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82章 谁是你夫君!


    珵野秉着非礼勿视的原则,当即转过身去。

    浴桶内的女子未听闻他动静,便回头瞧了一眼,目中流露出戏谑。

    “杵在那作甚?快过来伺候我净身。”

    “夫人让其他男侍伺候便可,为何非要奴来?”珵野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再说了,他已心有所属,怎么能看其他女人的身子,这样岂不会对不起小祎。

    花非缨像听了一句笑话,忍俊不禁,“你也是我的男侍,我对你有绝对的支配权,让你伺候我净身,有何不妥么?”

    珵野暗暗咬牙,索性走了过去,站于女子身后,拿起挂在浴桶边沿的布巾擦拭其肩背,才发现浴桶里的水面上飘着一层鲜艳的花瓣,心里顿松口气。

    嫌她头发碍事,他直接将其头发撩起打了个结,动作粗鲁,丝毫没有对陌悠然时的温柔,拽得花非缨忍不住痛呼,声音娇气十足,“轻点,夫君~”

    最后“夫君”两字似在不经意间吐出,却令珵野吓一跳,当即反驳道:“谁是你夫君!奴只是一介奴才,夫人请自重。”

    花非缨恍然回神,凉凉的语调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之意,“哦对,我差点忘了,如今你只是我身边的一个**才。”

    “你!”珵野被气到,却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怒意。

    花非缨再次回头看向他,嘴角勾起轻蔑的笑意,“难道不是么?放着高高在上的花府主夫不当,偏偏去当某人身边的一条狗,如今又追随她当我身边的一条狗,你说你贱不贱,我亲爱的夫君。”

    “你胡说什么!”珵野目瞪口呆,易容面具下的脸早已变得煞白。

    “想死不承认么?”花非缨面上的笑意扩大,直接叫出他真名,“江珵野。”

    珵野愣住,整个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进入戒备状态,怒道:“花绯蓠,原来你早知道是我!那你为何一直装傻?我早该猜到的,你这么阴险,怎么可能轻易上当!”

    “夫君,你应该尊称我妻主才是,虽然我们之间还没有夫妻之实,但好歹也是拜过堂的不是么?”花非缨笑盈盈的,对于他的恶言一点不生气。

    “那不作数!”珵野立时反驳。若非两方长辈的极力撮合,他才不会嫁给这个女人。

    花非缨也不乐意了,据理力争,“怎么不作数了?古往今来,哪对男女不是经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成亲的,自我将你娶入门,我家族谱上便添了你江珵野的名字,除非我将你休离,否则你这辈子都是我明媒正娶的夫君。”

    “不作数就是不作数!你当我死了好了!”珵野急红了眼,蛮不讲理起来。

    他将手中的布巾往女子脸上一丢,落下一句,“你自己洗罢,恕不奉陪!”之后转身就跑。

    却不料身后传来一句,“你以为我特地让你过来一趟会轻易放你走吗?”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根绳子就从他身后快速袭来,像一条蛇般缠上他身体,他越挣扎,那绳子便缠得越紧,勒得他肌肤上都感到痛意。

    “放开我!放开我!”驱动内力都无用,珵野彻底绝望,有点后悔自己的贸然行事。

    “这绳子名叫锁妖绳,也就是说,除非有外力,否则便是妖魔鬼怪也不一定能挣脱它的禁锢,所以夫君还是老实点为妙,否则只会遭受更多的皮肉之苦。”花非缨不无得意,一边撩水擦洗着自己的身子。

    “你想做什么!”珵野停止了挣扎,心里却止不住的慌乱。

    花非缨轻笑两声,并未立即回答。她击了击掌,暗处缓缓走出三个男侍,其中两人展开一件宽大的锦袍立于她身后,与此同时,她从浴桶里走出,那件展开的锦袍正好遮掩住她高挑的*。

    待三个男侍伺候她穿戴整齐,已是一盏茶的功夫,被锁妖绳禁锢地连步子都迈不开的珵野在原地已站得脚麻,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

    花非缨走至他跟前,踢了踢他,戏谑道:“这就屈从了,我还以为你会想尽办法离开呢。”

    “我这个样子,逃得掉吗?”珵野气恼地瞪向她,像一头被激怒的小狼狗,龇着尖牙,奈何被绳索束缚住,只能在原地张牙舞爪。

    “当然逃不掉。”外面全是她的人,所以花非缨很笃定。

    “既然如此,我何必白费力气!”

    “倒有自知之明。”花非缨绕着他走了一圈,对他上下打量。

    珵野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索性先发制人,“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告诉你,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不可能跟你了,如果你敢用强,我便咬舌自尽!”

    “好一位忠贞烈士!”花非缨像看了一场好戏,连连击掌。她蹲下身,一把捏住男子下巴,对他巧笑嫣然,“亲爱的夫君,你放心,我对你也没兴趣,不然你以为当初你能那么轻易地逃婚吗?呵呵,你未免太低估我花非缨,这世上的东西,只要我想要,是没有问我得不到的。”

    珵野暗暗心惊,“那你究竟想做什么?”当初,他是被绑着送入洞房的,后来,有一个好心的下人进来给他松绑,并且将自己的衣服借给他,他才能借机逃脱。现在想来,那个下人极有可能是眼前这个女人当时派去助他逃婚的。

    “夫君喜欢的女人就是那位九殿下?”在男子瞬间惊诧的目光下。她继续下文,慢悠悠的语调,仿若在说一件寻常的小事,“我知道,她如今就是你的妹妹‘余欢’,入我府,怕是想寻我把柄,好招揽我到她手下做事罢?”

    珵野此时目中除了惊诧更有畏惧,因太过震惊,都变得语无伦次,“你…你怎么……”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竟然什么都知道,也就是说,这阵子她一直在陪着他和小祎演戏,在她眼里,他和小祎两人一定和跳梁小丑无异。

    “我怎么知道?”

    “呵,我知道的事情多了,不然你以为我能活到现在?”

    花非缨轻蔑地笑着,目中一片冰寒彻骨,即使嬉皮笑脸的,依然威严,气势逼人。珵野从未见过这种模样的她,一时愣住。

    “夫君,我此次绑你,也不是想为难你,只是想送你回家。”花非缨趁机捏了捏他的脸颊,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珵野似被刺激到,立时弹跳起身,吼道:“我不回去!花非缨,你要是敢送我回去,我与你势不两立!”

    “你以为我会在乎吗?”花非缨笑道。才说完,她便对站在珵野身后的男侍使了个眼色,那个男侍会意,当即上前一个手刀就将此时四肢被绳索捆住毫无招架能力的珵野砍晕,珵野不甘地一翻白眼就倾身倒入花非缨怀里。

    “将他的易容卸去,顺便给他换身衣服。”花非缨撩了撩他的头发,就将他递给对面的男侍,一边对那位男侍吩咐道。

    “是。”男侍点点头,便抱起珵野离开了房间。

    花非缨呵呵笑了几声,突然拖着长袍姗姗走至窗前,打开窗子,瞧向天边的残月,妩媚的眸变得深沉,如这夜色,摸不着底。

    红唇幽幽勾起,原本娇柔魅惑的女声忽幻化成撩人低沉的男子嗓音。

    她说,“陛下啊,这盛世…终会交付到您最中意的皇女手中,如您所愿。”

    只是,在这之前,我要她更强大……

    次日,陌悠然起早不见珵野身影,急得连忙四处奔走询问,才得知珵野昨夜被花非缨叫去了,一夜未归,那个告知她此事的人还对她暧昧地挤了挤眼睛,“余欢,恭喜啊,你哥好事将近,日后你一定能跟着他也吃香的喝辣的,到时千万别忘记提携提携我啊!”

    “提携你妈!”

    陌悠然啐了她一口就跑,引得那人一脸愤然回击,“怎么骂人呢!果真一人得道鸡全,真不是个东西!”可惜陌悠然已经跑远,压根没空留意她。

    当她火急火燎地跑到那处别苑门口的时候,她恰巧见珵野衣衫不整地从里面出来。

    “珵野!”

    她立时急了,连忙上前扶住一脸灰败气息的男子,盯着他通红的眼睛焦急询问,“珵野,你怎么了?是不是花非缨欺负你了?”

    “你会介意吗?”珵野缓缓抬眸瞧向她,忧伤道。

    “昨夜你和她…真的发生关系了?”陌悠然不敢置信,但看着珵野此时的状况她又不得不信,愤怒,失望,惭愧,重重情绪尽数从心头涌起,她扶着男子肩膀的手下意识地收紧,欲将花非缨粉身碎骨。

    眼前的珵野沉默地点点头,哽咽解释道:“昨夜花非缨邀我喝酒,结果我喝着喝着就醉了,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浑身*地躺在她床上,腹上的守宫砂也没了……”

    说到此处,他便忍不住落泪,话语间不无委屈,“殿下,你干脆打死我罢,我感觉自己再也无脸面对你了。”

    陌悠然听他对她的称谓,却起了疑心,“你叫本殿什么?”

    “殿下啊,怎么…有何不妥吗?”男子察觉陌悠然在怀疑他,开始心虚。

    “不对!你不是珵野!珵野私下里从来都不会叫本殿‘殿下’。”陌悠然恍然大悟,手方向一转,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掐住对方咽喉,恶狠狠道:“说!你是谁!为何冒充珵野?珵野人在哪!”刚才这个男子叫她“殿下”,说明她的真实身份早已暴露。

    “咳咳,我……”那个男子脸憋得通红,他拼命朝后方的主屋看去,眼里有求救的讯息。

    陌悠然见他所看的方向,冷笑了一声,便拖着他往那边气势汹汹地走去,“砰”的一声,门被她一脚踹开。

    绕过屏风,她见那个妖娆的女子正端坐在椅上,见她以极其粗暴的方式拖着男子领子走来,也不惊讶,反而笑盈盈的,“余欢,你怎么这样对待你哥?万一把他勒死了可怎么是好。”

    “夫人,这人到底是不是奴的哥哥奴想您最清楚。”陌悠然紧紧地拽着男子的领子,一边对女子讽刺笑道。

    “夫人,快救羽儿。”她手上的男子声嘶力竭地求救。

    “乖,羽儿,你不是说过为了我可以连命都不要。”花非缨不紧不慢地宽慰道,根本不在意男子的死活。

    “是,羽儿这条命是夫人的,夫人让羽儿活羽儿便活,让羽儿死羽儿便死,羽儿没有任何怨言。”名唤羽儿的男子深深依恋地望着她娇艳的容颜,清泪落下,说不出的凄迷动人。

    陌悠然看着两人间的深情演绎,忍不住冷笑出声,“花非缨,少恶心本殿,快把珵野给本殿交出来,不然本殿立刻让你这位爱宠下黄泉!”既然已经暴露,她也没必要继续伪装。手收紧,男子痛苦地闷哼出声。

    “继续,我最爱看杀人的戏码,九殿下快使劲,我等着吃早饭呢。”花非缨压根没放心上,反而托腮饶有兴致地欣赏着。

    “花非缨!你还是不是人!”陌悠然咬牙切齿。珵野说得没错,这个女人压根没有心!

    “杀人的人是九殿下,结果九殿下反过来说我不是人,这什么道理?”花非缨嗤笑出声,一旁的男侍将一碟瓜子呈到她面前,她索性悠哉悠哉地嗑起了瓜子。

    “花非缨,本殿要杀了你!”陌悠然懒得多费口舌,直接将手上的男子甩在地上,接着向花非缨的方向快速扑去,手指成爪,直取女子命脉。

    花非缨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不屑道:“就凭你?”待陌悠然直逼面前,她忽一闪身,消失了身影,出现在陌悠然身后。

    陌悠然警觉性极高,感知到身后有危险,当即返身抵挡对方的袭击,并一记勾脚,欲将对方绊个狗啃泥。

    “九殿下有两下子。”花非缨差点吃闷亏,幸好反应迅捷,才堪堪躲过这暗袭。

    片刻的功夫,两人就已过招百下,花非缨明明有内力傍身,却一直手下留情,陌悠然则稍显吃力,虽在速度上她占优势,但她的耐力明显不如对方。一不做二不休,她趁着对方空档拿下发间发簪直接刺向对方脖颈,即使她知道自己这下肯定不能成功刺中,但她只想快点停止这场已分输赢的打斗,趁自己还未竭力之时,这样她才不至于输得太难看。

    果不其然,花非缨轻轻一挡,就以内力将她手中的发簪震到地上,“叮”的一声,发簪落地,陌悠然后退三步,“夫人深藏不漏,本殿错估了。”

    “九殿下不是想问我珵野的下落,好,我告诉你,他已经回家了。”花非缨一撩披帛,重新落座,模样甚是端庄大气。

    “什么意思?”陌悠然蹙起眉,预感不妙。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珵野已回他自己真正的家。”花非缨笑嘻嘻道。

    “他的家?你怎么会知道?不对,你是不是本就认识他?”陌悠然从她话语间听出她和珵野并非陌路,心里头不是滋味。珵野,难道你之前一直在骗本殿么?

    “何止认识,而且关系匪浅呢。”花非缨卖了会关子,才道出真相,“他啊,其实是我明媒正娶的夫君,之前有劳九殿下照顾,多谢。”

    陌悠然被震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无法消化这个消息,“他是你夫君?”

    “是啊,只是我这位夫君自小生性顽劣,喜欢在外闯荡,所以成亲后不久,他便留下一封家书称要去外面透透气,不日便会回来。我一向疼爱他,便遂了他的心愿,没太逼紧他,心想他玩累了终会想起这里才是他的港湾。这不,昨夜见了我,他便粘我黏得紧,不知疲惫地要了我一夜,称想回来了,还说要回娘家去探望一下他的母亲,我哪敢不太同意,今儿一大早便送他走了。”提及珵野,花非缨一脸宠溺,一副沉浸在恋爱中的小女人模样。

    陌悠然看着她这模样只觉得刺眼,“不可能,你说谎!珵野他不会那样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明显底气不足,一颗心在不断下沉,下沉,沉入绝望的深渊。

    ------题外话------

    【小剧场】:

    花非缨看着面前一脸失意的陌悠然很是得意:九殿下,面对我,你是不是觉得很失败?财势不如我,武功不如我,就连抢男人也抢不过我!

    陌悠然咬牙:珵野绝对不会背叛本殿,本殿相信他。

    花非缨呵呵笑着:珵野身子早给我了,九殿下难道还指望他在身子不洁的情况下对你一片真心?

    陌悠然忽笑得毛骨悚然,反问:你确定?

    花非缨蹙眉:你什么意思?

    陌悠然笑答:几月前,本殿与自家夫君亲热之际,珵野曾于屋内偷窥,结果被本殿抓了个正着。本殿问他为何偷窥,你猜他说了什么。

    花非缨:他说了什么?

    陌悠然:他说,他想看看男女是怎么行房的。试问,若他是有经验之人,怎说得出这种话?

    花非缨立时青了脸,无话反驳。(www.92txt.net 就爱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