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6章 殿下莫非在质疑我的榻上功夫?


    “鄙人怎么不能在这?区区玩乐之所,难道就准殿下您来不准鄙人这等草民来啊?”夜微澜熟络地将胳膊挂上陌悠然的脖子,目光却直勾勾地落在孤尘脸上,欣赏着他的美色。

    “你明知本殿不是这个意思。”陌悠然在女子身上闻着一股香气,倏然蹙了眉,心口闷闷的。

    “好吧,鄙人告诉你一个秘密。”夜微澜突然凑至陌悠然耳畔,悄悄言,“其实…我心爱之人就在烟雨阁。”

    “谁?”陌悠然连忙问,故作好奇,其实她心中已经有底。

    “暂时不想说,等鄙人将人家追到手鄙人再告诉你。”夜微澜调皮道,她忽地将视线在陌悠然和孤尘之间暧昧流转,“话说,你们俩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想体验一把勾栏院里的闺房之趣罢?”

    “本殿没那么闲。”陌悠然一把拂开夜微澜挂在她脖子上的手臂,清冷告辞,“本殿还有事,先进去了,他日有空再约。”

    “好,后会有期!”夜微澜爽快答应,转身在下人的搀扶下登上了自己的华贵马车。

    陌悠然则进了烟雨阁,一路上面色阴沉不定。

    云泣此时正在一间宽敞的雅房内抚琴,陌悠然走进雅房的时候,他也仿若未察觉,依旧入神地弹奏着,琴声余音绕梁,久久不散,宛若山涧中缓缓流淌的溪水声,清越婉转。

    听得如此天籁,陌悠然忍不住驻足,认真倾听。

    良久,琴声才渐渐消弭,男子抬起灵秀的眸,笑意浅浅地望向驻足于琴前的女子,启口,嗓音儒雅磁性,却也清冷若仙,“殿下听出了什么?”

    “本殿只听出了无情无欲。”

    陌悠然走近男子,手指搭上他肩颈交接的部位,人在他身后徘徊,手指在其后颈处流连。

    “云泣,本殿可否问你一个问题?”她此时的嗓音倏然变得低沉,仿若从地狱里传出的幽幽鬼语,蛊惑动人。

    “殿下请问。”后颈处传来痒意,但云泣并不避开,任女子撩动他心底的一片死海。

    “你…究竟有多少入幕之宾?”

    “但凡对我而言有用的,上至王侯将相,下至民间草莽,应该都有。”

    云泣在女子尖锐的目光下颇为认真地想了想,才肯定回道:“若细算,应有百位。”

    “这么说的话,本殿是因为对你有用,所以才被你纳瑾入幕之宾一列是么?”陌悠然莫名愤怒,心底的郁闷情绪早已写在脸上。

    “殿下心里有底,何必明知故问?”云泣抬眸对她平静而视,宣判着他对她的无情。

    “那位逍遥宫宫主也是你的入幕之宾吗?”方才她在夜微澜身上闻见一股香气,似曾相识,仔细一想才想起这香气是云泣屋内最爱用的一种熏香特有的香气。浓而不艳,香而不俗,雅致如墨,清新如兰,这种熏香有一个雅名——鹿嗅香,千金一两,这烟雨阁能用得起这种熏香的人唯有云泣。

    “殿下莫非方才见着本尊了?”云泣也不否认,甚至有些明白她此刻为何突然如此吃味。

    “是。”陌悠然咬牙切齿,想起自己曾经还传授过夜微澜关于如何追男人的秘笈,简直想吐血!她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去帮自己的情敌追自己喜欢的男人!

    “她们虽都是我入幕之宾,但从未与我有过身体接触。听了这句,殿下心里可有好受些?”男子突然抬手将她的手拢入自己手心,用力一带,将她拉入自己怀里。

    陌悠然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坐到了男子的腿上,男子身上的清冷兰香弥漫鼻间,她有些恍惚,手指轻轻地搭在男子肩膀上,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这一切只是她自己编织出来的幻觉,“云泣,你…这是何意?”

    “殿下不妨再听我弹一曲。”

    云泣再次将手抚上面前的琴弦,手指一压一扣,一缕激荡起伏的曲调从他华美如玉的手指间流泻而出,男子身上的清冷气质倏然变幻,身后发丝无风自动,灵秀双目含了情,暖色薄唇多了欲,烟黛色的长眉微锁,仿若一个为情所困的痴情男子,陌悠然望着此时的他,不由地失神痴迷,心跳加剧,恨不得直接将他扑倒为快。

    “这次殿下听出了什么?”云泣再问。

    “相思入骨,愿作比翼?”陌悠然反问。她此时终于鼓足勇气,将自己的手牢牢地勾上他颈项,占有欲十足。

    云泣未答,双臂自然地搂上她腰肢,仿若已经做过百回,丝毫不见生疏。

    他问,算是作答,“殿下这段时日可思念云泣?”

    “本殿对未得手的东西一向印象深刻,所以自然是思念着的。”

    “云泣,你这番…是对本殿表露心意了么?本殿有点不敢置信。”曾经男子明明与她说过,要看她表现的,可是她如今还未成就自己的一番伟业,男子就提早应了她对他的追求之心,这仿若天上掉美味的馅饼,不真实得令她都怀疑这美味的馅饼是不是有毒。

    “殿下不必怀疑,是我自己想通了。既然选择了您,我自当对您一心一意。”苏瑾低头吻了吻女子柔软的发丝,褪去清冷的语调仿若一段温柔的低吟浅唱。

    “选择了本殿?”敏感心细地陌悠然却倏然蹙起眉,“你何曾选择过本殿?若说有,也最多止于你愿意辅佐本殿的拥护之心,难道就因为这个,你才愿意对本殿施舍你的感情?”

    “殿下对自己真的一点自信都没有么?”云泣勾起她小巧下巴,目光深邃。

    上一次见面,两人之间仍带着淡淡的疏离,这个男子还平静淡然地瞧着她与云毓之间的亲昵,这一次,他却在她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将她亲昵搂入怀里,向她倾诉心意,悬殊如此之大,几分真,几分假,她真的辨不清。

    陌悠然无比慌乱,也无比沮丧,她颇为怨念地望着男子,低低道:“本殿不知。云泣,你知道么,这世间人的心理本殿基本都能窥探一二,可唯独你的,本殿一分一毫都看不懂,你让本殿如何信你?”

    “那这样呢?”

    云泣浅笑,问罢,他倏然低头吻住女子唇瓣,浓郁的兰香瞬间笼罩住女子整个人,生涩地辗转流连,两侧雪颊透出微微的粉意,仿若白玉中自然馈赠的粉黛色泽,如霞如樱。

    陌悠然几乎快窒息,并不是因为快没气而窒息,而是因为太惊讶,惊讶于男子的主动献吻行为,更惊讶于男子的生涩吻技。

    “殿下若还不信,我今夜便献身于您。”云泣微微离开她的唇畔,气息紊乱,鼻尖上因为紧张而沁出的汗津陌悠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别,你把吻技练熟了本殿才敢让你上本殿的床榻,不然本殿可要遭罪。”吻技好,前戏才能完美,这是她从这几个月和苏瑾之间的闺房之趣中得出的经验。

    “殿下莫非在质疑我的榻上功夫?”身为男人的尊严受到质疑,就连一向清冷如仙的云泣也不能忍,他挑着好看的眉,灵秀俊逸的眸深深地望着女子,仿若她敢说个“是”字,他下一刻就会将她抱**榻好好展现他的雄风。

    “没…没有,本殿只是想将两人间最美好的初夜留到新婚洞房花烛夜。”陌悠然此刻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因为她始终相信一个男子不会将自己宝贵的初吻随便送给一个他不爱的女子。

    云泣这才满意,将陌悠然柔软的手重新揣入自己手里,接着覆上自己心口的位置,“我的心意,殿下日后时时刻刻都得记着,明白么?”

    “明白。以后云泣心中有本殿,本殿心中也有云泣。”陌悠然此时心窝里跟蜜一样甜,十分珍惜这份对她而言得来不易的感情。

    “那殿下日后该听话了罢?”云泣突然转移了话题。

    “什么?”陌悠然装傻。

    “我上次绘制的丹青殿下可还喜欢?”云泣索性翻起旧账。

    “喜…喜欢。”陌悠然心虚,想从男子身上下来,逃离。

    云泣的手臂此时倏然变得坚固如铁,紧紧地圈着她,一边继续逼问,“既然喜欢,殿下为何不仔细记下上面的内容然后照做?”

    “本殿不是做了?”前阵子,云泣曾赠予她一卷墨兰的丹青,但这不仅是一卷丹青,更是一封信,上面叮嘱她做三件事。其一,放走洛千袭,其二,放离珵野一日,其三,去赴苏然的私人晚宴。她做了前两件,唯独第三件未做。

    “为何不去赴宴?”云泣见女子毫无悔意,有些无奈。

    “不想去就是不想去!”陌悠然难得流露出孩子气的任性一面。

    “为何?快告诉我。”云泣凑近她耳畔,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在男子的轻巧撩拨下,陌悠然重重吸气,只好不情不愿地吐出自己的理由,“本殿听说苏然也成了你的入幕之宾。”

    “原来殿下是因为嫉妒。”灵秀的眸中染了三分笑意,比昙花一现还要惊艳的美感跃然陌悠然眼里,她连忙转开视线,不快道:“云泣,本殿知道你是在为本殿铺路,但是本殿并不喜你为了本殿出卖自己的美色,每每想到这点,即使那时本殿跟你之间还未确定心意,本殿心里也还是不舒服,这种心情你不会明白的。”

    “我明白。”云泣收紧手臂,将女子更亲密地抱入自己怀里,心湖**。

    “但今日过后,本殿又想通了。”陌悠然继续下文,面上突然露出由衷的笑意。

    “殿下想通什么了?”云泣询问道。

    “你入幕之宾虽多,但从未让她们对你做出越礼之举,这点令本殿既放心又欣慰。最重要的是,本殿的男人被那么多女人喜欢着,可见他有多么优秀,本殿应该自豪不是么?”

    “其实…不止女人,还有男人。”云泣低笑。

    “……”

    “殿下,您以后一定要听话,好么?”云泣不理她的黑脸,径自抬手摸着她的发,语气恳切,像一个长辈叮嘱自己的晚辈。

    陌悠然再次多疑,“云泣,你不会就是为了想让本殿听你话所以才在今日对本殿表明心意的罢?还是说,你根本不爱本殿,刚才那些浓情蜜意不过是你营造的假象唔……”

    不等她说完,云泣已经再次堵住她的唇,这次不再是温柔地亲吻,而是凶猛地啃咬,陌悠然敷过药才消肿的红唇再度饱满起来,令她苦不堪言。

    “殿下,我承认,我是为了让您安心日后能更尽职地完成我交付的任务所以才提前对您表明心意,但这并不代表我赋予了您质疑我感情的权利。”云泣抬手抹了抹她唇上的晶莹,平日里一贯温柔平静的语调此时竟变得异常强硬,不容置疑。

    “哦。”陌悠然双目水亮地望着他,露出乖巧可人的表情,实乃难得。她方才其实故意那般质疑,目的就是为了瞧瞧男子动怒的模样,结果出人意料地令她欢喜。这个以前她只敢远观却不敢靠近的男子如今终于属于她,他的七情六欲,他的别样风情,以后都将只为她一人展现,她何其荣幸。

    云泣见她红唇上才愈合的裂口因为他方才的蹂躏重新渗出鲜血,无比妖冶风情,他强摁下再度在这温软诱惑上一亲芳泽的冲动,将她抱起,走入自己的里屋,寻出药箱,温柔地为她搽起了药,一边问着,“殿下今日过来寻我所为何事?”

    “本殿想让你查一个人。”陌悠然终于想起正事。

    “殿下请说。”

    “媚娘子。”若她没记错的话,那次与洛千袭一块赌博并占尽她便宜的风流女子曾被洛千袭称作这个名。

    ……

    这日,陌悠然去了一趟嫣王府,如上次一般,从后花园潜入,再进密道,见到萧浅嫣的时候,她立时将“自责”两字写在脸上,连连歉意,换来萧浅嫣的包容宽慰。

    “九皇妹,我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不是么?况且,那些人能逃出生天也是我后方的人办事不力所致。”

    她今日身穿一袭藕色的抹胸襦裙,裙装上绣着百合的图案,如墨的发上插了几朵浅粉的珠花,额上配以相同样式的花钿,比之她寻常的妖娆打扮俏丽清爽许多。

    相较而言,陌悠然今日的穿着偏性感。萧浅嫣屋内烤了火盆,温度堪比春日,陌悠然脱去最外面的锦绣大氅以及弹花暗纹锦袍,便露出里面的裙装,暗紫绣花的百褶裙为内衬,外罩撒花烟罗衫,如雪的白皙肌肤若隐若现,柔软的发丝今早被珵野的巧手绾成参鸾髻,上缀碧玉瓒凤点翠钗,垂两缕于肩上,优美锁骨必现,魅惑动人。

    “后方的人?”

    “那夜那些人狼狈逃回的路上,我也安排了些人,目的自然是为了将她们全部歼灭,可惜我终归还是太低估她们,最终让她们给逃了。”萧浅嫣如实坦白,话语间颇有惋惜之意。

    陌悠然被惊出冷汗,心想那夜萧浅嫣若事成,这五毒门日后怕是会彻底败落,“原来三皇姐还留有后招啊,那五毒门被袭一事是不是你做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做起事情来的确狠辣,没有半分顾忌。

    “那倒不是,貌似是另一方势力。”

    “三皇姐可已经查出?”

    “这还用查么?九皇妹想想如今在这朝中除了你,我,以及太女,还有谁有资格争夺皇位。”萧浅嫣的红唇突然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眸中流露出不屑。

    陌悠然自然知道是谁,却故作思考模样,片刻,才给出回答,“三皇姐指的是四皇姐么?”

    “九皇妹,你在我面前不必做戏,前阵子四皇妹请你去她府上喝酒,其用意怕是不单纯罢?”妩媚形状的眼眸突然紧紧地凝着她,仿若能洞悉她的内心。

    ------题外话------

    献上云泣和悠然的糖,明天尽力三更,相当于万更啊(╯﹏╰)……(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