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05章 你是笨还是蠢?


    两人下马车之际,都脸通红,阿瓷见着,忍不住投去暧昧的眼神。

    陌悠然就当没看到,孤尘却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殿下。”

    “您…您回来了。”

    一回自己院,陌悠然就见一个身穿浅黄对襟绣花袄的少年匆匆赶到她跟前,低着脑袋,别别扭扭地对她打着招呼。

    “珵野?”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待陌悠然看清少年的面容,她心中的震惊程度已经不知该用何种词汇形容。

    “是。”少年似乎暗暗咬了咬牙,才继续道,声若蚊蝇,“殿下。”

    陌悠然顿时起了玩弄之意,环顾四周,将耳背的毛病装得像模像样。

    “你刚刚说什么,本殿没听见。”

    “是!殿下!”

    少年加大了声音,却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本殿还是听不见。”

    陌悠然装得愈加起劲,模样要多欠扁就多欠扁。

    “是!殿!下!”

    少年红了小脸,不过是被气红的。

    恰巧此时苏瑾从屋内走了出来,见两人之间的气氛,他便猜到刚才都发生了一些什么。

    “殿下,您就别逗珵野了,他如今好不容易收敛自己的脾气,您又再给他激出,瑾可就帮不了您了。”

    他缓缓走近女子,牵了她的手,眉眼间点缀着温和的笑意。

    “苏瑾,这都是你的功劳?”

    相较于男子的手,陌悠然的微凉,于是她将指尖都收拢进男子的手心里,默默汲取着他的温暖。

    “殿下对瑾寄予厚望,瑾又怎能让殿下失望?”

    苏瑾恬然一笑,只露一半的皓齿。

    “你究竟怎么做到的?”

    陌悠然看了眼低眉顺目的少年,觉得好生神奇。

    “殿下,外面冷,进屋再说。”

    苏瑾不急着回答,将女子直接拖进了温暖的屋里。

    珵野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手上偷偷地拽着自己的衣角。

    “苏瑾你快说,你是怎么驯服这头小公牛的!”

    一进屋,陌悠然就迫不及待地又问了一遍,看向男子的眸中竟流露出崇拜的神采。

    “其实你想控制住一个人,只要抓住他把柄便可。”

    苏瑾将一个手炉递给女子,一边对她身后的珵野使了个眼,珵野不情不愿地撅了撅小嘴,才缓缓将手搭在女子肩膀上欲给她按摩。

    陌悠然却吓一跳,连忙下意识地躲开。

    “你干嘛?”

    她防备地望着珵野,以为他要偷袭她,压根没往他要给她按摩筋骨这个层面上想。

    “殿下您别紧张,珵野他只是想给您捏肩膀。”

    苏瑾连忙出声解释,笑得有点无奈。

    “啊?”

    “哦。”

    陌悠然看了眼少年,见那边少年正一脸怨恨地瞪着她,见她看他,他又立马低了脑袋,一副恭顺的模样。

    “珵野,你快继续给本殿捏。”

    她心中窃喜,当即坐回原位,对身后的少年吩咐了一句,一副我是大爷你快来伺候我的模样,着实欠扁。

    珵野紧紧攥了攥拳头,才强忍住怒气用了声“是”,接着便抬手搭在女子肩上**起来,他这套手法还是苏瑾这几日教给他的。

    “苏瑾,你快说说,你抓了他什么把柄!”

    陌悠然这头,她又追问起了苏瑾,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苏瑾看了眼她身后的珵野,才看向她答道:“殿下,这个瑾答应过珵野对您保密,所以您要想知道,得先经过珵野同意,瑾才会告诉您。”

    “苏瑾,本殿是你最亲密的枕边人不是么?”陌悠然怨念地望着男子,幽幽道。

    “殿下,瑾想做一个守约之人,希望您也一样。”苏瑾十分坚持自己的原则。

    “本殿当然也是个有信用的人。”

    若不点头,岂不是承认自己是个不靠谱之人?陌悠然不傻,连忙附和。

    “那殿下应该理解瑾的心情。”

    苏瑾无疑下了一个套,接着让女子自然而然地往里跳。

    “好,本殿不问了。”

    陌悠然被男子堵得死死的,只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放弃提问。

    她闭了眼,全心全意地享受着少年的按摩服务,心里之前的后悔情绪瞬间消散不少。

    珵野见她一脸享受,心里挺有成就感,漂亮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别扭地问出一句,“你…您舒服吗?”

    “舒服。”

    “珵野,想不到你的手这么柔软,快让本殿瞧瞧是不是用棉花做的。”

    陌悠然睁眼,执起自己肩膀上的一只手瞧了瞧,却不料那只手立马缩了回去,手的主人一脸羞恼地瞪着她,想骂她一句“登徒子”,但话未出口,他又咽了回去,怯怯地瞥了眼女子身边正在削苹果的男子。

    “殿下,他毕竟不是竹瑶,不禁调戏的。”

    苏瑾削好苹果,分成一块块收纳进一只小碗里,就拿起一根竹签戳起一块递到女子嘴边。

    “也是。”

    陌悠然张口咬下,接着含糊着应了一句,不无失落。以前竹瑶在的时候,她没少调戏他,但那个男子就像一朵解语花,每一次都尽可能地包容着她,或嗔或怒,从来都有分寸。

    “谁说的!”

    “我也禁…禁调戏的。”

    不料,她才说完,身后就传来少年倔强的反驳声。

    “珵野,你就算爱逞强,也不必逞强到这种地步!”

    陌悠然忍俊不禁。

    苏瑾抿唇笑了笑,就对那个少年摆摆手,“珵野,你去浴房准备一下,今日由你伺候殿下沐浴。”

    “是……正君。”

    珵野别扭地对着他的方向拘了一礼,接着不甘地瞪女子一眼,就转身跑开了。

    “苏瑾,你确定?”

    陌悠然还在错愕中,难以回神。

    “确定什么?”

    苏瑾有些蒙。

    “让珵野伺候本殿沐浴……”

    陌悠然指了指少年跑开的方向,十分犹豫。

    “殿下难道在害羞?”

    苏瑾笑了,戏谑的笑意。

    “没有!本殿绝对没有!”

    陌悠然表情一肃,连忙为自己辩驳。

    “那殿下怕什么?”

    “你不吃醋么?”

    原来陌悠然考虑到了男子的情绪。

    “不会。如今珵野是您的贴身侍人,他伺候您宽衣解带都是他分内之事,瑾若连这种小事都容忍不了,那殿下日后若娶入其他男子,瑾岂不是要火烧后院?这样子的瑾还有什么资格做殿下您的正君。”

    苏瑾正道,一点没有嫉妒吃醋的成分,十分理智。

    “苏瑾,你是不是早已做好跟本殿分院的心理准备?哪怕本殿如今专宠你一人,你也没有任何妄想。”

    陌悠然靠进男子怀里,心情复杂,既心疼于男子的深明大义,又庆幸于此,与孤尘一行人之间的暧昧她还未跟这个男子明说,因为她也有属于自己的心理负担,生怕说了她会伤害到他,但此时听男子这般说,她瞬间有所释怀。

    “殿下错了。”

    “妄想时时刻刻都有,只是瑾不敢言说。”

    苏瑾轻抚女子的发,笑语。

    “你说,说不定本殿这就满足你。”陌悠然耐心询问、

    苏瑾想了想,欲言又止,最终他还是作罢。

    “算了,不说也罢。”

    “殿下,您今天的事情都办妥了么?”

    他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令陌悠然无奈。

    “办妥了。”

    “苏瑾,这次真的多亏你。”

    陌悠然将男子一双保养得极好的玉手执入自己手中,因为感激而珍重,也因为珍重而愈加感激。

    “能帮上殿下,瑾欣慰至极。”

    苏瑾反手将女子的手握入自己手中,摸索着她指腹的粗茧,有丝心疼。

    “殿下,该去沐浴了,瑾在榻上等您。”接着,他又收回手,催促着女子,面上的笑意依旧,却多了几分暧昧的情愫。

    “你……”

    陌悠然脸一红,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正经了……”

    苏瑾腼腆一笑,“殿下快去。”

    “好”

    临走,陌悠然凑至男子耳畔暧昧地低语一句“等着本殿”,接着对其邪肆一笑,便转身离去。

    浴房。

    “本殿自己来。”

    对珵野,陌悠然还是各种不适应,便打开他伸来服侍她的手,冷淡地拒绝道。

    “为何!我…奴是殿下您的侍人,奴在旁,为何不让奴伺候您宽衣解带?”

    珵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连忙出声反问,理直气壮。

    “你确定你可以?不脸红了?”

    本想自己解腰带的陌悠然倏然停手,双目戏谑地望着少年。

    “当然可以!”

    珵野不甘示弱地回瞪之,气势汹汹地反驳道。

    “那你来。”

    陌悠然压下心头的尴尬,展开手臂,打算任其作为。

    “来就来!”

    珵野眉毛一横,当即抖着手去拆她的腰带。

    “你真的行么?要不行,还是让本殿自己来。”

    见少年拆腰带拆半天都没拆下来,陌悠然好生无语,拧眉望向他,试探道。

    “我说自己来就自己来!”

    珵野跟她的腰带杠上了,索性蹲着身子,双目平视着自己的目标,继续奋斗,若可以,他都想直接上嘴咬了。

    “珵野,快回答本殿一个问题。”

    “什么!”珵野此时火气正旺。

    “你是笨还是蠢?”

    不等少年瞪向自己,陌悠然就掀开腰带,将隐藏在里面的一个结指给他看。

    珵野见着,立时羞愧得红了脸,接着连忙伸手过去解那个结,一边压低声音抱怨着。

    “谁让你穿这么繁琐的衣服的!”

    腰带一解,下面的步骤就简单多了,陌悠然却别扭起来,“珵野,你转过身去,接下来的事情本殿想自己来。”

    “不行!既然是我起的头,我不能半途而废!”

    珵野是个死心眼,心想做事一定要有始有终,因此,他拒绝得十分果决,早将自己此时的立场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个死孩子!本殿说不用就不用!你快给本殿转过身去,剩下的本殿自己来就可以了!”

    陌悠然见少年还欲伸手来,连忙后退一步,此时她身上只剩下一身中衣,再往里脱就只剩肚兜和亵裤了。

    “不行就是不行!明明是你让我来的,凭什么不让我做到最后一步!”

    珵野不管,一个跨步,就上前扯开了女子的中衣,令其香肩半露。

    见此,他眼睛立马直了,双颊变成绯红。

    “你个小流氓!”

    陌悠然气得直接飞去一掌,想蒙住少年的眼睛,却不想少年竟灵活地躲开了。

    地上很滑,他闪身之际,猛地一用力,就旁边摔去,于是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附近的东西想稳住自己的身体。

    很不幸,陌悠然被他抓住了。

    “啊!”

    电光火石间,两人齐齐落水。

    珵野是只旱鸭子,以为水很深,吓得连忙死命扑腾,感觉身边有个露出水面的东西,他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往她身上扑去,然后猴子般紧紧挂在她身上。

    很不幸,陌悠然就是少年眼里的那根救命稻草。见少年将脸死死埋在她胸前,她脸都黑了。

    “下去!”

    “我不!”

    “下去!”

    “我不!我就不!”

    “珵野,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看你此时抱的谁!”

    陌悠然愤怒地吼道,简直想将身上这个生物摁水里将他淹死得了。

    珵野被吼得一愣,带着水珠的眼睫微微颤了颤,接着他缓缓启开眼帘,最先入眼是专属女子柔软的肌肤和弧度,而他的四肢都跟藤蔓一样紧紧缠在女子身上,抬眸,入眼的一双形状极美的眼眸,双瞳幽深,仿若浩瀚的海洋,此时却迸射出愤怒的火焰,使之变得愈加有魅力,吸附着他全部的注意力,令他再也移不开眼。

    “喂!你累不累?你不累,本殿还累着呢!”

    耳畔传来女子咬牙切齿的声音,他才倏然回神,连忙松手、送脚,站在水面才至他胸口的水里,再一想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烧了起来,觉得自己丢脸丢大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心虚地瞥了眼女子,第一次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身上已经湿透,即使室内雾气环绕,露在外面水上的肌肤他已然觉得冰冷,厚重的衣服贴在上面,十分不舒服。

    “你还不上去?”

    陌悠然瞥着少年狼狈的模样,都不忍再骂。

    “噢!”

    珵野连忙拖着厚重的衣服上了岸。

    “你先回你自己屋打理一下。”

    “另外,喊正君进来,本殿需要他。”

    陌悠然索性在水里将自己脱了个干净,反正水面上飘着花瓣,室内雾气缭绕,她并不怕被少年看光。

    “不!我…奴打理好自己后就回来,不必劳烦正君!”

    珵野自上岸后就一直背对着女子,因为羞愧,但此时一听女子之言,他当即转身反驳,恰好见女子将肚兜之类的私密衣物扔到了他脚边,吓得他连忙跳开。

    “那你快点,本殿等着。”

    陌悠然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地洗了起来。

    朦胧的雾气中,珵野依稀能看清女子纤细优美的手臂以及白玉般无瑕的美背,湿漉漉的墨发水蛇般攀附在白净的肌肤上,美得炫目,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里小鹿乱撞。

    “好,我…奴这就来!”

    答完,他就逃命似的跑开了。

    “殿下,感觉如何?”

    上榻之际,陌悠然就见那个男子正坐在床上看书,听她动静,他放了书,看向她,温柔的眉眼间**着戏谑的笑意。

    “你问的珵野?”

    陌悠然掀被子的动作一顿。

    “嗯。”

    男子点点脑袋,静待其答。

    “终究还是个孩子。”

    陌悠然继续掀被子,接着躺了进去,往男子身边挪。

    “他其实不小了,只是还未有过女人,难免青涩,以后他跟您相处的时间长了,会慢慢习惯的。”

    男子顺势将女子压在身下,就低头吻向她的唇。

    “唔……”

    “但愿。其实本殿也还未习惯。”

    吻罢,陌悠然回了一句,感觉男子正在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她连忙阻止。

    “怎么了?”男子停手,不解地问道。

    “本殿今天想在上面。”陌悠然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角咬了一口,笑眯眯道。

    “好。”

    “瑾肚子重了,躺着也轻松。”

    ……

    十日病假到期,陌悠然终于上朝,一切看起来如常,只不过朝堂上每个人的视线都在她身上多停驻了一会。

    这次早朝,谁也没提去三殿下萧浅嫣是否去末城一事。不料,早朝结尾处,太女萧浅鸢仍是没有放过萧浅嫣,即使她身前垂着帘子,众臣依然能感觉到她犀利的目光投射在萧浅嫣身上。

    “三皇妹,你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此声落,整个朝廷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每个人都保持着肃静的姿态,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刻。

    “太女,你就这么巴不得我离开朝野么?”

    萧浅嫣笑得轻松坦然,并无负担。

    “并非我逼你,这只是你应尽的义务罢了。”

    萧浅鸢当即不痛不痒地回击。

    “皇女众多,你为何偏偏选我?四皇妹、六皇妹她们不行么?”

    萧浅嫣展开手臂,艳红的裙袍立时显出她张扬的个性,身后的凤凰图腾昭示着她在朝中的不凡地位。

    “三皇妹你在几位皇女中最有能力不是么?”

    “论财势,论魄力,我们朝中又有谁能及得上你?”

    坐在帘子后方的萧浅鸢微眯着眼,目光野兽般紧盯着站在朝堂上那个耀眼的女子,嘴角的笑意染了十足的邪恶。

    “也是。既然如此,太女为何不亲自上阵?若论财势和魄力,你并不输于我,如果你担心你离开后朝政之事没有人打理,大可以将事情都交给我啊!我到时一定将朝政之事打理得井井有条,并且将母皇找回来,不会让太女你失望的……”

    “胡闹!我乃一国储君,岂能轻易离开皇城之闱!”

    不等她把话说,萧浅鸢就打断她,呵斥的声音响彻整个朝堂,令人精神一震。

    “怎么?你也怕自己出意外啊!”

    “既然如此,你就不能心疼我一下么?难道你舍不得自己出事就舍得我么?太女,我再怎么样也是与你血脉相连的手足啊,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

    萧浅嫣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张狂得不可一世,这会子她那双妖媚的眼里竟噙着泪,楚楚可怜状。

    “三皇妹,您这出苦肉计对我没用。”

    萧浅鸢丝毫不为其影响,嘴角扯出不屑的笑意。

    “太女你竟如此无情,我…我真的好生绝望,如果母皇在的话,她一定不会这样做的……”

    在众人不知不觉中,萧浅嫣的脸突然变得惨白,她扶着脑袋缓缓倒退两步,似有不适。

    “三皇姐,你怎么了?”

    站在她身后的陌悠然连忙扶住她,一脸担忧。

    “三殿下!”

    丞相苏傲以及其他附近的大臣也都围拢了过来,站在另一侧的大臣全都以张望的姿态望着她们这边的情景,有的蹙眉思索,有的幸灾乐祸。

    “三皇妹,你别耍花样!”

    萧浅鸢也终于坐不住,霍然起身,抬手指向那个摇摇欲坠的苍白女子,宽大的衣袖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摆动,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令下首的每一位臣子心头一颤,不敢轻举妄动。

    “太女,三皇姐她是真的不舒服。”

    陌悠然摸了摸萧浅嫣的额头,发现那里烫得厉害,便确定萧浅嫣此番不是装出来的,或者说,萧浅嫣为了逃避太女对她的派遣当真下足了功夫。

    萧浅鸢目光微闪,连忙作出担忧状,吼道:“那还等什么!快传太医!”

    “对!快传太医!”

    公告:

    关于断更一事,真的抱歉,喵27号也就是后天要学校了,搞搞论文,弄弄答辩,拍拍毕业照之类的。这几天一直在整理行李,也是后悔,去年放暑假的时候太兴奋,脑子一热把宿舍的东西几乎全部搬空,这次回去好多东西都要重新寄回去,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出来混迟早会还的,断更的部分,以后会时不时地以双更补上,坚决不偷懒!

    本来今天还有小剧场的,不过公告有字数限制,明天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