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7章 看来九皇妹在怨我


    “少跟我贫嘴,此次过来我是想与你谈正事的。”陌悠然才不想多说废话,狠狠地敲了击少年光洁的脑门,看来上次长出的“相思痘”他处理得很好。

    “原来姐姐是有正事才来找我。”少年立时扁起小嘴,委屈得不行。

    “那你想让我怎样?”陌悠然没好气道,少年脸颊仍有婴儿肥,圆润之处透着淡淡的粉,她手痒,忍不住捏了一把,手感棒极。

    “姐姐亲我一下。”少年毫不客气地嘟起粉嫩小嘴,索吻状。

    陌悠然无奈地白了他一眼,便依言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好了罢?”幸好刚才她洗了下脸,不然定会造就这小子与云泣之间的间接接吻,这可不是她想预见的,所以以后亲近一个男子后,她一定要对自己最好清洁工作。

    “不够!姐姐今夜干脆就在我这住下罢。”云毓耍起了小性子,任性得理所当然。

    想到自己身上还有昨夜与孤尘欢爱后残留下的痕迹,陌悠然觉得自己带着这一身痕迹再跟另外一位她心爱的男子交颈缠绵不大好,于是她拒绝道:“今天不行。”

    “为何?”云毓不服气道。

    “我还没得你那位兄长允许就擅自碰你,这不大好罢。”陌悠然绞尽脑汁想了另外一个理由。

    “我都住你府上了,我兄长的态度姐姐难道还看不穿吗?”

    “你兄长真的已经完全默认你我之间的关系?就算我在成亲前要了你的身子他也无所谓么?”陌悠然不免惊讶,总觉得云毓那位兄长很是特别,寻常兄长对自家弟弟至少有维护心理,可这位竟对自家唯一的弟弟完全放任,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

    “当然,我兄长可开明了!”云毓一脸自豪。

    “改天有空真想去见见你兄长。”陌悠然琢磨道。

    “这个……”这下换云毓为难了,他哥曾再三叮嘱过他,称万万不可在姐姐面前泄露他和他之间的真实关系,所以他绝对不能以他弟弟的身份带姐姐去见他。

    “怎么了?”陌悠然见其面色有异,当即询问。

    “没…没什么,只是我哥不喜见生人,而且他平时也忙,姐姐你可能见不着他。”云毓支支吾吾道,目光闪烁,很是心虚。

    “生人?我都要娶他弟弟了,怎么能算生人呢?另外,他再忙,难道一顿饭的时间都抽不出吗?”陌悠然蹙了眉,总觉得少年的话实在牵强。

    “姐姐,你听我的,暂时别去见我兄长好么?算我求你。至于什么原因,我现在不能说,但日后一定会告诉你。”云毓索性使出苦肉计,清澈的大眼蒙了一层水雾,便是再铁石心肠的人看了怜悯之心都会泛滥。

    陌悠然在意他,自然也受不住他这番祈求,即使心中十分疑惑,也只好妥协道:“好,我答应你,但你也一定要遵守承诺,以后告诉我真相。”

    “放心罢,姐姐,我一定会的!”云毓信誓旦旦,接着他便转回话题,不忘为自己争取福利。

    他挽住女子的胳膊晃了晃,诱惑道:“姐姐,今夜你干脆就在我这住下罢,最近我看了不少春宫图,一定好好伺候你!”明明稚嫩的脸蛋和嗓音,表现出如此诱惑姿态定会有些违和,但他却完全相反,自然不扭捏,恰如勾栏院里已经修炼成精的花魁级小倌。

    “你就这么想献身?”陌悠然挑起少年下巴,戏谑一笑。心想对方这么主动,她还一直退避,岂不显得窝囊?

    云毓重重地点了点脑袋。

    “也可以,不过得等三日。”三日后,她身上的痕迹应该才能全部消去。

    “为何?”

    “你别管,反正我说三日就是三日。”陌悠然才不会将真实想法告知对方。

    “好,我等,姐姐你到时可别反悔。”云毓只好妥协。

    “放心罢,反正这事我又不吃亏。”

    陌悠然突然没好气道:“被你这么一岔开话题,差点害我忘了正事。”

    “什么正事?姐姐请说。”云毓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便不再纠缠,瞬间一本正经起来。

    “听云泣说,你懂阴阳五行,所以我想跟你请教些相关知识。”

    “是懂些,不过姐姐你千万别问我太高深的,我会出糗的。”云毓提前给她打好预防针。

    “放心,就问些简单的。”

    ……

    下午时分,陌悠然正抱着今日从云毓那拿到的几本有关阴阳五行的书籍狂啃,突然,一个侍人闯了进来,打搅她的清静。

    “殿下,五皇子殿下来访。”

    “五皇兄?”陌悠然一愣,没想到萧浅阳今日会来,随即她一摆手,吩咐道:“让他自己过来罢,备好茶水。”

    “是,殿下。”

    不一会,萧浅阳到,他见陌悠然正坐在书案后翻书,便调侃了一句,“九皇妹看起来挺忙,都无暇去主厅接待我一番。”

    “说来,五皇兄不也是个大忙人,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与我说笑?”陌悠然反调侃。

    “自然是因为有事。”萧浅阳讪讪一笑,寻处位子,还问向陌悠然,“我可以坐这罢。”

    “可以。”

    萧浅阳这才落座,视线落在陌悠然手里的书上,想瞧清那书封上的内容。

    “别看了,是《周易》。”陌悠然猜出他心理,便提道。

    “九皇妹看这作甚?”萧浅阳诧异。

    “自然是想多学些东西,五皇兄永远都不会懂我的感受。”

    “之前痴傻状态,一直浑浑噩噩的,未有所学,如今醒过神来,却发现时不善也,所以我自然要好好充实自己,才可在这时局中寻一方避难之所。”陌悠然一边翻书一边随口说着,状似不经意,实则话里有话,就看男子听不听得出了。

    萧浅阳眉头一动,显然是听出来了,却不动声色,“看来九皇妹在怨我。”

    “怨你?”

    “自母皇擅自离散,太女便独挑大梁,开始执政,我身为她手下一员将领,便也开始维持这朝局安稳,九皇妹却说时不善也,岂不是在怨我没有尽好职责,将这时局整治安稳。”萧浅阳端过侍人为他斟好的茶水,浅啄一口,举手投足间优雅随性,虽是武将,却有文人之风。

    “五皇兄想多了,就算时局安稳,我也不能安于现状不是么?”

    “也是。”萧浅阳不再有异议,细长的桃花眸微微敛着,似在沉思着什么。

    “五皇兄今日过来我这边难道只是为了喝茶?”陌悠然见他良久不吱声,索性抬头睨向他,问道。

    “自然不是。”萧浅阳突然换了一副嘴脸,笑嘻嘻的表情,“九皇妹,我此次来呢,是想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请问。”陌悠然爽快接话,坐等他的问题。

    “稍等。”

    屋内只有两人,萧浅阳驱动内力,抬手一挥,四周开着的门扉窗子立时自动合上,隔绝了外面的世界,屋内光线瞬间暗下。

    陌悠然从未见过这等情景,暗暗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五皇兄这是……”

    “事关重大,这样保险一点。”萧浅阳优雅地翘起二郎腿,平时他面上的笑容一向温暖如阳,可此时的,却一点温度都没有,冰冷得令人胆寒。

    微暗的光线下,陌悠然看到了他眼中的精明和自信。他这份自信,她曾在萧浅陌眼中见识过,一种将天下万事万物全掌控在手中才能拥有的自信。

    她袖下的手微微攥紧了些,一种瞧见未知事物的彷徨迷惘萦绕心头,令她心跳加速,莫名紧张。

    “太女的眼睛是九皇妹弄瞎的罢?”萧浅阳直截了当,那双桃花眸宛若狐妖幻化成人形时才拥有的眼眸,略带笑意时,邪气而又漂亮,能轻易挑起一个人的情绪波澜。

    “没有证据,五皇兄可别乱冤枉人啊。”来者不善,即使陌悠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见男子一句,她还是下意识地拳头一紧,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障目粉听说是九皇妹府上一位名唤云毓的公子的独门毒药,而九皇妹那日恰好进宫,身边带了两个侍人,走时,却只带走一位,这些还不足以说明真相么?”萧浅阳不缓不慢地说出自己的理由,吐字如珠,字字清晰,听得陌悠然耳膜一阵生疼。

    “五皇兄太草率了,那障目粉无非是竹叶青的毒药磨制而出,材料极其简单,五皇兄又怎知普天之下只有我家云毓能想到这个点子。我那天的确带了两位侍人进宫,走时只带走了一个,那是因为有个侍人实在讨我先父欢心,我见先父喜欢那个侍人,便将那个侍人送给了先父,五皇兄若不信,大可去宫内的掌司局查查那天新入宫侍人登记的记录。”若非已经提前留好一手,她怎敢胆大妄为?

    萧浅阳并无窘迫,唇间溢出脆脆的轻笑声,手指轻轻摩挲着人中的位置,其动作竟有几分撩人的诱惑姿态。

    “那好,这件事先揭过,我还想问九皇妹一个问题。”淡淡的嗓音,微微的嘶哑,仿若银砂在丝绸上游走,华丽又不是性感魅力。

    “凤后的头发一夜之间落光,是九皇妹干的罢?”

    绝对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是陌悠然的做事原则,也是她的偏执之处,所以她依然淡定应对,即使手心有微微的汗意。

    “证据呢?”

    ------题外话------

    【公告】:

    这章算7月31号更的。(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