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92章 轩儿是你的孩子【一更】


    萧浅嫣“呵呵”轻笑出声,脑袋轻轻搭在陌悠然肩膀上,杯盏与陌悠然手里的碰了碰,才饮下里面的酒液。

    “九皇妹何必这么严肃,放松,放松……”她无骨般靠入陌悠然怀里,仿若两人回到了以前。

    “三皇姐方才为何不将二皇兄留在身边?”陌悠然并没有忘记方才她看见的情景,很是疑惑。

    “你很在乎他啊。”

    “二皇兄待我一向很好。”陌悠然实诚地道出原因。

    “那你以为他待萧浅鸢不好么?”萧浅嫣示意她往萧浅鸢和萧浅钰的方向瞧去,一边道:“九皇妹,你仔细瞧瞧,有的东西即使演戏也演不出来。”

    陌悠然依言望去,结果见萧浅鸢与萧浅钰之间氛围融洽,尤其萧浅钰脸上没有半分为难。再想起萧浅嫣刚才说的话,她一时无力反驳。

    “与其关心别人,九皇妹不妨先关心关心自己。”耳畔冷不丁传来萧浅嫣的话,她愣住。

    “我怎么了?”

    “你难道没发现宴上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你瞧?”

    陌悠然一惊,被萧浅嫣这么一提醒,她还真感觉有一道强烈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凭借做杀手的经验,她轻易分辨出那道视线的来源,猛地转身往那边看去,才发现那个方向是北晋使臣的席位。只是这一瞬,身上那种被人紧盯的不适感竟立时消失,她收回视线的时候,那种不适感又骤然出现。

    “九皇妹,你已经被一匹狼盯上,要小心了。”靠在她怀里的萧浅嫣似乎已经看透一切,拍了拍她的手,让她自求多福。

    陌悠然推了推她,“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如今你我之间已不再像从前,我为何要告诉你?”萧浅嫣漫不经心道。

    “那你别靠我身上!”陌悠然气呼呼道,一边毫不留情地将女子从自己身上推开,却不料对方又无赖地靠了过来。

    “这对九皇妹而言说不定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事呢!”萧浅嫣轻车熟路地往她酒盏里添酒,目光已有几分迷离。

    “好事?你觉得我会信么?”陌悠然嗤笑出声。

    萧浅嫣并不在意她的想法,举了举手里的酒盏,一笑置之。

    就在这时,遥国的使臣代表葛沁走了过来,文弱秀气的脸上净是和善的笑意。

    “遥国使臣葛沁参拜三殿下,以及九殿下。”她分别对萧浅嫣和陌悠然行礼,十分谦恭。

    “不必……”陌悠然刚想阻止女子,身边的萧浅嫣突然出声压过了她的声音,“免礼。葛大人过来有何贵干?”

    “下官…下官今日与九殿下有过一面之缘,对她印象甚好,所以想过来与她多聊几句。”在萧浅嫣气场的压迫下,葛沁十分忐忑,悄悄地瞧了陌悠然一眼,又立马垂下脑袋。

    “没看见她正与本殿坐一块,你难道想将她从本殿身边抢走不成?”纵使萧浅嫣笑靥如花,葛沁却觉得此女危险得紧,只想尽快远离。

    “不…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是别国的使臣,本殿又管不到你。”萧浅嫣不但不收敛,反而得寸进尺。

    “如今下官在天禹的地盘上,自不敢胡生是非。”葛沁脑门上落下一滴冷汗。

    “三皇姐,你别为难人家了。”陌悠然看不下去,连忙拉了拉萧浅嫣,劝道。

    “九皇妹,你想选她还是选我?”萧浅嫣突然孩子气地问道。

    陌悠然其实想选葛沁,可偏偏她有皇命在身,上头还有萧浅鸢盯着她,所以她只能选萧浅嫣。于是,她只好转向葛沁,婉拒道:“葛大人,抱歉,改天本殿一定与你好好喝一杯。”

    “不用抱歉,是下官失礼了。”葛沁失落道。

    “那你对本殿的提议意下如何?”

    “改天很好,也是下官之意。”葛沁连忙给台阶下,之后她分别给两人行下一礼,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席位。

    “三皇姐,你为何总是像一只刺猬,见谁都要扎一下。”见人走远,陌悠然就转向萧浅嫣,无奈地批评道。

    “九皇妹难道没看出来她在试探你我之间的关系吗?”萧浅嫣不以为意。

    “但你太直接了,委婉一点不行么?”她当然知道,可她还是想吐槽此女待人接物的态度。

    “不会。”

    “……”

    “九皇妹,等你修炼到我这种境界,你也会与我一样的。”萧浅嫣直接抚上她脸颊,十分亲昵的姿态,似乎是故意做给这凤霄殿上所有人看的。

    “会么?我觉得不会。”陌悠然自问自答,一边顺从地陪她演戏,同时感觉到一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愈加强烈,似乎在传递着不满。

    她猛然回身看去,这次终于准确寻到视线来源,是北晋使臣席间的一个侍人。他就跪坐在北晋使臣代表身边,见她看来,他当即低下脑袋,一副恭顺的可怜样。

    “九皇妹发现了罢?”耳畔传来萧浅嫣戏谑的声音,她口中的热气直直喷在她耳上,陌悠然恍惚间都有种与这个女子之间关系从未破裂的错觉。

    “发现了。”

    “三皇姐为何帮我?”

    “我只是想做出与你之间的关系依旧很好的假象。这是为了我自己,并非为了帮你。”萧浅嫣否认道。

    “为你自己?”陌悠然半眯起眼,开始审视女子脸上的神色。

    “不然我在朝堂上又是孤身一人了。”

    这个女人没搞错罢?明明是她孤身一人才对,哪里是此女了?陌悠然非常不认同,想表达观点,却被对方手指抵住唇,听对方言,“九皇妹,没有你,我的确是孤单的,所以那天你主动去我府上说想要投靠我的时候,我心里真是很感动呢。”

    萧浅嫣一脸醉态,甚至带了哭腔。陌悠然愣愣地瞧着她,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九皇妹,我真的好喜欢你,这次若非过不了父君这道坎,我不会与你决裂……”

    “但他终归是我父君啊,我不能…不能明知你是害了他的罪魁祸首还在你面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我也没法对十多年才回来一趟的皇兄交代,我父君这辈子最最牵挂的人就是他,哪怕我再努力……也及不上的,因为我们愧对他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萧浅嫣彻底醉了,继续说着,一边说还一边落泪,眉眼间覆尽悲意。陌悠然从未见过她如此,心情复杂。

    “九殿下,将殿下交给奴罢,奴会好好照顾她。”

    一旁的陨痣见自家主子这般,心疼溢满眼眸,连忙从陌悠然手中接过女子,温声软语地安抚着。

    陌悠然起身,发现方才还坐在萧浅鸢身边的萧浅钰已不见身影,脑袋一空,四处搜寻,发现他人根本不在殿上。

    她连忙往外走去,想寻那个男子,确认其安全,却不料有人阻挠,而阻挠她的人正是萧浅阳。

    “九皇妹,宴会还没结束,你先坐下。”萧浅阳死死地按着她肩膀,不让她乱走。

    “五皇兄!”陌悠然当即瞪向他,示意他放手。

    “先坐下,算我求你。”萧浅阳索性用蛮力将她拽向他的席位。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这宴会开始前他也收到过萧浅鸢的命令,而萧浅鸢对他下达的命令正是让他想尽办法拖住陌悠然,不让其接近萧浅钰。

    蛮力陌悠然比不过这个男子,也不想让殿上的人全将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所以她最终只好妥协,在萧浅阳的席位上落座,一边趁他人不注意悄悄紧拧男子腰间的肉,压低声音质问,都有几分咬牙切齿,“五皇兄,你皮痒痒了是罢,竟敢拦我去路!”

    萧浅阳疼得倒吸一口,趁她松手之际他径自将一个开盖的酒坛子递到她眼前,示意她喝。

    “九皇妹今日在宴会上从未注意过我,我好难过,你得陪我喝一杯,我才能解气。”

    “不是说喝一杯么?”陌悠然见到酒坛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那只是口头上的说法罢了,九皇妹也当真?”

    “是不是只要我喝了这一坛子酒,你就会放我离开。”自从在一起后,陌悠然才发现眼前这位不是一般的贱,她以前真的太太高估美化他了。

    “是。只要九皇妹能喝完,我一定放你离开。”

    “好,我这就喝。”

    陌悠然知道自己拗不过他,索性一鼓作气将那一坛子烈酒往喉中灌去,喉咙里瞬间有种火辣辣的刺痛感。

    她酒量一向很好,所以她坚信自己不会醉,可此时这么一坛子下去,她立时感觉脑袋晕乎乎的,眼前的人影都在晃动。

    “五皇兄,你是不是,是不是……”下药了。

    她还未说完,就整个上半身栽在桌上。一旁的萧浅阳轻轻抚了抚她的发,叹息道:“九皇妹,别怪我。”

    忽然,他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投落在他身上,里面夹杂着浓浓的怨恨,他回身看去,那种感觉又瞬间消失。

    宴会上人众多,他没继续探究,抱起陌悠然对萧浅鸢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凤霄殿。

    当夜,宴会结束后,所有人各回各的住处,萧浅鸢已经搬入皇宫,但她并未直接回自己的寝宫,而是在中途折去了萧浅钰的住处——寰宇殿。

    寰宇殿内十分清冷,侍人都不见一个。萧浅鸢径直往内殿走去,发现那个男子就站在窗前。

    男子穿着一件米白的长衫,背影清瘦,散开的发垂在背后,几分萧瑟,与平时他的模样有所不同。

    萧浅鸢缓缓走近他,将手轻轻地搭上他肩膀,生怕他突然消失一般。

    “南欢,你等我许久了罢?”她放柔了语调,就连眼神也是温柔,里面的情谊不像是对待自己的皇弟,反而更像是对待自己的恋人。

    南欢是萧浅钰成年时所得的封号,在人后,萧浅鸢只唤他这个称谓。虽如今两人已经分隔十多年,物是人非,但她还是不愿改变这个称谓。

    “还好,恰好一个时辰。”萧浅钰转身望向萧浅鸢,目光同样温柔。

    “你要不要就寝?我这就给你安排。”萧浅鸢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哪里,没有一点帝王的架子,这也是她在人前从未有过的模样。

    “不用,我想就这样与你站在一间屋子里,与你聊聊天,赏赏月亮。”

    萧浅钰抬手拉住身边女子的手,泪眼中带着笑意,故作平淡的语调中带着心酸的哽咽,“圣卿,我们好久没有做这些事了,哪怕最平凡的,都好久了不是么?”

    这世上敢直接唤萧浅鸢封号的除了她的母皇和父后,就只剩下一人,而那个人就是萧浅钰。

    回到当前,萧浅鸢见他落泪,心中亦有触动,紧紧地回握住他的手,答应道,语气十足的宠溺,“好,陪你就是了。”

    她环顾四周,不见男子膝下的长女楚轩的身影,便随口问出一句,“对了,轩儿人呢?”

    “让奶爹抱去睡了。”

    “哦。”

    “圣卿。”萧浅钰的目光忽然变得深沉不见底,面容严肃。

    “怎么了?”

    “轩儿是你的孩子。”

    男子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内回荡,反反复复。一旁的萧浅鸢仿若中了晴天霹雳,久久不能回神。

    ------题外话------

    【公告】:

    今天有两更哈。这一更算补昨天的。喵说话算话。

    还有,故事情节大家觉得有雷人的地方请自带避雷针,反正最近的内容喵都是按照自己大纲写的,不是突然有感而发随意瞎编的,以前在自己读者群里预告过【见者懂】</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