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6章 为何是三年?


    </script>    “血阵?”

    听得“血阵”一词,云泣平静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情绪波动,眉头一挑,出口的嗓音雅致如玉,携着一丝清冷意味,语调平缓,只在尾端挑了个音,说不出的撩人。

    “孤尘与本殿说的。”陌悠然此时就坐在男子身边,身子靠在男子怀里,身前有架朴素的古琴,她正随意地扶着,因此屋内萦绕着零碎的琴声。

    “殿下说说细节。”云泣索性抚上她的手,带动着她的指尖拨动琴弦,一曲轻妙的曲调立时在她指下流泻而出。

    “那个阵法是一张八卦图,雕刻在石门上,图案十分精细,只是上面盖了不少尘土,本殿一开始并未发现。”陌悠然不会弹琴,此时在男子带动下弹奏出如此美妙的曲声,自是无比新奇,将注意力全放在了琴弦上,想记住云泣教给她的拨弦技巧,却未注意到他脸上的情绪波动。

    “是血阵。”男子沉吟,情绪不明。

    “云泣,你是不是想到什么?”陌悠然终于察觉不对劲。

    “此阵法若非精通阴阳五行之人,是根本无法布出的。”

    “你的意思是…萧浅嫣她精通阴阳五行?”

    “据我烟雨阁的情报,她应是不会的,因为她从未在世人面前展露过此等本事,也可能她深藏不露,就像……”说到此处,云泣意味深长地瞧向她,同时消了音。

    “就像什么?”陌悠然最讨厌人只将话说一半,连忙追问。

    不料,男子竟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唇,浅浅地啄着,仿若花瓣飘零落地刹那的柔软触感,陌悠然有一瞬的怔愣,脸颊微烫。

    “没什么。”松开时,云泣对她浅笑,水墨般的瞳却幽深一片,并无笑意。

    “云泣,你是不是瞒着本殿什么?”陌悠然不好被糊弄,继续问。

    “殿下应该也知道,我不想说的东西,除非我自己愿意,便永远都不会主动说出口。”云泣抚了抚她的脑袋,像一个长辈安抚一个孩子。

    陌悠然冷哼一声,非常不满,“本殿如今是你的情人,这还不够么?”

    “情人也不行。”云泣按住她脑袋在她额上亲了亲,温柔哄道:“殿下别闹了好么,我想说自会说的。”

    陌悠然架不住他这招,立时缓和了面色,软了语气,“那…你总要告诉本殿萧浅嫣她究竟会不会操纵阴阳五行罢。”

    云泣为难地蹙了眉,“这个我也不确定,还需殿下亲自试探才好。”他是烟雨阁的掌权者,而烟雨阁开遍各国各地,收集情报自然是强项,当他发现有些事情不在他预知范围内,心理上多少也有些不适感,急需一个人将这份信息确切化,而陌悠然便是他此时心目中最好的人选。

    “本殿?”

    陌悠然却不可思议,指指自己,确认道:“你确定?”

    “确定。”

    “目前唯有殿下能做此事。”

    云泣笃定点头,眸中闪现自信的光芒。

    “可是本殿又不懂阴阳五行,你让本殿这个门外汉怎么试探?”陌悠然郁闷。

    “毓懂些,殿下大可回去问问他。”

    陌悠然先是惊讶,随即骄傲地笑了,“这小子懂得真多。”云毓是她男人,她男人学富五车,她当然骄傲。

    “看来殿下与他之间关系好得很。”云泣将她的骄傲神情看在眼里,情绪不明,不知是欣慰还是在吃醋。

    “自然是好的。不过本殿会一视同仁,也与你好好发展,争取三年内娶你过门。”陌悠然看向男子的眸中占有欲十足,若非顾虑到对方的感受,她真的很想将他扑倒在床榻间,瞧一瞧他染上*的羞耻形象。

    “为何是三年?”云泣听闻“三年”这两个字眼,心头咯噔了一下,并不舒爽。他今年都已二十二,再过三年,岂不就……

    不好,真的不好,那时候生娃风险都高了。

    不对,他怎可想这些有的没的,若未能报仇雪恨,他此生活着都没有意义,还谈何拥有幸福。

    “本殿也知道,自己若在这场夺嫡斗争中成为败者,是无法得到你完整的心的。而且,一旦成为败者,本殿就算能苟活于世,也只能在别人脚下潦倒一生,将你娶过门,你也只能跟着本殿过苦日子,所以本殿不会这样做。”

    “但是,本殿若想成为胜者,需打败四人,依本殿如今的能力和算计,冒险起见,也起码要三年。”

    陌悠然幽幽地叹了口气,作出解释。

    心莫名纠痛,云泣下意识地揽紧了陌悠然的腰肢,守护的姿态。

    同时疑惑问出,“怎么有四人,除了太女,三殿下,四殿下,还有谁?”

    “本殿的母皇。”陌悠然淡定吐出,目光微沉,

    “陛下?殿下怎会这样想?”云泣颇不赞同。

    “你别忘了,本殿之前一直不受母皇待见,而本殿的养父死因不明,成朝野上下所有人都三缄其口的秘密,而能让朝野上下所有人都三缄其口的人是谁?自然本殿的母皇。由此可见,本殿那位养父的死定与母皇脱不了干系!所以,若她归朝,见本殿有心夺嫡,她定不会让本殿如愿以偿!”陌悠然分析道,目中倏然闪过一道冷意。反正她不是真正的萧浅祎,到时就算真要杀萧渡远没没什么心理障碍,怕就怕在世人眼里,她便要成为弑母的罪人了,所以,若能借刀杀人更好!

    “殿下勿将事情想得太坏,我觉得就算日后陛下真的归来,她也未必会阻挠您,也许……”云泣却笑了,不以为然,却又只将话说一半。

    “也许什么?”陌悠然焦急问,手上狠狠地掐了把男子腰间的软肉,惩罚他的刻意卖关子。

    云泣待吸一口气,随即轻笑出声,清越的嗓音如山涧肆意奔腾的泉水,撩动着陌悠然的爱慕之心。

    他说,“也许…她反而会在暗中瞧瞧帮您。”

    这下陌悠然拧了眉,完全不信,“怎么可能?她那么不待见本殿,会帮本殿?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殿下若不信,大可等着瞧。”云泣刮刮她的鼻子,也不点破。

    “本殿无所谓,她爱开后门就开,爱阻挠就阻挠,反正本殿一定会拼尽全力得到自己想要的。”陌悠然再度靠入他怀里,手指抚上琴弦,回忆着他方才所教再度弹奏起来,曲调断断续续的,但基本能成型。

    弹奏了片刻,她耳畔突然传来男子的嗓音,平缓得无一丝起伏,却蛰伏着强大的自信。

    “三年么?殿下若信我,我可让这三年缩短为一年。”男子手指轻轻摩挲着系在腰间的平安扣,视线却停留在她指上,随她手指跳动而转移,唇畔流露出一丝骄傲的笑意,为她拥有高效率的学习能力而感到骄傲。

    只是他才说完,琴声就戛然而止。陌悠然诧异望向他,完全不像玩笑,心情明明暗暗,竟有种说不出的酸涩滋味。她掩了这份情绪,只惊喜问出,“当真?你别唬本殿。”

    “当真,我只希望一年之内,殿下能遵守承诺,将我娶过门。”云泣握住她的手,目光温柔得宛若一滩春水。

    “本殿不会让你失望。”

    陌悠然一提身,便吻上他近在咫尺的粉唇,尽情地占有着,索取着。

    从烟雨阁回来,陌悠然便回了府,恰好见苏瑾身边的侍人浊衿守在府门口,那男子一见她,便慌张地跑了。

    陌悠然已到府门口,蹙眉望着浊衿离去的方向,郁闷至极,心想身旁的门人应该知些内幕,于是她问向门人,道:“他怎么了?”

    “回殿下,您昨夜虽让人传了信,但正君依旧担忧,于是今天一大早便着自己的人在这守着,见您顺利归府,就回去通知一声。”门人如实答,脸上挂着笑嘻嘻的表情,似乎已预见她与苏瑾之间的和好如初。自从陌悠然与苏瑾分院,几乎整个祎王府的人都知道这两口子定闹了别扭,下人都盼好的心理,所以

    “哦。”

    陌悠然反应却是平淡,点点头,淡淡地应了一声,就径自往府内走去。

    “殿下,看得出来,苏公子是在乎您的,您真的不去看看他吗?”跟随左右的孤尘见她去的方向并不是苏瑾的院落,忍不住发问。其实他平时也不是多话的人,可自从昨夜与陌悠然发生实质关系后,他便真的完全以她男人的身份自居,她的家务事便也是他自己的事,他自然要管管。

    “本殿前段时间答应过他三个月后才会见他,若此时见了,他尴尬,本殿也尴尬。”

    “不过你放心,无论三个月后他还爱不爱本殿,本殿都不会对他放手,因为本殿爱他。”

    陌悠然对他笑笑,并无苦涩。经过这些时日,她早已释然,她想得到的太多,若整日为这一次感情之路上的挫折扼腕叹息,而不去弥补其他,那她日后又有什么资格争取到苏瑾的青睐?

    “无论殿下日后变成什么,孤尘都不会对殿下放手。”孤尘突然捉了陌悠然的手,紧紧攥着,闷闷道。

    陌悠然回握住他的手,笑开了。

    “好。”

    她回自己院落换了件衣服,便去了云毓的院落。

    “姐姐,你昨夜又一夜未归。”那明艳的少年一见着她,便出口一句抱怨。

    “凭你本事,你会不知昨夜苏瑾收到的那封信上的内容?”陌悠然才不担心。别看眼前这位最为单纯无害,实则心眼最多,住入府上不过一个月,他便已跟这府邸上上下下所有的下人打成一片,如此,关于这府上发生的事情,只要他想知道,他都能轻易知道。若非知他一直向着她,她早想将他赶出去了。

    “什么内容?我怎么不知道?姐姐不妨亲口与我说说。”云毓眼珠一转,不懂装懂,他咧开一口白牙,笑得很是无辜。

    ------题外话------

    云泣究竟有没有在一年内辅助陌悠然夺嫡成功呢,大家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