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5章 那便一直喜欢下去


    平日里陌悠然进云毓院落的时候,那个明艳的少年听得她的动静都会风风火火地跑出来迎接她。可今日,她进他院落,只见那少年躲在门背后安静地瞧着她走近,一双红红的清澈大眼里盈满水雾,仿若下一秒便要变成一位泪美人。她心疼地抚上他的脸颊,询问道:“怎么你也一脸怨念?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

    少年不答,目光直愣愣地盯着她。她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我?”

    “昨晚你去哪了?是不是去花柳巷找小倌了?”云毓终于出声,话语间都含着一股浓浓的怨怼。

    “原来你都已经知道。”陌悠然顿时一阵头疼,苏瑾那边她都应付不来,再加上眼前这位,她真有种想逃离的冲动。

    “你会人抬进来那会,我便知道了。”云毓见她并不想解释,当即不悦地横了她一眼,嘟着嘴转身往屋内走去。

    “云毓!”

    背影再现眼前,陌悠然心里突然一阵后怕,连忙快步上前从少年身后拥住他,低声祈求,“请你相信我,相处这些日子,你难道还不知我的为人。”

    “那昨夜到底发生什么了!”云毓气恼地逼问道。上次有人抢先占到姐姐的便宜他已经够憋屈了,这次又来一位,他真有种杀人的冲动!

    陌悠然暗暗咬了咬牙,才坦白,“我承认,我昨夜是与一个陌生的男子发生了关系,但并非我请愿。”

    “什么意思?”云毓听出不寻常,他猛然转身将视线落至她身上,抬手想脱她衣服查看里面的情况,“难道是那个男子强迫你的?”

    陌悠然的脸立时臊得发烫,一边躲开,一边下意识地否认,“不是,我只是为了报恩,昨夜那人恰巧帮了我一次,我为了报恩,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他给他开苞。”天知道她此刻有多么违心!

    “他帮你什么了?”云毓被分散了注意力,不再坚持查身。

    “我离开太女府后有人跟踪我,是他帮我避开的。”

    趁着少年怔愣的功夫,她顺手将手中的木匣子塞进了他手里,“喏,你要的眼珠,我给你带回来了。”

    云毓打开一看,面上立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姐姐,你稍等。”说罢,他就拿着木匣子进了自己的里屋。

    陌悠然知他是要将那两颗眼珠另外安置,也没多问,径自寻了处座位坐下。看见桌子上有糕点,她才想起自己今日还没进食,当即拈起一块吃了起来。

    才过片刻,少年从里屋急匆匆地跑了出来,手上似乎拿着什么。

    “姐姐!木匣子内衬下怎么有张纸条?”

    “什么纸条?”陌悠然一惊。木匣子就是少年昨日趁她未离府给她的,里面以至寒的冰玉为内衬,目的就是为了保持那两颗眼珠的新鲜度,走前,她检查过木匣子,里面除了冰玉再无其他,今日里面也顶多添两颗眼珠,怎会无端多张纸条?

    “就是这个。”少年将纸条递给她,也一脸郁闷,“我本来还以为是你放的,但一看上面并不是你的字迹,便觉得蹊跷,才拿出来问你的?”

    纸条小小的一张,指甲盖大小,陌悠然努力抚平,才看清上面写着两个字“非鸢”,字写得虽然潦草,但并不散,很有力道。看着这字迹,陌悠然脑海里立时浮现昨夜那个侵犯她的男子,一颗心突然砰砰跳得厉害,预感不妙。

    “姐姐,这张纸条到底是谁放的?不会是昨夜与你发生关系的那个男子罢?”

    “云毓,你去看一下那两颗眼珠是否已经完全坏死。”这张纸条是那个男子放的无疑,因为除了他,她想不到第二人。此时无论那个男子究竟什么身份,她都相信他不可能平白无故放这张纸条,重重事件联系起来,她是不是可以将这纸条上的两个字理解为那两颗眼珠子并非萧浅鸢本人的。

    “姐姐,你难道看懂了这两个字背后的意思?”云毓一头雾水。

    “你快去!我等你。”陌悠然催促道,面色沉重。

    “好。”云毓见她神情便知事情不简单,连忙转身进了屋,开始细细查看那对眼珠子。

    过了将近一炷香的功夫,他才走出,面色有些古怪。

    陌悠然已将他桌上的糕点全部下腹,此时正掏出帕子擦拭自己的手指。

    “怎么样?”见少年面色,她心里已经有底。

    “眼珠子是已经完全坏死,但并非我那特制的障目粉所致,而是由外力损伤。而且……”

    “而且什么?”陌悠然迫不及待地追问。

    “损伤不足三天。”云毓最近虽执着研究毒术,但医理也从未耽搁,所以他此时很肯定自己的判断。

    “非鸢”两字背后的意义,他也终于有所理解,“姐姐,你昨夜见到的难道不是太女本人吗?”

    “我应该是被耍了。”陌悠然无奈叹息。她心中倒没太多失落,只是诧异,未想到萧浅鸢竟然早已经知晓她的行动,昨夜那些自她从太女府出来就一直跟踪着她的人应该就是此女的人,目的恐怕就是为了杀她灭口。这样说来,昨夜那个男子算是救了她一命,因为她觉得自己若与那些人照面,也许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尤其两日前经历被洛卿欢用内力震伤一事后,她对自己的自信值便比之以前降了许多。

    “姐姐接下来有何打算?”云毓一脸担忧。他一直以为太女是个好捏的软柿子,可此时他才知自己这个想法是大错特错。

    “既然太女对我已有防备,我再想对她下手已无可能。”萧浅鸢之所以会提前防备她,恐怕是因为那对母女早在她行动之前就知会了此女。

    “云毓,被你那障目粉弄瞎的眼睛可还有治愈的可能性?”那日是她本人亲自闯入御书房后来让随身的死士代替她被擒,所以她很确信萧浅鸢的眼睛已经被她弄瞎,只是这障目粉的功效究竟如何,她并没有向云毓问清楚。

    “若是其他大夫,便是她们寻遍这世间所有珍贵药材,也注定徒劳。只是…若是洛千袭的话,却有几分可能。”云毓对自己研制出来的东西一向都很自信,可碰上洛千袭这样的泰斗级人物,他这份自信还是会有所动摇。

    “姐姐你别忘了,洛千袭不仅医术超群,而且毒技高超。若她将这两样结合起来,以毒攻毒,说不定真的能治好太女的眼睛。”他说出自己的理由,心里没底。

    “也好。”陌悠然冷冷地扯了扯唇角,并不在意。

    “姐姐,你不是想夺嫡的?若太女的眼睛被治好,你就没有机会了。”云毓却担忧不已。他起初知晓女子深藏于心的野心之时,并不意外,反而很欣慰地接受并支持,心想他看上的女人又怎会是平庸之辈。

    “云毓,你别忘了,想当九五之尊的皇女可不止我和太女。所以,太女陨落,我反而要集中精力对付其他皇女,可我财势目前仍薄弱,你觉得我赢的可能性大么?与其如此,还不如作壁上观,养精蓄锐。”

    云毓听着她的话若有所思,“姐姐说得有道理。”

    陌悠然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突然转移话题道:“我接下来准备去一趟烟雨阁,你去不去?”

    “姐姐是去见我家公子么?”云毓猜测道。

    “嗯。”

    “那我不去了。”云毓当即摆手拒绝。他如今对谁小气也不会对自家兄长小气,自从确认陌悠然对他家兄长并不排斥,他便愈加想撮合两人,此时陌悠然要去见他兄长,他才不想去当两人的电灯泡。

    他开头的一个“那”字意味深长,陌悠然心细,自然能看出他心中的小九九,心中莫名不悦,“云毓,你就这么想撮合我跟云泣?究竟为何?”

    云毓目光微闪,生怕女子猜出他和云泣之间的关系,“也…也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过去肯定是与我家公子谈公事的,所以才不想跟过去掺和。”

    “真的只是这样?”陌悠然才不信。

    “嗯嗯。”

    “云毓,你记住了,身为我的男人,就别总想着将我推给别的男子,因为一旦这样我会有种你根本不在乎我的错觉。”

    “我如果喜欢某个男子,我自己会争取,这是我作为一个女人最基本应该做到的事情,是我的尊严,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明白。”在云毓眼里,女子此时的形象突然变得无比高大可靠,他不由地看痴了,“姐姐,我真的好喜欢这样的你。”

    “那便一直喜欢下去。”陌悠然凑近在男子粉嘟嘟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吻,留下一句“走了”,便转身离去。

    云毓目送她离开,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唇,突然痴痴地笑了,“何止喜欢,简直快爱入骨髓。”

    冬至过去,天气愈加严寒,冷风吹在脸上,一阵刺骨的疼。陌悠然为了节省时间,披了件大氅就直接上了马,向烟雨阁的方向狂奔而去,身后跟着孤尘和阿瓷。

    “阿瓷,你去一趟尹府,给本殿送封信。”半路上,陌悠然突然对阿瓷出声吩咐,同时一封信从她手上飞出,精准地飞向仍在马上飞驰的阿瓷的方向。

    “好的!殿下。”阿瓷爽快应下,接到信,他便转了方向,去往尹府。

    路上行人甚少,一直憋着一口气的孤尘突然飞身而起,弃下自己马,改坐到陌悠然的马上。

    稳稳地落于女子身后,他从女子手中抢过缰绳,身下的马不曾减速。

    “孤尘,你做什么!”陌悠然还是被吓一跳,只是反应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已在男子怀里,心里的惊惶未定瞬间消散干净,安心靠入男子怀里,汲取他身上的暖意。

    “昨夜之事,下不为例!”突然,耳畔传来男子低沉的嗓音,严肃不容置喙的语调,她转头抬眸看去,发现男子眼眶红红,眼底还聚着乌青,原本桃红的饱满唇瓣此时却毫无光泽,紧抿着成可刀削般的直线,明显是在生气,她微微心疼,抬手抚了抚男子俊美秀气的脸颊,承诺道:“本殿答应你。”

    紧绷的脸终于有所缓和,“殿下曾言会娶孤尘,可不能反悔。”

    “只要你不悔,本殿自当乐意兑现承诺。”陌悠然肯定道。

    “到了。”

    抵达目的地,孤尘抱着陌悠然下了马,这一幕恰好被另一人收入眼中。

    那人恰好从烟雨阁前曲折的水上长廊走出,身上穿着暗紫绣花裙装,芙蓉面上妆容精致,一双杏眼里面含着狡黠的笑意,戏谑的视线直直落在两人身上,故作夸张地惊叹,“呦~真是一对恩爱的鄙人,光天化日之下都不忘在别人面前秀恩爱。”

    “你怎么在这?”来人正是逍遥宫宫主夜微澜,陌悠然见着她,些微诧异。

    ------题外话------

    ╮(╯_╰)╭本来想今天双更补上昨天的,但是太晚了,另外一更三千未满,只好明天补哈!(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