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30章 她昨晚干坏事了!


    “姐姐,我怎么发现你挺关心我家公子的?”那双剔透的大眼定格在女子脸上,似已经洞悉她心中的九曲回廊。

    “云泣他身子不是不怎么好,我却将他的私人大夫占为己有,心里难免过意不去。”陌悠然说的是真话,自得知那个男子得有哮喘,她便对他更多了几分怜惜,心想他总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这份云淡风轻的表象背后,是否也曾有无奈的病痛过程,以及无人依靠的孤独心境。

    “只是这样么?”云毓平时虽单纯不藏心事,但也不迟钝蠢笨,更何况他如今对陌悠然上了心,陌悠然的情绪转变他都能收纳眼底,所以,陌悠然对云泣的心思对他而言并不难猜,只是他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而已。

    “云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陌悠然伸指刮了刮少年娇小挺立的鼻梁,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不是她不想说,是因为她觉得根本没必要说,自己对云泣是何种心思她很清楚,但是云泣对她的…她还是拿捏不定,她如今若表露太多,日后却未能抱得如花美眷,岂不自毁脸面?

    “我只是想探探你对我家公子的感情。”云毓嘟了嘟嘴,不再追问。

    “傻瓜,难不成你想让我娶了你家公子?”无意中的玩笑,也藏了想法。

    云毓心念一动,突然认真起来,坦诚道:“姐姐,其实我是有这个想法的,你要不考虑一下?”

    眼睛眨了眨,有点蒙。

    “姐姐,你别这样看我,我没有说笑。”

    “你试着考虑一下好不好?”

    云毓捉着女子的手摇了摇,满脸恳切。

    “可是…就算我考虑他,他也不一定考虑我呀!”陌悠然提出问题的关键。

    “没事的,姐姐,这些包在我身上,只要你答应,我就给你和我家公子牵线!”云毓拍拍胸脯,信誓旦旦道。

    “云毓,你不吃醋么?”

    陌悠然不可思议于少年的想法,有一瞬,她甚至怀疑少年究竟是不是喜欢她,不然他怎会心甘情愿地将她拱手分享于他人。

    “姐姐,我只是怜惜我家公子,这么多年,他身边不乏追求者,但他一直无心情爱之事,身上没有一丝烟火气。不过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却发现他多了点人气,由衷的笑意也比往常多了,可一细想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我便想到了姐姐你。”

    云毓拿眼定定地凝视着陌悠然,仿若求生者看着一道希望的曙光,死死地抓住,坚决不放手。

    “你的意思是…云泣的改变是自他与我相识开始的?”一石激起千层浪,陌悠然有点激动,又不敢表露太多,怕一切只是她的错觉,或者是云毓的错觉。

    “正是。”

    云毓笃定地点点头,重新在陌悠然心头投下一颗火苗。

    由心灰意冷转为斗志昂扬,陌悠然的心路历程不可谓不跌宕。

    一回自己府邸,陌悠然就收到她刚才收留的那个男子已醒来的消息,连忙赶过去,身后也跟着云毓。

    她过去的时候,苏瑾珵野一行人都在场,挤了大半间屋子,见她过来,苏瑾退散了几人。

    “殿下。”

    他迎上陌悠然,顺便握上她的指尖,试探着她手上的温度,以及时判断她是否受凉,一边对她身后的云毓点头致意,示意欢迎他归来。

    “苏瑾,本殿无碍,你别担心。”

    陌悠然的话虽是在对苏瑾说,但视线一直往里屋探,想瞧清里屋那个男子此时的状况。

    “进罢。”

    苏瑾看她见人心切,就拢着她微凉的手往里屋走。

    “你有没有与他交谈过?”几步间,陌悠然随口问出一句。

    “还没,瑾与殿下也就前脚后脚的顺序。”苏瑾的意思是他也才刚到。

    里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药味,陌悠然直直走至床榻前,见那个男子已经坐起,此时正就着一个侍人的碗喝药。

    听到她的动静,喂药的侍人连忙起身对她施礼,但陌悠然的视线直直落到他身后,定格在那个浑身是伤的男子身上。

    那个男子也看向他,浅浅迷离的烟雨,在他隽秀的眸中挥散开。

    “殿下……”

    由于手臂骨折,用平厚的木板固定着,他上半身并没有穿衣服,但从上而下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并无春光外泄。他痴怔地凝着榻前的女子,凄凉,苦楚,委屈,心酸以及怨怼,在那一抹水色中晕染开,最终汇成两行晶莹,直直落下。

    “你……”

    印象里,与眼前这个男子并无纠葛,可她为何从这个男子眼神里读出了自己是负心女的讯息。

    不等她多想,那个男子竟直接从床榻摔至地上,普通的客房配备比不上主子们住的,地面未铺柔软的地毯,青灰色的石砖冰冷坚硬,他这一摔,定摔得挺疼。

    但他并未在意这些,目光由始至终都紧紧地锁着女子,艰难地向她爬行,终于够着她的脚踝,他像溺水的人抓着浮木一般紧紧地抱着她的脚,一只手拽着她的裙摆,泪水蔓延了整张脸。

    “殿下,昨夜缠绵您都忘了么?您怎能抛弃奴这就走了呢?”

    “殿下您酒后与奴交颈时曾允诺会给奴一个名分,奴欢喜应下,交付痴心,不料第二日醒来时床榻尽空,欢喜成愁,痴心成灰,奴只想死了算了……”

    话音未落,悲泣声盖过了所有,冲击得陌悠然脑袋生疼。

    她身后的云毓被男子的话语惊得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之后一直冷眼旁观,难得深沉。

    与他这厢截然不同的是,女子身边的苏瑾直接在这悲泣声中冷了脸,开始质问地上的男子,毫无怜悯之意,“那你这满身伤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刚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府邸的门口?”他身后的珵野也一脸鄙夷之色,明显是站在他这边的。

    “四殿下见奴…叛了她,一怒之下…将奴折磨得…半死不活,奴醒来时,就在这了。”

    低泣的男子断断续续地答,双目怯怯地瞥向苏瑾,又立马垂下眸。

    “是么?”苏瑾冷笑,而这份冷笑之下,藏着不屑。

    “是…奴不敢欺瞒正君大人,更不敢欺瞒殿下。”男子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陌悠然,“殿下,您想起来了么?昨夜您酒后跟奴颠鸾倒凤,好不痴缠,奴想着都觉得害臊。”

    陌悠然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望向身边冷着脸的男子,“苏瑾,本殿颈上的吻痕…不是你留的么?”

    她现在越想越不对劲,方才醒来时苏瑾神色中的不自然,昨夜记忆的全部缺失,以及此时发生的一切,这种种迹象表明——

    她昨晚干坏事了!

    而且这件坏事十分棘手,这不,此时还有个上门讨债的。

    苏瑾听得她的问话,唇线紧绷了一下,才吐出两字,“不是。”

    陌悠然差点站不稳,细碎的记忆片段在她脑海中浮现,她仿若迷醉了一般,任由男子亲吻着她的颈项,男子的手引领着她的在他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游移。这些画面轰然炸碎她的理智,但她始终不敢相信自己昨夜竟然不明不白地身体出轨了。

    “殿下,这个人交给瑾处理罢。”

    一只温暖的手重新握上她的,寄托着关切的话语传来,出自苏瑾之口。

    “苏瑾……”

    陌悠然歉意地望着他,难受至极。她不是恨自己与别的男子就这样发生了关系,而是恨自己的不检点和不自律,跟前的男子叫什么她都不知道,可她竟就因为醉酒的关系与之颠鸾倒凤,还在两人交颈时许下给予名分的承诺,如此轻率,如此放纵,她如何对得起其他她郑重对待珍视的男子。

    “什么都别说,瑾只问殿下…您愿意交予否?”

    苏瑾明白她的意思,但并不责怪,神色再度变得温柔,包容着她的一切,无论好与坏。

    “殿下,您不能不要奴啊…四殿下已经不要奴,您再不要奴,奴会死的……”

    地上的男子突然出声祈求,因为身负重伤的关系他的脸色本就苍白,此时更是透出死气,凄凉得仿若飘零的枯叶,随风萧瑟,落土成灰。

    陌悠然望向他,突然软了心,“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见她态度有所转变,喜出望外,“奴叫束心,束缚的束,心脏的心,殿下若不喜这个名字,奴可以改。”

    “束心,束缚心脏,这个名字挺好。”陌悠然温柔一笑。

    “殿下?”她身边的苏瑾面色微变。

    “苏瑾,待他养好伤,干脆就让他陪伴本殿左右罢。”仿若将苏瑾方才的话当成了耳旁风,陌悠然兀自做下决定。虽是在征求苏瑾的意见,但已成定局。

    苏瑾面色变了变,突然,他竟展颜一笑,“好。”

    “奴谢过殿下收留之恩。”束心感激涕零,当即朝着陌悠然磕头谢恩。

    “把你这张脸抬起来给本殿瞧瞧。”

    陌悠然折腰挑起男子下巴,仔细地打量着他的面容,忽然满意地笑了,“倒是个美人坯子。”

    “殿下过奖。”束心娇羞地睇了女子一眼。

    “姐姐,我先回去休息了。”见陌悠然重新将束心抱回床榻上,久未出声的云毓告辞离去。照理,见陌悠然突然招惹这么一朵野花,一向不藏情绪的他应该是第一个跳出反对的,但他今天异常安静乖巧,走的时候未流露出一丝怨怼的情绪。

    ------题外话------

    【公告】:

    其一,/(ㄒoㄒ)/~即将答辩了,有点忙。

    其二,尽量更新。

    其三,束心不是男主,别误会。(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