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4章 此番是想让本殿主动么?


    </script>    “殿下别闹。”孤尘以为她只是玩笑,再度推她。

    “哪里在闹,本殿是认真的。”陌悠然的手探向男子的领口,开始解那里的扣子。

    “殿下……”孤尘惊愣。

    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被解开,脖子感到凉意,他才回过神,抬手便捉住陌悠然的手,目光渐渐深邃,“殿下之前不是说想把我们之间的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

    “是说过,可是本殿此时又想改变主意了。”

    “美色当前,本殿何苦艰忍,将自己活成一个禁欲的尼姑。”

    陌悠然笑意妖娆,眉眼间如若含着一片海阔天空,释然豁达。

    孤尘垂下眸子,掩住浩瀚星海,片刻,桃红的唇瓣才微微启开,诉出自己心底的答案,“殿下是孤尘心中挚爱,若殿下想要了孤尘的身子,孤尘自当愿意献身,只求殿下从此不负孤尘,孤尘亦不负殿下。”

    “不负。”称不上海誓山盟,但出口的承诺一定会铭记于心,谨于言行,这是陌悠然做事最基本的原则。

    “好。”

    孤尘松了手,紧绷的身子瞬间放松下来,不再抵抗。

    陌悠然轻声一笑,撩开男子鬓边的青丝,视线在他脸上仔仔细细地流转了一番。

    她笑问,含了几分戏谑,“孤尘,你难道从未学过在床笫间伺候女人的手段?此番是想让本殿主动么?”

    孤尘臊得睁眼不是,闭眼也不是,浓密的睫毛颤动如蝶翼。

    艰难开口,坦白道:“孤尘活至今,学的都是打打杀杀的功夫,的确未有……”

    还未说完,他的唇就被陌悠然以指抵住,听她言,“不用详细说明,本殿又不介意。”

    “那你还问?”他立时羞恼,他此时身上平日里人前的冷酷气质全然掩去,只剩下纯粹的少年之气,青涩懵懂,又有些许莽撞。

    “问了本殿才知道用什么体位。”陌悠然笑得邪气。

    “你……”

    不等男子继续废话,她直接低头吻住他的唇。男子的唇形极美,厚薄适中,颜色也是艳丽的桃红,因此平日他当着护卫时,纵使他面容严肃,这样的唇总会减些威严。可此时在床笫间,在女子的撩拨下,他双目渐渐迷离,这样的唇又着实衬他此时的情动模样,涂添性感的魅力。

    陌悠然在他唇上不知疲倦地辗转流连,柔软的玉手在他身上四处点火,孤尘从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在一个女子身下软如泥,浑身的血液在沸腾,想反身为主,四肢却无半分招架之力,唇间溢出婉转轻吟,令他心底羞耻满满,咬牙闭口,不到片刻又在女子的惩罚下启开,气短地哼着。脆弱之处已有了反应,生疼得厉害,这种陌生的感知令他对女子接下来的施为憧憬而又害怕。

    “这点守宫砂终要被本殿亲自抹去了。”

    陌悠然抚向他腹间一抹鲜艳的朱色,目中流转着一丝骄傲和得意。

    以前女子仍是痴傻殿下的时候,孤尘何尝想过自己终有一日会与她发生这样亲密的关系。可此时,见着同样的面容,他发现自己的心境早已变了,一种令他灵魂都为之欢愉的悸动,所以面对女子霸道的宣布,他由衷地笑了,冰川融化般绚丽夺目。

    “孤尘之幸。”

    ……

    这夜,陌悠然与孤尘如火如荼地尝了欢爱滋味,萧浅嫣却喝了一夜酒,陨痣几番劝,都不见效,最终索性放任。

    第二日天亮,陌悠然去向萧浅嫣告辞,毫无意外地将萧浅嫣的醉酒现场全部收入眼底。

    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一夜的功夫就成了这番的颓废模样,陌悠然也是惊讶,问向一旁的陨痣,“三皇姐她怎么了?”

    “九殿下,昨夜我家殿下从您厢房里出来后就一直吵着要喝酒,之后就变成这样了。”陨痣见陌悠然来问,心中不无怨怼,因为他很清楚自家殿下变成这般是因为何人。

    陌悠然怪异地一拧眉,似懂非懂。望向萧浅嫣的方向,她目光忽变得深沉。

    想了想,她索性走上前,推了推女子,“三皇姐,你醒醒。”

    萧浅嫣坐在地毯上,身子半靠于后面的软榻,两侧衣裳滑落,露出两侧香肩,幸好中间有抹胸固定,才不至于走光,她周围全是被她喝空的酒坛,手边还剩三坛未启。

    “嗯?你是谁?”在陌悠然轻轻的推搡下,她启开迷离的眼,出声询问,呼出的酒气足以熏天。

    “三皇姐说笑了,我是你的九皇妹呀!”陌悠然哄道,双手趁机拽住女子的衣裳将她的双肩拢上,以免她着凉。

    “九皇妹?”

    “九皇妹,九皇妹,九皇妹……”

    萧浅嫣先是迷惘,不解这三字含义,随即反复嚼着这三个字沉吟。

    陌悠然本无心哄她。方才陨痣言外之意指出萧浅嫣喝得烂醉如泥她有一定的责任,她便下意识地跨入了屋子,想劝劝,却未料到女子竟醉到如斯地步。此时既然已经到女子身边,无论出于道义还是出于怜悯,她自然要将女人哄床上睡觉才行,所以她只好耐下心。

    “是啊,我是九皇妹,三皇姐不认识我了么?”

    不料,她才说完,女子就皱着那张妖艳的脸扑向她,一边哭嚎道:“九皇妹!原来是九皇妹!你怎么才来看我,我好伤心……”

    “酒多喝伤身,所以今天别再喝了好么?”陌悠然从未见萧浅嫣这般脆弱模样,轻轻拍着她的肩,不忘自己的初衷,劝慰道。

    “听九皇妹的,九皇妹不让我喝我便不喝。”她怀里的萧浅嫣连连点头。

    “那接下来你**好好休息好么?”陌悠然继续劝。

    听此句,萧浅嫣条件反射般猛然松开她,那双因为一夜未眠而通红的眸子瞪着她,质问道:“九皇妹难道要走?”

    “这里不是我的府邸,我当然要走的。”陌悠然好笑道。

    “九皇妹若想住在这,尽管将这里当作自己的的府邸,我不介意的。”萧浅嫣急忙道。

    “你不介意,但我介意。三皇姐你别闹了行吗?”陌悠然的耐心快被消磨干净。

    “我没闹,我是认真的!”萧浅嫣执拗得像个孩子,手上使劲地拉扯着陌悠然的衣服,生怕她突然掉头离去,“九皇妹,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权势,金钱,甚至地位,只要你留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仍醉着,说出的自然全都是些不着边际的酒后虚言,陌悠然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她没将其话语放在心上,也懒得与其争辩,“承蒙三皇姐如此看重,我好生感动,三皇姐的这份心意,我就先心领了。但我今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不得不离开一趟,三皇姐会理解罢?”

    “你还会回来吗?”

    “只要三皇姐听话,现在乖乖到床上睡一觉,我办完事,就一定回来。”陌悠然哄骗道。

    “好,我听你的,听你的!”萧浅嫣咧嘴一笑,竟有几分傻气。

    “那起身罢,我送你回屋。”

    “好。九皇妹,我真的喜欢死你了。”

    终于将萧浅嫣安置完,她出门时不由自主地松口气。

    陨痣见她出来,连忙迎上,感激道:“多谢九殿下。”

    “好好照顾你家殿下,待她醒来,代本殿道声谢,多谢她昨夜对本殿的款待。”

    “是,奴记下了。”

    “告辞。”陌悠然点头致意,便头也不回地踏出了屋子。

    “殿下,回府还是进宫?”

    此时,她若回府,会误了上朝时间,若直接进宫,能赶上早朝,但身上未穿朝服,难免有失妥当,所以孤尘才有此一问。

    “都不选,去烟雨阁。”陌悠然看了他一眼,眉眼间流转着一丝暧昧的情调。

    孤尘立时被她这一眼臊得脸红,低下脑袋,弱弱地应了一声。

    “可后悔?”陌悠然突然牵住他的手,意味不明地问出一句。

    孤尘却明了她话中之意,连忙反手握住她的手,摇头道:“不悔。”

    “本殿也不悔。”

    她离开后不久,萧浅嫣就醒了过来,双目清明,无半分醉时的茫然。

    陨痣见着,自是惊讶,“殿下您……”

    萧浅嫣指指不远处桌上的水壶,示意他倒杯水来。

    陨痣当即手忙脚乱地倒了一杯水,递到女子手边,见她喝下,才关切询问,“殿下有没有感觉好些?”

    萧浅嫣点点头,接着她问道:“她走了?”

    陨痣知她问的谁,晦涩地答,“已经走了。对了,她临走让奴代她跟您说声谢,谢谢您昨夜对她的款待之恩。”

    “本殿听到了。”萧浅嫣苦涩一笑。

    “殿下莫非一直都醒着?”陨痣试探着询问。

    萧浅嫣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斥道:“就你多嘴。”

    就在这时,一个侍人突然从外奔来,面色焦急,一边大声呼嚎,“殿下!殿下!不好了,皇贵君那边出事了!”

    他还未到萧浅嫣跟前,萧浅嫣已从床榻上跃起,借力轻功,脚尖点地,直逼他面门,紧紧掐住他咽喉质问,语气阴冷,使周围气温都降了一个度,“本殿父君出什么事了!”

    “皇贵君…皇贵君他疯了!”那侍人吓得脸色发白,连忙颤抖道出,眼里扑簌簌地滚下泪来。

    “你说什么!”

    萧浅嫣咬牙切齿,哪顾得上继续与他纠缠,将他往地上一摔,便大步流星地踏出屋外,往苏零落所安置的院落飞掠而去。

    陨痣见她外袍和鞋还未穿,连忙带上两样东西气喘吁吁地追去。

    ------题外话------

    【2016年7月21日双更】

    虽然迟了,但说双更就一定双更。今天的章节会另外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