鄙人少收您几两银子。”

    ------题外话------

    小剧场:

    珵野:该死的女人,你打我屁股,毁我贞操,应该对我负责!

    陌悠然:小破孩,就摸了把你屁股,怎么算毁你贞操了!又凭什么要本殿负责!

    珵野:你真的不想对我负责?

    陌悠然:是的,不想!你脾气那么差,本殿可不想娶一只公老虎!

    珵野气极:你日后别后悔!

    陌悠然:本殿为何要后悔?

    珵野踌躇:因为……

    陌悠然得意:说不出了?

    珵野立时大眼一瞪:因为我是男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