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8章 不作会死么?


    “九皇妹……”萧浅嫣错愕。

    孤尘这边,他已经接住陌悠然,并将她紧紧搂入怀里。

    萧浅嫣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袖内掏出一块令牌塞进孤尘手里,“将这个令牌交给本殿的马夫,让她送九皇妹回去。”

    “多谢。”孤尘也不客气,点头致意后,便打横抱起陌悠然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金玉阁。

    回祎王府后,孤尘想将陌悠然搀去她自己院落,却不料半路上陌悠然非吵着要去苏瑾的院落,他只好依言将她送过去。

    “她怎么了?”

    苏瑾本来已经入睡,却不料浊衿突然闯入房内向他禀告殿下过来了,他只好披衣起身出门相迎。

    门才拉开,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就扑入他怀里,将他紧紧环住,嘴上满足地嘟囔着他的名。

    “殿下她喝多了,请正君多担待。”孤尘对苏瑾拱了拱手,就一闪身离开了他的视野。

    “殿下快进屋罢。”苏瑾大着肚子扶不动怀里的女子,便拍拍她的背,示意她自己站起来走。

    陌悠然不听,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还抬起头对他灿烂一笑,醉话连篇,“苏瑾,本殿今天没有在花柳巷留宿哦!三皇姐要给本殿包厢房,本殿拒绝了,坚持要回来,本殿乖罢?”

    苏瑾目光一窒,环着女子的手臂倏然收紧了几分,“殿下您醉了,快进去歇息罢。”

    这次陌悠然没排斥,只揉了揉自己的人中,含糊道:“本殿头晕,走不动。”

    苏瑾对一旁的浊衿使了个眼色,于是两人一起将女子搀进了屋内。

    终于将女子安置到床榻,苏瑾低身脱去她鞋袜,一边对浊衿吩咐道:“去打些热水。”

    “是,公子。”

    不一会,浊衿打水过来,心疼自家公子挺着肚子不便操劳,便主动请缨,“公子,让奴来为殿下擦身罢。”

    “不用,你先出去罢。”苏瑾从水里拧起一块布巾就开始擦拭榻上女子的脸颊,动作十分轻柔。

    浊衿见男子坚持亲自来,只好默默退离。

    擦完脸,他开始解女子身上的衣服,女子貌似在半醒的状态,无比配合。

    给她打理干净,苏瑾给她掖上被褥,就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却不料女子突然醒来,紧紧拽着他的袖子不让他走,妖艳的眸水汪汪地凝着他,软糯询问,“你去哪?”

    “殿下今日就在瑾房内睡罢,瑾去隔壁客房睡。”

    “别走!苏瑾现在就这么嫌弃本殿么?”陌悠然直接吼出来,压抑了几日的情绪今夜终于借着酒意悉数爆发。

    “瑾肚子已大,与殿下睡一起怕是不方便。”苏瑾无力解释,攥着水盆的手指已捏得发白。

    “借口!全是借口!你最近分明在有意疏远本殿!别以为本殿看不出!为何!究竟为何!正如你所说,你明明还爱着本殿,为何还狠得下心对本殿如此残忍!为何!你说!”陌悠然猛然从榻上坐起,红着眼瞪向男子,势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瑾没什么想说的。”苏瑾垂了眸,冷淡回应。

    “砰”的一声,陌悠然猛然打落他手中水盆,大力将他拽到榻上。

    “公子,发生什么事了?”守在门外的浊衿听见里面传出异动,连忙扣了扣门,出声询问。

    “没事,浊衿你退下罢。”苏瑾此时躺在女子身下,却依旧一脸镇定。

    “是。”浊衿郁闷地挠挠头,却只好依言退离。

    “殿下想做什么?”苏瑾这头,他见女子扯自己身上的衣服,终于慌乱起来,一把按住她的手,质问道。

    “本殿想做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么?”陌悠然邪笑。

    “殿下难道不知瑾已过安全期,您此时若强抱瑾,万一伤着孩子怎么办?”苏瑾急了,拼命反抗,他本来以为女子虽然喝醉但不至于没有理智,可此时他才发觉自己想得太简单。

    “本殿不管,今夜就要抱你!”陌悠然直接扯下床幔上装饰用的绳子将苏瑾的手捆在头顶固定在床柱上。

    “殿下!住手!”

    见女子开始撕扯自己身上本就单薄的衣服,苏瑾怒了,那双温润的眸此时冷冷地注视着女子,里面盈满泪水。

    “苏瑾,你知道么,本殿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也会与寻常人一样与一个男子组建家庭,甚至拥有自己的孩子,是你给了本殿一切,让本殿学会了爱人,学会了为人母,可你为何说变就变!”

    “疏远本殿,冷待本殿,本殿日日忏悔反省,心痛如绞,你却半点无通融,甚至变本加厉,连与你一起用膳对本殿而言都变得奢侈。凭什么!既然你如此无情,本殿何必再顾忌你!”

    此时的陌悠然一身戾气,面目狰狞,仿若从地狱爬出的恶鬼。她虽泄愤般凌虐着男子的躯体,却还是下意识地避开了他隆起的腹部。

    苏瑾已放弃挣扎,任女子施虐。脑袋别向一旁,无声流泪。

    “你凭什么哭!本殿还没哭呢!”陌悠然一把捏住他下巴,将他扳正,见他脸上泪渍,不但未起怜惜之情,反而愈加恼火。

    “殿下,您会后悔的。”苏瑾望着她,情绪复杂,却并无恨意。

    “不后悔!本殿现在解气得很!该后悔的人是你!”陌悠然重重捏了把男子胸前,引得他身子一颤。

    苏瑾叹息,不再多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陌悠然幽幽地念出一句,就继续自己的施虐行为。

    后半夜,苏瑾承受不住,直接昏睡过去。

    陌悠然仍不知疲惫地索取着,势要将这些日子自己不快全部发泄在男子身上。殊不知,她此时有多快意,第二日白天醒来就有多后悔。

    第二日醒来时,见身边男子一身欢爱痕迹,双手仍被绳子绑着固定在床上,发丝凌乱,面色苍白,就连唇上也无一丝生机,她被惊得不知所以,连忙解开他手腕处的绳子,上面的肌肤已被勒得一片青紫,她轻轻拍打着男子的脸,想唤他醒来,但男子毫无反应,若非仍有呼吸和体温,陌悠然都有种他已经魂归西天的错觉。

    “来人!来人!”她连忙披衣赤脚下地,对门外狂呼。

    “殿下,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公子出什么事了?”第一个赶来的是浊衿,见陌悠然神色焦急,预感不妙。

    “去喊云毓过来!快去!”云毓精通医术,而且就在府上,陌悠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

    “是!奴这就去!”浊衿不敢耽搁,扭头便跑。

    不一会,云毓过来,因浊衿提醒,他身上还背着药箱,一进屋,就见陌悠然满脸懊恼地坐在榻边,手上紧紧执着榻上男子的手。

    榻上的男子已被她打理干净,并穿戴整齐,身上该盖着被褥,睡容安详,只是脸色却浮现不正常的苍白。

    “云毓,你快过来看看苏瑾。”陌悠然见云毓过来,连忙让出位置。

    “姐姐稍等。”云毓在苏瑾手腕下塞了个小布包,才开始为其诊脉,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苏瑾手腕处的青紫勒痕。

    “姐姐昨夜与苏公子圆过房?”过了片刻,他突然目光古怪地抬眸望向陌悠然,询问道,话语间不无责怪。

    “嗯,我昨夜…昨夜喝醉了。”陌悠然心虚道。零零碎碎的记忆拼凑起来,她便知自己昨夜对苏瑾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好在苏公子腹中胎儿没事,只是人怕是被你掏空了,需要一段时日才行。这段时日直至孩子诞下,姐姐你万万不能再碰他,若闹出人命,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云毓写下一个方子递给了浊衿,示意他去熬药。浊衿担忧地看了眼自家殿下,又怨怼地瞧了眼陌悠然,才拿着方子离开。

    “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陌悠然保证道。

    “姐姐,你既然这般欲求不满,干脆今夜去我院落罢,我很乐意为你暖床。”云毓眼珠一转,连忙一把挽住陌悠然的手臂,热情邀请。姐姐和苏公子之间的是非他才懒得管,他只在意自己和姐姐之间的感情进展。天知道自从确定姐姐就是他想嫁的女人后他多么想对她献身!

    陌悠然当即玉指一戳少年脑袋,回绝之意明显,“都说我昨夜喝醉了!”

    云毓那双清澈的大眼当即惊讶地瞪向她,嗓音高了几分,“难道清醒的时候姐姐没有*么?”

    珵野也在屋内,听闻云毓的话,他立时将视线投向陌悠然,惊讶,怪异,不敢置信,眸中闪现诸多情绪。

    “珵野,你别听他胡说八道。”陌悠然大窘,连忙解释。

    “我又不在乎。”珵野一偏脑袋,无时无刻不展露着他的傲娇属性。

    早朝时间已过,陌悠然并不在意,她坐回苏瑾榻边,想等他醒来,“云毓,你回去罢,我想在这陪云毓。”

    “我没用了就想一脚把我踢开啊~”云毓立时一脸不乐意。

    “云毓!”陌悠然气恼道:“你明知本殿不是这个意思!”一个苏瑾已经够让她头疼的了,若云毓也与她闹不快,她简直快崩溃。

    “好吧,那我回自己院落了。”云毓委屈地扁扁嘴,不敢再闹,转身悻悻离开。

    临走,他不忘提醒,“姐姐别忘记吃早膳,你既然想照顾苏公子,就得先照顾好自己。”

    “谢谢你,云毓。”陌悠然突然冲他莞尔一笑,目露感激。

    云毓知她为何道谢,连忙摆摆手,“不用,应该的,因为苏公子迟早是我家人。”说罢,他便匆匆离去,努力平复着内心难以言说的情绪。

    见云毓无私奉献,珵野心里也生出想为女子做些什么的*,可一时之间也不知做些什么,想起云毓刚才所说,他自觉念出一句,“我去给你准备早膳。”便转身快速离去,生怕陌悠然看到他突然滚烫起来的脸颊。

    苏瑾醒来时,已近傍晚,睁开眼,见榻边趴睡着一个女子,即使睡着,她温热的手依旧紧紧地包裹着他的手。

    “殿下。”他温柔醇厚的嗓音此时变得无比沙哑,即使睡了一天,他眉眼间仍覆尽疲倦。

    “你醒啦。”陌悠然被惊醒,连忙去倒水,顺带对浊衿使了个眼色,浊衿会意,去厨房着人准备膳食。

    苏瑾此时有种嗓子冒烟的感觉,见女子递水过来,当即接过喝了几口。

    “好些了么?”陌悠然紧张地望着他,手心里已经捏出汗。

    “好些了。”苏瑾将杯子递回,回以一笑。

    陌悠然将杯子放置一旁,拘谨地搓了搓手,就猛然将男子的手收拢于自己手中,开始忏悔自己的过错,“苏瑾,昨夜…对不起,本殿千不该万不该强抱你,你现在要打要骂,本殿都心甘情愿受着。”

    “不怪殿下。”苏瑾淡然摇头,面上无分毫愠色。

    “苏瑾,你这样本殿反而更内疚更难受。”

    “瑾现在就算想打骂殿下,也没这份力气。”苏瑾突然轻轻回握住她的手,言语间些许无奈。

    陌悠然被他这一举动惊到,“苏瑾,你…你这是原谅本殿了?”

    “瑾从未怪过殿下,谈何原谅。”

    陌悠然当即不服气,“你哪里未怪过殿下,这些日子你对本殿的冷漠态度,简直伤透本殿的心。”

    苏瑾顿黯了眸,未答。

    “殿下,膳食准备好了。”就在这时,浊衿走了进来,陌悠然想追问,也知时机不对。

    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正眼看向浊衿,沉声吩咐,“端进来罢。”

    浊衿在她冰冷的目光下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弱弱地应了声,便又小跑出去。

    不一会,一群侍人端着膳食鱼贯而入,陌悠然直接在苏瑾榻上架起一张矮桌,让他直接在榻上用膳。

    “殿下,瑾自己来。”苏瑾见女子欲喂他,连忙拒绝。

    “他们都出去了,你怕什么。”陌悠然坚持,舀起一勺不烫直接递到男子唇畔。

    “可是……”

    趁着男子张嘴的功夫,陌悠然直接将勺子塞进他嘴里,强势道:“可是什么,你现在是病人,而且事因本殿而起,本殿理应照顾你。”

    于是苏瑾在她一口接着一口的喂食中用完了这顿晚膳。

    “殿下,瑾想与您商量一件事。”男子漱完口,视线突然定定地落在陌悠然身上,无比认真。

    “什么事?”

    “在孕期的最后三个月,瑾觉得我们之间还是不见面的好。”苏瑾恢复了近日来的冷漠姿态,就连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面上也无一丝波澜。

    “为何!”

    陌悠然倏然暴怒,这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瑾只是想留我们之间一些空间。”

    “我们俩都老夫老妻了,哪里还需要什么空间!苏瑾,本殿真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你了,我们之间明明相爱,你为何非要这样折磨我们彼此?不作会死么?”

    “对不起。”对于陌悠然的暴怒,苏瑾始终平静如水。

    “对不起什么?明明是本殿对不起你,你对本殿说‘对不起’做什么!”

    说到后面,她突然软了语气,恳切地祈求着对方,“苏瑾,算本殿求你,我俩能好好过日子么?”

    苏瑾毫无所动,他平静地注视着陌悠然,笑意温柔,却又掺杂着几分疏离。

    “殿下,若三个月后您还爱着瑾,瑾也还爱着您,瑾便与您好好过日子,再也不生事。若无爱,我们便分道扬镳罢。”

    “殿下姑且可以将此当作一个赌约,您若对自己对瑾有信心,这个赌约根本不算什么,难道殿下不敢赌么?”

    “激将法对本殿没用!”陌悠然咬牙切齿。

    “看来殿下真的不敢呢。”苏瑾眉眼间添了几分讥诮之意。

    “这个赌约你就非赌不可么?”陌悠然恨恨道,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无力挫败过,就算她以最卑微的姿态祈求对方,对方也无半分动摇,将她的真心毫不留情地踩碎在脚底。

    ------题外话------

    顶着锅盖爬走……(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