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2章 你到底是谁!


    “殿下,为夫刚才没听错罢?”一直站在萧浅鸢身旁的嵇选突然怔怔出声,都怀疑自己耳朵方才是否出现了幻听。

    “选儿没有听错。”萧浅鸢循着感觉紧紧握住他的手,言语间流露出欣喜。

    在这之前,萧浅鸢已经接触数位名医,治疗效果却都不佳,所以嵇选除了期盼,也生怕这次的情况如往常一般令他失望。他见女子面露欣喜,不忍心伤她,便故作轻松笑言,“但愿五殿下这次寻的是靠谱之人。”

    相较于他,萧浅鸢却显得无比自信,语气也分外笃定,“本殿相信五皇弟。”

    ……

    夜幕降临前,珵野按时归来,一切如常,只是其脸色却比方才未出门前苍白稍许,被眼尖的陌悠然注意到。

    她并未多想,只随口问出一句,“珵野,这一整天你都去哪了,怎玩得这般累?”

    “保密。”

    珵野横了她一眼,径自越过她行去自己的厢房,将门关合之际,见女子竟轻巧地跟了上来,还在门完全闭合之前以手制住门扉,令他关也不是,开也不是。心中恼怒,琉璃般的大眼倏然瞪向女子,质问道:“你干什么!”

    少年的脸色异常苍白,额上渗着细密的汗珠,这是陌悠然从三寸宽的门缝中所观察到的情景。因此,她推翻了自己方才的想法,心里生出担忧。

    “珵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本殿?”

    少年的视线游离起来,随即又正眼瞪向门外的女子,掩饰起心虚的情绪,不愿多言,“我…我只是玩得太累,你别多想。”

    说罢,他就强硬拨开女子抵在门上的手,接着快速将门合上。

    “程野!”

    陌悠然叩了叩门,见屋内少年不再应答,也不多纠缠,转身悻悻离开。

    一回身,见苏瑾就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她连忙迎上前去。体谅男子现在挺着肚子,久站劳累,她便与浊衿一齐将他往自己屋内搀去,“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苏瑾并不答,只另外询问,话语间含着浅浅的关切之意,“程野他怎么了?”他已怀有六个月的身孕,平日行路时的动作比之以前愈加小心翼翼,此时借由陌悠然陪伴在侧,他才稍稍加快步伐,身上被肚子撑起的月白锦袍并不显厚重,反而儒雅依旧。

    “貌似因为玩得太累,脸色都不大好。”

    进屋,陌悠然将男子安置到软榻上,给他腰部垫了个靠枕,才安心坐于一旁,拿起一个橘子剥了起来。

    苏瑾见她体贴的举动,心里暖融融的。

    不一会,陌悠然便将橘子剥好,分了一半给男子,另一半自己吃。

    苏瑾接过,分外珍惜地拢在手心里,一颗一颗地吃着。

    陌悠然吃完,又拿起一个剥了起来,见男子犹犹豫豫的神情,便先起了开头,“苏瑾,你是不是有话想与本殿说。”

    苏瑾吃橘子的动作一顿,无声点头。

    沉默片刻,他才提出,“殿下,瑾的娘亲想邀您明日酉时前去忘忧阁参宴。”

    “什么宴会?”陌悠然继续悠哉悠哉地剥着橘子,丝毫不受影响。

    “貌似是瑾那位三妹执意要提前办一场庆祝生辰的宴会,娘亲拗不过她,便答应了。另外,三妹还执意邀请您过去参加她宴会,怕您不答应,才会搬出娘亲,希望殿下您别介意。”怕她对自己娘亲生出误解,苏瑾连忙详细解释。

    “那拜托苏瑾给本殿回绝了罢。”陌悠然不慌不忙地拨出一瓣橘肉塞入男子口中,面上笑意斐然,却掺杂着丝丝冷意。

    苏瑾一愣,未料到陌悠然会拒绝,“为何?”

    “明日酉时本殿正好有其他事。”

    “何事?”

    “昨夜本殿不小心将人放走,自然要采取些补救的措施,这样本殿才好跟三皇姐交代。”

    苏瑾心思一转,瞬间猜测到她的想法,“殿下莫非想贸然闯入太女府对太女殿下的盲眼做手脚?”

    陌悠然一扬眉,并不否认。

    “殿下……”

    苏瑾立时流露出不赞同的情绪,只是,不等他将想说的话说出口,唇就被女子以指抵住,听她缓缓道出一句,“苏瑾,本殿从不做没把握之事。”

    因这句,他焦躁的内心瞬间安定下来,视线落至女子脸上,温柔中浮动着无人动摇的坚定。

    “瑾相信殿下。”

    ……

    这日酉时,所谓的贵客对太女府准时登门拜访。

    来人黑纱遮面,仅露出一双精明市侩的细长眼眸。伏信不敢怠慢她,连忙恭敬热情地将她迎入萧浅鸢的院子。行路过程中,他将女子细致地打量了一番,发现她腰间挂着一只别致的葫酒葫芦,随着她沉稳的步伐轻轻晃着,脚蹬一双马靴,上面还沾着些许草灰,可见来人平日里是个不拘小节之人,种种呈现在他眼里的特征,与他印象中所知的那个人物身上的特征皆对得上号,悬着的心便踏实了几分。

    “哎呀~这太女府内的景致真不错!”一路上,女子刘姥姥进大观园般四处好奇地张望着。

    “大人谬赞。”见女子此番言行,伏信的内心愈加踏实几分,崇敬之意溢于言表。

    “太女殿下那双眼当真看不见了?”女子颇为惋惜。周边的景致如此美丽,只是某人却无力欣赏,怎么想都觉得可惜。

    “当真。”

    “大人待会瞧了便知。”

    伏信不再多言,专心领路。至一间屋外,他驻足,对屋内人恭敬禀告,“殿下,人已带到。”

    “让洛前辈进来罢。”屋内传出低沉的成熟声线,虽极力镇定,却掩饰不了其中的欣喜和期待。

    “是。”伏信点点头,开门,示意身侧女子进屋,“大人请入。”

    女子点头致意,就抬步走了进去。微微眯眸,她才适应里面昏暗的光线。

    屋内,一身日常便装的萧浅鸢端坐于书案后,即使来人是也许能治好她盲眼的洛千袭,她依旧端着高位者的架子,对来人虚虚展臂,示意其落座,“洛前辈请坐。”

    “太女殿下为何不点灯?”借着窗外漏进的浅浅月华,洛千袭才瞧清萧浅鸢的面容,不禁疑惑询问。

    “本殿目中无光,点灯又有何用?”萧浅鸢哀哀一叹,一脸悲伤。

    “太女殿下今日请老身过来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让老身为你治眼?”洛千袭略微讶异,手下意识地摸上腰间的酒葫芦,欲饮。

    “自然是有这个目的。”萧浅鸢略一思索,便转了语调,几分犹豫,“只是……本殿听闻前辈救人全凭喜好,所以才不敢妄自提出。”在她想法里,她是尊贵的太女殿下,洛千袭应当自愿为她赴汤蹈火才是,日后自己登基为帝,自然少不了她的好处。奈何五皇弟这次竟一再叮嘱她莫得罪此女,再一想自己的希望如今全寄托在此女身上,所以她此时只得耐下心与对方周旋。

    “太女府上可有上等佳酿?”洛千袭随口问出一句。自入太女府,她就未饮上一口美酒,此时终于按捺不住,当即拿下自己挂于腰间的酒葫芦,拨开盖子豪饮几口,一脸满足。

    萧浅鸢闻见弥漫在空中的酒香,立时辨别出女子喝的何种酒,欢喜应和道:“洛前辈好品味,九幽醉本殿府上正好珍藏了些许,洛前辈若想要,尽管拿便是。”

    “拿尽也可以么?”洛千袭眼眸一亮,惊喜万分。

    萧浅鸢暗暗咬牙,九幽醉乃极品藏酒,千金一坛,她那地窖里统共也就十坛,若被洛千袭全拿去,损失也是惨重。但此时她有求于人家,又怎能不答应人家的要求?

    “……嗯,可以。”三个字几乎用尽她全身力气。

    “成交!”洛千袭欣喜地弹跳起身,直接落至案前,抬起萧浅鸢下巴细细地瞧了起来

    萧浅鸢吓一跳,“你做什么!”

    “老身既然已经收下您的礼,自然要履行自己的义务。”洛千袭邪笑,细长的眸中极快地掠过一丝狠毒。

    “乖,让老身好好瞧瞧您的眼究竟盲到了何种程度……”她柔声诱哄着,在寂静黑暗的空间内凝成一曲具有催眠效用的幽语。

    萧浅鸢仿若着了魔,乖乖仰起脸,任女子冰冷的指尖在她眼周缓缓流连。

    就在时间凝滞之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忽以破竹之势从她喉中溢出,只因刚才还在她耳畔温柔低语的人竟转瞬变成了魔鬼,硬生生挖出她两只眼,黏连着血肉,毫不含糊。

    “砰”的一声,门被破开,伏信领人闯进,同时焦急询问,“殿下怎么了!”

    灯被洛千袭点亮,他才看清萧浅鸢满脸腥红的血,最为显眼的是她那两个空洞洞的眼窟窿,吓得他忍不住尖叫。

    萧浅鸢受不住这份剧烈的疼痛,直接昏死过去,整个人软泥般趴伏在案上,案上干净的宣纸也瞬间被血染脏,凄惨得令人心颤。

    而案前的女人却始终悠然自得,手上握着两颗滴答着鲜血的眼珠,恣意把玩,黑纱已经重新遮面,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那双细长眸中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却骗不了人。

    伏信机警,已着人将她团团围住,面露杀意。

    “你到底是谁!”

    ------题外话------

    ╮(╯_╰)╭喵最近正式毕业了,一直在整理宿舍的东西,今日下午便打道回府,特别累……(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