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25章 我想你了,便过来了


    陌悠然转过身,见男子眉目冷峻,神情却是温柔,她心头忍不住一暖,想这块石头终于被她打动,如今也是个温柔可人,她真是越看越觉得心水。

    “孤尘,你若怕本殿着凉,还不如直接用自己的体温暖着本殿。”她靠近男子,站到他跟前,笑盈盈地望着他躲闪的眼。

    “怎…怎么暖?”男子想歪了,抑制不住的紧张结巴。

    “就从身后搂着本殿罢。”陌悠然转过身去。

    “快点。”

    身后的男子迟迟没有动作,她催促道。

    又过了片刻,一双有力的臂膀才缓缓伸来环住了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锁进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

    “你说,这场雪什么时候才能停。”陌悠然放心地依偎在男子的手里,手上托着的梅子酒已将她的手温热,她喝了两口,视线再次落回外面的雪景,平静地询问着。

    “孤尘不知。”

    孤尘将脸埋在女子发间,轻轻嗅着。怕是因为心悦了这个女子,对她身上的气味,他也很是欢喜。

    “如果一直不停,本殿该干些什么呢。”陌悠然琢磨着,似在自言自语。

    “殿下从心便可。”

    孤尘没什么想法,只要怀里这个女子开心就好。

    “嗯。”

    陌悠然轻声应着。

    两人之间的气氛沉默了下来,只剩下窗外簌簌的落雪声。

    “殿下。”

    过了良久,孤尘突然出了声。

    “嗯?”

    陌悠然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温存,慵懒应着。

    “容君…他怕是看出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孤尘犹豫道,心底存着深深的隐忧。

    “怎会?”

    陌悠然蹙了眉,不怎么相信,因为她很确定除了苏瑾她还从未在父君面前提过其他的男子。

    “那夜,殿下您着孤尘将容君和十殿下两人先送出宫去,临上车,容君他突然看了孤尘一眼,所以……”

    未等男子说完,陌悠然忍不住轻笑出声,“看来父君是个明眼人。”

    “殿下?”孤尘不怎么明白她的意思,有点迷惘。

    “孤尘,父君他知道也好,本殿早晚会娶你入门,你怕什么。”陌悠然转身望向男子,伸手抚平了他眉间的折痕。

    “容君他会答应么?”

    孤尘还是担心。他真的在乎眼前这个女子,所以很重视与她之间的未来,更重视她的亲人对他和她之间的关系的态度。

    陌悠然想也没想笃定道:“会的,父君是个深明大义的人,不会因为你的身份否定你。”

    “真的?殿下您别为了讨孤尘欢心才这样说。”孤尘眼眸一亮。

    “自然是真的,反正你的心已经属于本殿,本殿有必要骗你么?”陌悠然自信满满地盯着男子的眼,说得理所当然。

    孤尘不禁抿唇羞涩一笑,星眸璀璨。

    “殿下。”

    “嗯?”

    听着男子温柔的低唤,陌悠然下意识地抬眸应了一声,却不料,就在这瞬间,男子直接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她惊喜。

    突然,一个身穿浅绿袄子的少年闯了进来,见着屋内的情景,脸上一臊,想出口的话语梗在喉间。

    屋内两人都听到了他的动静,已经松开对方,一个连忙退至女子身后,低着脑袋,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此时窘迫的脸色,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坦然地面对过来的少年,询问道:“珵野,有什么事么?”

    “外面…有人找。”珵野别扭地看了陌悠然一眼,又看了她身后的男子一眼,不情不愿地答道。

    “谁?”

    在这之前,陌悠然觉得这么冷的天,外面冰天雪地的,出行不便,压根不会有人上门找她。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他还在门外。”珵野也不知在气什么,话语间满满的不爽,好像陌悠然欠了他八百万银子似的。

    陌悠然也不计较的,径自往外走去,经过少年身边的时候,她手贱地捏了捏他粉嫩的脸颊,同时调戏了一句,“小屁孩,咋还那么别扭!”跟在他身后的孤尘瞬间忍俊不禁。

    “你才小屁孩!你全家都是小屁孩!”珵野气得直接破口大骂。见前面的女子压根不理睬他,他心里一阵气馁,跺跺脚,跟了上去。

    “人呢?”

    陌悠然到门外的时候,人影都没见着,只看到门前雪地里有一长串的脚印,从无尽的远处蔓延过来。孤尘在她身边给她撑着伞,一只手上拿着剑,原来剑柄上的湖蓝色穗子换成了绛红色的,是陌悠然前阵子给他换的。

    “殿下,先回罢,孤尘怕有人在恶作剧。”他警惕地望着周围,随时作战的状态。

    “他刚才明明在这里的。”跟来的珵野手上也撑着一把伞,不见人,他不免惊讶,四周找了找,嘴上郁闷地嘀咕着。

    “珵野,到底是谁?”

    听他口气,陌悠然听出他应该认识来人。

    “是……”

    珵野有点理亏,不敢再闹别扭,连忙答,只是不等他说出来人的名字,几人头顶上方就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少年嗓音。

    “姐姐!”

    话音才落,一个明珠般耀眼的少年从天而降,直直地扑向陌悠然。陌悠然下意识地一闪身,少年一个冲力摔了个狗吃屎,在雪地上砸了个深坑。

    “哎呦!”

    那个少年缓缓爬起身,一边哀嚎,“姐姐,你太过分了,我难得过来看你一趟,你不接我就算了,还摔我。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他狠狠地抓起一把雪,又狠狠地砸在地上,以此出气。

    “云毓?”陌悠然看清少年的面容,有点惊讶,“你怎么过来了?”她连忙上前搀起少年,拍净他身上的雪。

    “我想你了,便过来了。”

    少年心里一暖,不顾旁边两个男子的眼色一把抱住陌悠然,软软地诉说着对她的思念之意。

    “还有呢?”

    陌悠然可不觉得他的目的就这么简单。

    “还有……嘿嘿!我想在姐姐你这里长住。”

    少年望向她,咧开一口整齐的白牙。

    “啊?为啥?”

    陌悠然被惊得不轻,她这才发现少年肩膀上挎着一个包裹,鼓鼓的,里面估计装了不少东西。

    “姐姐,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会给你一个惊喜,这就是啊!”

    少年得意洋洋道。他拿下自己肩膀上的包裹直接塞给了一旁的珵野,毫不客气地吩咐着对方,“给我拿着,重死了。”

    珵野一脸不敢置信,双目冒火,死死地瞪着少年,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谁想少年压根不理他,全程视线停留在陌悠然脸上,期待道:“姐姐,惊喜吧?”

    “简直惊吓才对。”陌悠然伸出手指戳了戳少年的脑门,骂道。骂完,她就拉着少年的手返身进了府。

    “外面冷,先进去再说。”

    “珵野,你着人收拾间院落出来。”一进屋,陌悠然就对珵野吩咐了一句。

    “别啊,姐姐,我住你院落里就行,别麻烦了。”云毓黑葡萄般的眼珠子一转,连忙反对。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陌悠然再度抬起高贵的玉指戳了戳少年的脑门,接着,她看向珵野,示意他按她吩咐的做,“珵野,你快去。”

    珵野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临走,他狠狠地瞪了云毓一眼,恨不得直接将手上抱着的包裹砸在对方脑袋上。

    苏瑾也已经悄悄退开,所以此时屋内只剩两人。

    “姐姐,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见人离开,云毓就黏了上来,挑着弯弯的眉,俏皮而又邪气。

    “想爬床!”

    “小流氓,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陌悠然往指尖呵了口热气,直接往少年的腰间挠去。心想自己再不治治这小子,这小子怕是要爬她头上去了!

    “啊哈哈!姐姐你别这样,我这不是怕你寂寞,所以才过来的,哈哈…姐姐你别挠了,我怕了怕了……”少年被挠得满地打滚,一边解释,一边求饶,眼角笑出了泪花。

    陌悠然一愣,不怎么明白少年的话,“我寂寞?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寂寞了?”

    “姐姐,我算好了,再过几日你那夫君的安全期应该到了,到时你肯定不能再跟他行房了,这还不寂寞?不过,你别怕,有我呢!以后就由我来为你暖床罢!怎么样,我好不好?像我这样体贴的男人你以后上哪找去!”少年不忘自夸,一点不害臊。

    陌悠然捏了捏他的脸皮,哭笑不得,“云毓,你这脸皮当真堪比城墙!怎么能这么厚呢!”

    “还不是为你厚的!”少年一把环住她的腰肢,一边晃一边撒娇,“姐姐,你就要了我罢。我都等这么长时间了,等得黄花菜都凉了,你就不能多多可怜我一下么~”

    就在这时,刚结束午休的苏瑾在浊衿的搀扶下从屋外端庄得体地走了进来,见着云毓环着陌悠然腰肢撒娇的情景,他并无异色。

    “殿下,这位是谁,还不快给瑾介绍一下。”他抿唇笑着,那双温润的眸打量着云毓,透着浅薄的凉意。

    “苏瑾,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陌悠然吓一跳,连忙上前小心地搀扶男子,一边心虚地询问道。

    “就刚才。”

    苏瑾撑着腰肢落座,动作极为优雅。

    “你没听见什么罢?”

    “没啊。”苏瑾一脸无辜,反问,“难道殿下您和这位公子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没,你别瞎想。”陌悠然连忙否认。

    苏瑾打量云毓的时候,云毓也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纯真大眼打量着他。此时,他就不怕死地凑上来主动搭话道:“原来你就是苏瑾公子,长得挺美的,我以前看过你的丹青,发现你真人比丹青上的好看多了。”

    “你就是云毓公子罢?”苏瑾并不计较来人的鲁莽举动,反而对其温和一笑。

    “正是,看来姐姐跟你介绍过我。”云毓欣喜道,心想姐姐果然重视他。

    “姐姐?”

    苏瑾眉毛一挑,看向身侧的女子确认道。

    陌悠然讪讪一笑,解释道:“嗯,这小子嘴甜,第一次见本殿的时候直接唤本殿‘漂亮姐姐’的,唤着唤着就习惯了,其实他与本殿同龄,只小本殿几个月份罢了。”

    苏瑾点点头,表示了解。

    “原来如此。”

    “那你有没有给他安排住处了?看他样子,他应该是想在这住下罢?”

    “已经着人给他另外收拾院落了。”陌悠然看了眼云毓,愈加心虚。因为她很确信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跟苏瑾明说她跟云毓他们几个之间的暧昧关系,可此时苏瑾已然看清一切,她怎能不做贼心虚!

    “苏瑾公子,你真好。”

    云毓还没看出两人间的暗流,只觉得感动。

    苏瑾对少年笑了笑,接着看向女子,接话道:“另外收拾院落做甚?直接让云毓公子住进殿下您的院落不就得了,反正殿下您的院落够大,空置的厢房不少,添一个人不成问题的。”

    ------题外话------

    喵争取每天多一点点哈!(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