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4章 本殿愿意娶你


    “我都未说什么,殿下有什么好在意的。”尹柒哲在她颈边蹭蹭,像只着急取暖的小动物,而且是毛茸茸的那种。

    “柒哲,你究竟怎么了?你这般,本殿如何不胡思乱想?”陌悠然依旧抵触,虽然是男子吃亏多些,但她也有自己的原则,男子这般,着实令她别扭。

    尹柒哲脸上有一瞬的失落,但很快又被笑意掩盖,“殿下真真无趣得紧,我与您开玩笑呢!”说罢,他就从她身上翻了下去。

    “本殿怎么躺在你的床上?”陌悠然起身,粗看屋内的摆设,才发现这本就是尹柒哲自己的房间,不免惊讶。她看看自己身上,穿着还算妥当,摸摸自己的脸,已经卸去易容恢复原貌,这才确认自己此时的状态。

    “说来话长,两日前,您受了花非缨一掌,五脏六腑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再加上您还中了那个女人的摄魂术,差点在她手上丢去性命,幸得孤尘相救,才捡回一条命,只是情绪仍受那个女人摄魂术的影响,变得十分消极。”

    “自陷入昏迷,您便一直抵触醒来,而我床榻恰由暖玉制成,有益榻上之人身心,所以我才为您腾出位置,换了别人,可没这待遇。”对于陌悠然的刻意疏离,虽知她出于道义,但他始终有怨,尤其知她对珵野那个有妇之夫生出不寻常的感情后,他心中的怨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临界点。

    “刚才你说,本殿中了花非缨的摄魂术。”陌悠然认真地听着他的解释,却发现信息量太大,一时难以消化。

    “嗯。”尹柒哲点点头,撩起陌悠然一缕发把玩着,“花非缨这号人物我虽听过,但并不了解,经此事,我才发觉这个女人不简单。殿下以后一定长点心,莫再冒险行事,性命没了,您还谈什么宏图霸业。”

    “本殿明白。”陌悠然慎重应道。两日前的事情渐渐有了印象,愤怒不甘等种种情绪涌上心头,不是滋味。她本最擅蛊惑人心,使人陷入幻觉,可如今她丧失催眠他人的本事,反被他人蛊惑,甚至差点丢去性命,这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殿下肚子该饿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见男子欲喊人进来,陌悠然及时抓住他手腕,对他摇了摇头,“本殿没胃口。”

    不等男子发话,她又道:“柒哲,本殿想问你一个问题。”

    尹柒哲目光担忧,听她言,便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改话道:“殿下请说。”

    “本殿听说,人过了一定的年纪,想再练内功已无可能,除非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内力悉数传给她,真的是这样么?”因为无内力傍身,她已在洛卿欢那吃过一次亏,心想日后自己只要谨慎行事,便无要紧,谁想,整月未过,她竟再次因无内力傍身而吃亏,如今怎么想她都无法再次淡然处之。

    尹柒哲蹙眉想了想,才点头道:“大致是这样。”

    “什么叫大致,本殿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陌悠然急切道。

    “殿下稍等。”

    尹柒哲下床离开房间,片刻便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本书页都泛黄的书籍。

    他拿过一盏油灯放在床头,才重新回到床上,接着就着灯光翻阅起手上的书籍。陌悠然在旁看着,不解道:“你在看什么?”

    “这是祖辈留下来的古籍,上面应有针对殿下的解惑之法。”尹柒哲认真地翻阅着,生怕遗漏重要的信息。

    陌悠然悄悄挪到他身后,与他一同看了起来。

    “找到了。”翻了一会,终于找到重要信息,男子回头欲告知,嘴唇却碰巧对上女子的唇,一触即分。

    两人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不约而同地红了脸。

    陌悠然当即低咳了一声,掩饰起自己的尴尬,“你说。”

    尹柒哲小心藏起自己的心思,便恢复如常的面色,答道:“殿下您看这里。数千年前有一位传奇人物,自创神功,可将旁人内力纳为几用,数十载下来,无人能敌。只是成名之后,她归隐山林,再未现于世人面前,渐渐被世人遗忘。”

    “数千年的话,这个人应早已归西……”陌悠然蹙了眉,觉得这条信息完全没有意义。

    “殿下若身怀绝技,难道不想找徒弟传承下去吗?”

    “你的意思是……这位传奇人物有徒弟?”

    尹柒哲点点头,继续往后翻。才翻过两页,他就停住手,指着一块地方示意陌悠然看。

    上面的文字都是繁冗的文言文,翻译后内容大致如下:江湖中曾兴起一邪教组织,里面的教徒最擅在他人练功时偷袭他人,并将他人的内力尽数吸走,使人丧命。因此,不过百年,便有无数豪杰讨伐此教,令此教消弭于世。此教消失后,教中一本独门的武功秘籍流落在外,江湖中人无不眼热,竞相争夺。后有人得之,欲称霸江湖,却被神秘人暗杀,据说那本武功秘籍已被那神秘人彻底烧毁,江湖中的腥风血雨才暂缓。

    “这个神秘人是谁?这上面有记录吗?”

    数千年前,那个传奇人物可将旁人内力纳为己用,只是归隐了,后来有人创立邪教组织,里面的教徒擅长趁人不备之时将其内力尽数吸走。由此,陌悠然可断定那个创立邪教组织的人便是数千年前那位传奇人物的后人,而那本武功秘籍恐怕就是那位传奇人物的遗作。

    如今,她想得知那本武功秘籍上的内容,唯一的线索就是最后接触那本秘籍的神秘人。

    尹柒哲继续翻下去,翻至最后一页之际,他摇了摇头。

    “看来没戏。”陌悠然失落地撇撇嘴,觉得累了,索性重新躺回床上,打算睡觉。

    尹柒哲收好书,吹熄灯,便躺至她身边,为她掖好被子,一边问道:“殿下竟不在意与我同床共枕?”

    “你刚才不是说你都不在意,本殿有什么好在意的。”反正又不干什么坏事,只是纯粹地睡在一张床榻上,陌悠然选择淡然处之。

    “那这样呢?”尹柒哲玩心一起,直接靠近她将她抱住,陌悠然都能感觉到他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

    身子一僵,想躲,却在男子的桎梏下动弹不得。

    “尹柒哲,你究竟想干什么!好好睡觉不行么?”她气恼道。

    “我也说过,我身子易冷。”

    陌悠然沉默了片刻,咬了咬牙,她突然凝重出声,“尹柒哲,你跟本殿说实话,你是不是对本殿有意思?”

    有一瞬的迟疑,尹柒哲缓缓松了手,躺回了自己的位置,低沉答曰,“不是。我只是在与殿下开玩笑,并非认真。”

    “如果是,本殿愿意娶你。”冷不丁,陌悠然突然吐出一句。

    脑子倏然一空,尹柒哲诧异地望向她,不敢置信,“殿下说什么?”

    “本殿说,本殿愿意娶你。”

    “为何?”尹柒哲立时质问。

    “柒哲,你真的相信所谓的克妻命格吗?反正,本殿是不信的。你身子有恙,娶你的女人最多需对你多担待些,但并不会因你招致灾祸。难道一个人身上发生的不幸就必须推脱到他人头上,而不反省自己,本殿只觉得这是一种很卑鄙懦弱的行为。”

    尹柒哲有所触动,但并不开怀,“所以……殿下是在同情我吗?”

    “不是,本殿想娶你便是单纯地想娶你,并没有太多理由,也许你觉得突然,但这个想法在本殿心中早已成形。”陌悠然摸索着,终于摸到男子微凉的手,轻轻攥在手中,仿若对待珍宝般小心翼翼。六皇姐,我对不起你了。

    尹柒哲并没有躲,“那殿下对我究竟有没有男女之情?”

    “有罢。”

    “本殿喜欢你,欣赏你,甚至敬重你,若能娶你入门,本殿一定会觉得上辈子烧了高香。”

    “柒哲,你不必急着回答本殿,慎重地考虑一下罢。本殿知你不比寻常男子,只追求安居乐业,相妻教女,所以本殿不会强你所难,只是想让你多个选择,让你也知本殿对你的心意。”

    “殿下如今恐怕也以心中的宏图霸业为主,并无心风月之事。”

    “你说得对,本殿如今只想着怎么扳倒太女、三皇女和四皇女,并无心娶夫。”男子一语中的,陌悠然并不窘迫,坦然道。或者说,以她的心理,她本就觉得自己在尹柒哲面前无需遮遮掩掩的,因为尹柒哲是她最信赖的朋友。

    尹柒哲听她言,忍俊不禁,手上回握住了她的手。

    “殿下,两日前您昏迷前,为何吩咐手下将您送我这里来?”

    “本殿只是觉得你这里比较安全,而且,本殿醒来的时候,你一定会及时给本殿出谋划策。”

    “原来殿下这么信赖我。”尹柒哲情绪不明。

    “柒哲,你不会背叛本殿罢?”陌悠然莫名害怕,手上更牢牢地抓紧了男子的手,毕竟竹瑶的事情在先,她想不吸取教训都难,可偏偏她是那么地信赖他,所以才问得这般直白。

    “不会。至死,我都会站在殿下这边。”男子答得果决,反而令陌悠然心里发慌。

    “为何?柒哲,本殿对你而言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她与这个男子结识于朝堂,因男子对她有所求才相识,更因有共同话题而相熟,男子助她出于两人之间的友谊,她信他则出于自己感性的判断,但她从未想过这个男子会对她忠诚至此。因为在她眼中,他并不像甘于被道义束缚的男子,反而更像一只随心所欲的鸿鹄,只因翅膀有伤,才龟缩于自己窝里。

    “殿下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陌悠然越听越不对味,当即打断道:“得得得!别说了,再听下去本殿该吐血。”她想娶他,结果他认她作亲人,可不是想让她吐血。

    尹柒哲“呵呵”轻笑了两声,被褥下,他将陌悠然的手反扣在自己手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睡罢。”一句温语,他便闭了眼,径自入眠,手却始终没从陌悠然手上拿开。

    第二天日上三竿,仍躺在床上休养的陌悠然一醒来就闻见一股饭菜的香气,引得她忍不住垂涎三尺,当即睁眼,坐起身,发现屋内不知何时摆了一张饭桌,饭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冒着热腾腾的热气。

    她眼睛当时冒出绿光,恶狼扑食般往前冲去,却不料身上伤为痊愈,半途心脏骤疼,捂着左胸口的位置又是蹙眉又是倒吸气。

    “殿下,您醒了。”这时,尹柒哲走了进来,他手上端着一碗汤,而他身后无渊正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他,生怕他摔着。

    男子将手中的汤碗在桌上放置好,就回身担忧地瞧向陌悠然,询问道,嗓音儒雅却绵软,“殿下怎么了?”

    “无渊,你快过去给殿下看看。”

    “是。”

    无渊听话地上前给陌悠然把了把脉,才答曰,“殿下身子损耗多大,仍需休养段时日,这期间,最好以补药辅之。”

    “那你去给殿下熬药罢。”尹柒哲吩咐道。

    “是,大人。”无渊不情不愿地呶了呶小嘴,才离开屋子。

    “殿下,快先洗把脸,穿身衣服。”尹柒哲见人离开,便自己上前搀扶陌悠然,引她去一旁的隔间梳妆穿戴。

    之后,他便邀她回来入座,一边殷切地催她提筷。

    “殿下,这些都是我为您准备的,您肚子一直空着也不好,快填点东西罢。”

    “都是你准备的?”陌悠然听到关键,不可思议道。一双筷子悬在半空,竟不忍心落下。

    “嗯。好久没做,生疏了。”男子点点头,身上华丽干净的月白锦袍与他此时说的话格格不入。

    “你竟然会做饭!”陌悠然的音立时高了八度。

    “我会的东西多了,只是殿下还未发现。”男子葱白微凉的指尖点了点她的鼻尖,宠溺笑道。

    “来快尝尝我的手艺。”他另外拿起一双筷子往陌悠然碗里放了些笋片,一边言,“我知殿下身子不爽,所以做的东西口味都偏清淡,殿下莫嫌弃。”

    “不会不会!本殿很高兴呢!第一次吃到你做的饭菜。”陌悠然连忙将那笋片往嘴里塞,一边含糊道。她面上虽无剧烈的波澜,心里却早已惊喜得痛哭流涕。

    “唔……好吃,好好吃,本殿喜欢。”口中的笋片脆嫩可口,咸淡适宜,陌悠然连连夸赞,接着开始大快朵颐。

    “殿下喜欢就好。除了久卧病榻的先父,殿下是第二位尝到我手艺的人呢。”尹柒哲在一旁瞧着,清丽的眸中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也就是说……本殿是第一个尝到你手艺的女人?”陌悠然立时感觉飘飘然。

    男子笑而不语,只点点头,以作回应。

    终于吃完,将肚子填了个十足饱,陌悠然才察觉全程光她自己在吃,而男子都在旁瞧着,偶尔也会给她布菜,但他未吃一口,心里顿生懊恼和歉疚,讪讪问道:“柒哲,你吃过了吗?”

    尹柒哲看透了她的心思,便揉揉她的发,笑着回道:“吃过了,殿下不用内疚。”

    “哦。”真想每天都吃上这个男子做的饭,陌悠然在心里默默许了个心愿。她不知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男子的感情就发生了变化,但从昨夜开始,仔细一审视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后,她便发觉自己对这个男子的感情再也不是纯粹的淡水之交,这份感情里早已参杂各种东西,有占有欲,有倾慕,有依赖,种种。

    “殿下,今天外面天气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啊,但你必须陪本殿。”陌悠然趁机拉住男子的手,无赖道。反正两人又不是第一次拉手,她才不害臊。

    “我是主,殿下是客,自然要陪的。”

    “本殿想去你府上的后花园走走。”

    “好。”

    尹世家历朝以来都是显赫的世家,因此尹府自然当得“华贵”二字。府中后花园不仅建有足有百亩的人工湖泊,更种植有无数奇花异草。

    “竟然还有池塘。”陌悠然见一处花丛最是茂密,便走上前去瞧了瞧,发现那池塘上方飘着热腾腾的雾气,清澈的水里养着三尾通体宝蓝色的鱼,三尾鱼在水里自由自在地嬉戏着,遨游着,完全不受水上寒冷气温的影响。

    “不是池塘,是温泉,那三尾鱼是从外海引进的凤尾鱼。”一旁的男子解释道。他不知从哪掏出了鱼饵,往水里撒了些,那三尾鱼当即激烈地争抢起来,修长的须像水草。

    “本殿记得,六皇姐曾经提过。”陌悠然想起一些往事,忽有些感慨。

    “那时殿下怕是从未想过数月后自己与我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这般亲密罢?”撒完鱼饵,尹柒哲用帕子擦了擦手,便重新牵上她的手,肆无忌惮地从她手上索取温暖。

    “柒哲,我们之间如今究竟算什么呢?”陌悠然看了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有些怅然若失。心意表明了,婚也求过了,男子未拒绝也未答应,但却与她亲吻过,同床共枕过,甚至亲自为她做饭,此时还主动牵她的手,这明显是将她当作恋人看待的,可她总觉还是缺了些东西。

    “殿下昨夜的话,我会考虑。至于此时我们之间算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确定我对殿下并不排斥。”尹柒哲牵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试探地吻了吻,清丽的眸中也闪过一丝茫然。

    陌悠然想起前世听过形容男女之间暧昧关系的此,觉得有两词形容她和尹柒哲之间如今的关系最为恰当,有些释然。至少,快了。

    “看来我们之间算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什么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尹柒哲不解其意。

    “意思是我们的之间的关系高于友情,却低于爱情。”

    “高于友情,低于爱情……”尹柒哲若有所思,并不反驳。

    “走罢,本殿想看看前面的湖。”

    “好。”

    两人均未松开彼此的手,似已达成某种共识。

    若不确定,那便试试罢,试着接纳,试着相爱……

    当天下午,陌悠然才见到孤尘。一向冷酷不苟言笑的男子见到她嘴角立时扯开弧度,将她拢入自己宽阔的怀里,欣慰叹道:“殿下没事就好。”

    “孤尘,你这之前去哪了?”

    “正君如今怀着孩子,不宜操劳,所以尹公子托孤尘回府给正君传了句话,称您已经醒来,身子无恙,让他放心。”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陌悠然面色一滞,迟疑道。

    “正君让孤尘传话给您,希望您能好好照顾自己,祎王府的事务他会处理妥当,您也可放心。”

    “他如今大着肚子,行动不便,祎王府的事务交给卓管家处理便是,他忙着揽活作甚!”陌悠然立时不悦道,心里有些担忧。

    “正君是有分寸的人,更何况,云公子每日都会去检查他的身子,所以应无大碍。”孤尘宽慰道。

    听闻云毓每日都会去检查苏瑾的身子,陌悠然这才松口气。

    “殿下,难道您近期不打算回府?”

    陌悠然点点头,“本殿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暂时不回了。”

    “殿下是想去找珵野吗?”

    ------题外话------

    【小剧场】:

    记者:大大,早前你不是说想写有历史沉重感的正剧,可如今这文风为何怎么看怎么不像?

    喵讪笑:早放弃了,毕竟肚里没啥墨水,文风也就这样了,庄重的正剧注定与我无缘。

    记者会心一笑,转移话题:听说大大最近打算恢复日更,是不是真的?

    喵哭:是的,这个月开始,决定拾起曾经的勤奋,好好更新。

    记者:别打脸。

    喵咬牙:一定在每天晚上八点左右更!

    记者:没时间了,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大大喜欢自己笔下的女主还是男主?

    喵不假思索:当然是女主啊!我是资深女主控啊女主控!(www.92txt.net 就爱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