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5章 我私下与你难道不熟么?


    陌悠然此时正躺在自家温柔夫婿的怀里,手中持着一本讲解如何照顾孕夫的书籍。

    “殿下,小心着凉。”

    苏瑾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战栗,便掖了掖盖在她身上的鲜艳绒毯。

    陌悠然突然放下手中书,抬眸笑眯眯地望向男子仿若用美玉雕琢而成的容颜,“苏瑾,明日本殿带你出一趟门可好?”

    “明日六殿下不是要走了,殿下不去送她吗?”粉唇微张,男子些许讶异。

    “送,自然要送的,不过那是早晨的事情,之后的时间本殿便可陪你了。”陌悠然缓缓坐起身,倾身撩过男子的下巴,在他唇上啄了一下,“苏瑾,你现在老窝在府上难道不觉得闷吗?快说说,想去哪,本殿明日就带你过去。”

    “殿下,瑾肚子大了,怕是不便行动。”一瞬光亮在潋滟的眸中一闪而逝,男子压着欣喜,下意识地拒道。

    “有什么不便的,大不了本殿到时一路抱着你,做一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陌悠然凑至男子耳畔,轻轻咬了咬那处的软肉,像一个要不糖吃的**。

    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殿下如今越来越不害臊,谁教的。”

    “你教的呀!”

    “苏瑾,是你教会了本殿男欢女爱,教会了本殿如何缠绵悱恻,你可不能赖皮!”

    陌悠然在那处软肉上重重地咬了一口,不乐意道。

    男子缩了一下身子,求饶,“殿下轻点,瑾受不住的。”

    “苏瑾,你是不是怕本殿被人非议?毕竟如今母皇生死未卜,本殿身为女儿却带着夫婿四处游玩,这传出去,的确是有悖孝道。”他心中所想,陌悠然何尝不知。

    男子不置可否,却道:“殿下,明日您带瑾去宫里罢。自从父君生病那次,瑾已经好些时日未见他。”

    “苏瑾,你能不能自私一回?”陌悠然有些许不悦。

    “瑾只求殿下和自己一生无忧安逸,这便是瑾的私心。”

    “苏瑾,你真是个令人暖心的男人。”

    “那殿下不妨多疼疼瑾。”

    男子抓着陌悠然的手往下挪去。

    “你——”

    趁着女子惊呼的当口,他猛然凑上前衔住她的唇瓣,眸中净是滚滚的情潮,将她扑倒在软榻上。

    “当心肚子!”

    “瑾有分寸。”

    正题之前,男子温柔地抚了抚鼓起的肚子,“平安,为父与你娘亲即将温习往日缠绵,你莫窃听。”

    “……”

    萧浅歌启程之日,来送行的有萧浅阳,萧浅陌以及陌悠然等一干人等。

    “六皇姐,保重。”

    对这个女子,陌悠然多少心存感激。当日若不是此女站出抢她的话,此刻离去帝都之人怕就是她自己了。

    “九皇妹也保重,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能抱上侄女。”萧浅歌一脸笑意,仿若昨日深受情殇之人并非她本人。

    “你这个当姑姑的到时别忘了给侄女带礼物。”陌悠然不忘为自家孩子争取便宜。

    “好咧!一定记着!”明眸一弯,爽快应道。

    “六皇妹,该出发了。”一旁的萧浅陌催促着。

    “嗯。”

    萧浅歌落寞地看了眼城门口的方向,才转身姗姗地上了马车。

    “六皇姐,保重!”

    陌悠然抬起双手在唇畔拢成喇叭状,对着马车的方向高喊了一句,心底莫名惆怅。

    前方马车的侧窗被打开,伸出一只手,颇为潇洒地摆了摆,之后又缩了回去。

    陌悠然欣慰一笑。心里默默祈祷这个女子一定平安归来。

    “看来九皇妹私下里与六皇妹混得挺熟。”

    耳畔突然传来了然的女声,她转眸看去,笑着回道:“四皇姐,我私下与你难道不熟么?”

    未想到她会这般回应,萧浅陌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自然地接话,“看来九皇妹还记得那日的赠酒之恩。”

    “什么赠酒之恩?四皇姐你偏心了呢!”

    一旁默默听着两人之间对话的萧浅歌一听到“酒”这个字眼,眼眸立时一亮,忍不住插话。

    “九皇妹曾任职大理寺,为了方便她打点那两位少卿大人,我便赠了她几坛酒,五皇弟莫误会。”萧浅陌解释道。

    “说来,我都没帮上九皇妹什么,惭愧惭愧。”萧浅阳立时生出自责的情绪。

    “既然如此,五皇兄日后可一定要拿出行动来!”陌悠然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开玩笑道。

    “好!”萧浅阳咧开一口白牙,面上浮现温暖的笑容。

    “五皇弟,九皇妹,平日我们难得一聚,今日我们要不要寻出寻欢之所饮酒作乐一番?”萧浅陌突然提议道。

    “四皇姐,如今母皇踪迹难寻,生死未卜,我们这样真的好么?”陌悠然故作怯懦的模样。

    “也是……”萧浅陌沉吟。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策马而来,停至萧浅阳身边,下马在他耳畔悄声说了些话,惹得萧浅阳脸大变,他对萧浅陌和陌悠然拱手道:“四皇姐,九皇妹,我还有事要办,先行一步。”不等两人回话,他就转身跨上来时骑的马匆匆而去。

    “哒哒”的马蹄声渐远,依旧站在城门口的两人之间气氛无形中注入了一丝尴尬。

    “九皇妹,我们改日聊聊罢。”最终还是萧浅陌打破了两人间的沉寂。

    “好。”陌悠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她毫无情绪地望着眼前曾想置她于死地的女子,“时间、地点,由四皇姐定。”

    “十日后,酉时,就在我府上,九皇妹觉得如何?”

    “一言为定。”

    下午时分,陌悠然依苏瑾之言带他进了宫。

    见洛溪殿门窗紧闭,周围意外冷清,就连平常候在门外的侍人也不见踪影,她感到异常,未至屋前,就高喊了一句,“父君,孩儿今天带自家夫婿过来看您了!”

    “吱呀”一声,洛溪殿的正门倏然打开。

    屋内的情景赫然眼前,里面挤满了人,但大多不是洛溪殿的人。看他们的穿着,应是后宫其他身份尊贵之人的侍人。

    最里面的主座上,坐着后宫中权利最大的男子,也就是当朝凤后秦烬,而他身侧下首坐着当朝最受帝王宠爱,权势滔天,一点不逊于他的男子,皇贵君苏零落是也。

    两个男子一个周正俊朗,一个俊美艳丽,容各有千秋,却一样的面不善。

    而他们跟前,分别跪着她的父君以及她的皇弟,两人背对着她,身后各有两个侍人押着,身形佝偻,异常狼狈。

    “父君!”

    见自己最爱的亲人遭受如此的侮辱,陌悠然失控,直接上前几脚踹开压着两人的几个侍人,接着将两人搀起。

    “抱歉,我来晚了。”她红了眼,恨极自己的大意。

    “祎儿,你不该来的。”

    “皇姐,我好怕……”

    容华的声音异常沙哑,萧浅凉的声音异常脆弱,却深深刺痛了陌悠然的心。

    “呦!隐玉来了!”苏零落见陌悠然过来,故作夸张地惊呼了一声,随即不怀好意地看向容华道:“容君,你不就想等着你女儿过来救你?如今她终于来了,本宫倒要看看她要怎样做!”

    他才说完,秦烬就接话道:“隐玉,本宫记得上次你明明向皇贵君保证过回去后会好好管教你新娶夫婿的礼数,怎如今两人都怠慢了?”

    陌悠然冷了眸,也想问个清楚,却在这时,一道月白的身影突然经过她身边,扶着腰吃力地跪至秦烬和苏零落跟前,施礼道:“瑾参见凤后,参见皇贵君,恭祝两位万福金安。”他身后的浊衿也跟着施礼。

    “苏瑾!”

    陌悠然厉了神,话语间净是不赞同和愠怒。

    “殿下,快向凤后和皇贵君施礼,您毕竟是晚辈,礼数不可缺!”

    一向温润的眸此刻无比坚决地望着他,丝毫没有退让之意。

    陌悠然目光一怔,随即耐着性子走至他身侧,分别对座上的两个男子点头致意,“隐玉参见凤后,参见皇贵君。”

    “这才像个样。”

    秦烬满意地点点头。

    “凤后,贱内还有身子,一直长跪,怕是对腹内胎儿影响不好,可否先让他起身?”陌悠然看了眼身侧的男子。由于他怀有五个月有余的身孕,肚子已经完全显出来,鼓鼓的,仿若里面塞了一个枕头,但她知道,那里的分量比一个枕头重许多,所以男子此时必然十分劳累。

    “毕竟是皇室子嗣,本宫可不敢怠慢。”

    “起来罢。”

    秦烬对身侧的侍人絮清使了个眼。絮清会意,连忙上前,与浊衿一块将苏瑾搀扶了起来。

    “多谢凤后体谅。”

    苏瑾站起身后,也不忘行谢礼。

    “倒是个懂事的孩子。”秦烬笑着赞道。

    陌悠然心念一动,连忙将身边的男子挡在身后,回归正题,“凤后,皇贵君,我父君和皇弟他们究竟犯了什么事,竟然能劳您俩亲自驾临这粗鄙之地处理此事。”

    “隐玉问得好。”

    秦烬睇了一眼自己身侧的另一个侍人枫裕。枫裕连忙上前,将手中的托盘呈到陌悠然跟前,道:“九殿下,这是从容君床榻下搜出来的。”

    托盘上放着一个残破的布娃娃,布娃娃的肚子上竟然绣着桓璟帝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身上扎满了密密麻麻的细针,触目惊心。

    陌悠然一看这玩意就想到了前世电视里播放的宫斗剧中最常见的戏码,本来还觉得这栽赃陷害的手段拙劣之至,只能拍成电视剧愚弄某些迷信的民众,没想到这狗血的剧情竟真的发生在了现实中,而受害者是她的亲人。

    “隐玉,你可知你母皇前阵子在佩城遇了难。”

    秦烬颇怜悯地瞧着她,仿若瞧着一个将死之人。

    “什么!”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作者君被一羽飘零抱走,萧浅阳回归待领角系列,另外,竹瑶、珵野以及其他配角需要大家的温暖怀抱,请大家踊跃报名…一下“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