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96章 九皇女,我对你很满意


    </script>    “是啊是啊,这位小哥,你好好冷静一下,千万别冲动!”

    “公子,你要是愿意,就直接嫁给我罢,我不嫌弃你,这辈子我都会对你好!”

    ……

    陌悠然循着她们的视线望去,发现青羽楼的顶楼栏杆上坐着一个男子,他虽穿着一身喜庆颜色的嫁衣,脸色却极是苍白难看,双眼哭得红肿,脸颊上挂着泪痕。此时他已经哭干眼泪,只能一下又一下地抽噎。

    “谢谢大家的好意,但我不会背叛我家妻主的,就算她今天逃婚了,不要我了,我也不背叛她。这辈子,我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即使她不见了,不见了……”他遥望不知名的远方,既悲伤,又绝望,声音都变得嘶哑。

    “大家都散了罢,我想一个人静静。”他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不再关注底下担忧他的人群。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陌悠然问向身边的人,那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回答说,“这位公子说来也可怜,他从小父母双亡,好不容易靠卖绢花清贫长大,偏看上了一个女混混。那女混混将他给自己攒的嫁妆全骗光,还未拜堂,就逃婚了,就发生在今天。奈何这位公子是个痴情种,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才有了寻短见的念想。”

    “竟有这等事。”陌悠然诧异。

    “青羽楼里的人怎么不想办法救他?”据她所知,青羽楼是一家酒楼,有人在它顶楼闹跳楼,里面的老板难道不怕他影响她们的生意?

    “别提了,青羽楼的人巴不得事情闹大,好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用他人的死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我还真是闻若未闻!”陌悠然冷笑。

    她身边的孤尘扯扯她,悄悄提醒道:“殿下,我们先找那位北晋皇子殿下罢。”

    “不着急,他人应该就在楼里,本殿现在想先将这个男子救了。”

    “这……”

    “别犹豫了,先随本殿进去。”陌悠然拉着他就穿过人群进了青羽楼。

    “欸?这位大人您还没说是来打尖还是约了人的,怎么直往里面冲。”一个小二上前迎她,却被她绕过,见她直接往楼上去,他连忙去追,一边询问。

    “少废话!给我寻捆绳子来。”陌悠然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丢给他一粒碎银,吩咐了一句,脚步没停。

    小二被她震慑,不敢反驳,只好狗腿地答应道:“是,是是是,奴这就去找。不过大人您这是要去几层?奴怕待会找不见您。”

    “我去八楼。”青羽楼一共九层。

    “奴知晓了,奴这就去找绳子,大人您稍等。”小二连忙去办事。

    “殿下,您难道想从八楼悄悄爬到九楼去救那个男子?”跟在她身后的孤尘立时有了猜测。

    “本殿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陌悠然不否认,一边快速登楼。

    “您为何要救他?”在孤尘眼里,陌悠然并不像富有同情心的人,所以他很疑惑。

    “那位北晋皇子在这里,他知道本殿此刻会到这里来。如若本殿只是一个普通人倒也没什么,但本殿终归是一介皇女,见此情景束手旁观难免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若传出去,对本殿的声誉也影响不好,所以这个想寻死的男子本殿必须救。”陌悠然道出理由,孤尘这才完全理解她的心情。

    “殿下英明,那待会就让孤尘去救罢,孤尘会轻功,有保障。”

    陌悠然果断拒绝,“不用,这种事本殿亲自做才有意义。你待会只需负责让底下那些围观的群众噤声,别让她们暴露本殿。”

    “是,孤尘谨记。”

    终于抵达八楼,陌悠然凭栏观察了一下楼的结构,心里便有了具体的攀爬路线。

    “大人,奴给您找来了。”不一会,刚才那个小二寻来,手上拿着一捆绳子。

    陌悠然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铁钩,她将铁钩绑在绳子一端,小二见此,好奇询问道:“大人这是要做甚?”

    “救人。”陌悠然言简意赅,将铁钩固定完毕,就到栏杆旁,半个身探出,往上用力一抛,那铁钩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勾住九楼的栏杆,她拉了拉绳子,确定铁钩已经固定住,才开始攀爬行动。

    那个坐在栏杆上想轻生的男子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中,并未察觉她的动静,但底下的群众却发现了,很多人惊呼出声。

    见此,孤尘连忙做手势示意她们闭嘴,众人这才了解陌悠然是为了救人,当即噤声。但也有好事者,她嫌不够热闹,欲出声提醒那个坐在九楼栏杆上的男子,忽然一把匕首从她耳畔呼啸而过,最终直直钉在后面的树上,她吓得脸色发白,发不出声来。

    顺着匕首飞来的方向望去,她见那个冷酷的黑衣男子正目光冰冷地盯着她,见她望向他,他当即对她做了个警告的手势,示意她若再妄为,他会当场取她性命,她怕怕地咽了口口水,只好乖乖保持沉默。其他好事者见此情景,也瞬间怂了,打消惹事的念头。

    在大多数人期盼的目光下,陌悠然借助绳子顺利爬到九楼,然后悄悄接近那个男子。

    一步,两步,三步,快了,再接近一步,她就能触碰到那个男子并将他救下。

    却不料,男子先一步发现了她的身影,一脸诧异。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陌悠然异常小心,因为她此时身子重心勉强落在九楼地面上,还有半个身子悬在空中。

    “你是来救我的?不!我不要你救!你走开,走开!”男子察觉她意图,连忙后退,十分排斥她的靠近。

    “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姑娘,我知你是好意,但我去意已决,你别再拦我,死,对我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男子一副看破红尘的凄凉模样,对陌悠然回以感激一笑,就闭了眼,往下纵身跳去。

    底下的人群不约而同地尖叫出声,又瞬间戛然而止。

    原来,男子在坠下的那一秒,陌悠然瞅准时机一把拉住了他,此时两人就像成串的蚂蚱一样吊在一根绳子上。

    “殿下!”

    已在九楼准备接应的孤尘见此情景,再也无法淡定。

    “孤尘,多找几个人拉我们上去!”幸好方才为了以防万一她用绳子在腰间缠了几圈,她此时才能堪堪稳住,否则怕会落得与下面这个男子同归于尽的下场。

    “是!孤尘这就去办!”

    “姑娘,你何必救我!快放手。”那个被陌悠然拉住的男子未感知到落地的痛意,睁眼,才发觉自己吊在半空。于是,他开始挣扎,两人的身体剧烈摇晃起来,底下众人看得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手里捏了一把冷汗。

    “闭嘴!别动!你要是拖我这个想救你一命的好心人与你同归于尽,你以为你死后真的能得到解脱吗!”陌悠然愤怒吼道,若不是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她真想直接放手。一个人自己都不爱自己,他人怜爱又有何意义?

    “我……”男子僵住,不再挣扎。

    片刻,孤尘就寻到人,将陌悠然和男子拉了上去,底下传来一阵欢呼声和鼓掌声。

    方才那位给陌悠然找绳子的小二此时见到她,立时腿软跪下,“请问……您是哪位殿下?”他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他方才听到了孤尘在情急之下对陌悠然的称谓。

    “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赶紧找间屋子将他重新拾掇一遍,顺便找大夫给他看下身子,银两本殿出。”陌悠然摘下面纱,露出清冷的妖容,冷静地吩咐着小二,一点不像刚经历过生死一线情景的模样。

    “是是是,奴这就去。”小二连连点头,转身就走。

    “刚才谢谢你们。”陌悠然不忘向刚才那几个对她施以援手的女子道谢。

    “应该的,应该的。”这几人都是青羽楼的客人,她们此时得知陌悠然身份非同一般,全拘束地站着,不知该不该行礼,可就算行礼,她们还不知她是哪一位皇女,行礼时万一叫错其称谓可就误事了。

    “你们是来用膳的罢,快回去继续,继续,不用在意本殿。”陌悠然瞧出她们的尴尬,便主动给她们台阶下。

    那几人顺势下了台阶,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刚才被陌悠然救上的那个男子竟突然出声询问了一句,激起在场所有人的好奇心,脚步微滞。

    “您……是不是九殿下?”虽是问句,语气里却已有七分确定。

    “是。”陌悠然点头,静待男子下文。

    “九殿下,您是大人物,一定是个神通广大的主,能不能…能不能帮帮草民,帮草民找回草民那位妻主,求求您,求求您了……”男子突然跪至她跟前,拼命磕头。

    “她都不要你了,就算本殿为你寻着她,她也不会要你,你这样不觉得自己很犯贱么?”陌悠然蹙了眉,有些为难。

    “可是草民不能没有她!没有她草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九殿下,求您帮草民这一次,只要您能帮草民寻着她,草民这辈子都愿意为您做牛做马。”男子继续哭求,左右不死心。

    陌悠然头疼,见旁边还有他人围观着,也不好冷心拒绝,便说道:“本殿可以帮你这一次,但在这之前你必须答应本殿一个条件。”

    “殿下请说。”男子见有希望,目光希冀起来。

    “以后别再寻死,就算那个女人依然不要你,也请你自重自爱,别再轻贱自己宝贵的性命。这点,你能做到吗?”

    男子犹豫了一瞬,最终郑重地对陌悠然磕了一响头,“草民答应殿下。本来草民这条命是您救回的,以后是死是活,草民全凭您决定。”

    “行!”至少达成目的,陌悠然松口气。

    依她吩咐,方才那个小二寻好了房间和大夫,将那个男子带下了九楼,方才围观的那几人也都已经离开,九楼瞬间变得空旷,只剩陌悠然和孤尘两人。

    “殿下,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孤尘不解,问道。他目光警惕地巡视着四周,生怕哪里突然射出暗箭伤了他身边的女子。

    “孤尘,您难道不觉得这层楼很诡异么?”九楼有房间,但一直未有动静,她起初觉得是因为没人,但此时却否定了这个想法。

    “怎么说?”

    “今天是元宵节,位于东城闹市中心的青羽楼今夜生意应该爆棚,所以一到八层基本都已人满为患,可为何唯独这层无人?”

    “可能一到八层已足够。”

    “本殿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但见了方才那个小二的反应,本殿便推翻了这个想法,反而确定这层有人,而且此人是个大金主,他一人就承包了这整层楼。”

    “小二的反应?”

    “方才那位小二每次上到这层楼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看一眼那间房,最后离开的时候,他有意驱赶本殿离开这里,只是碍于本殿身份,他才未开口。”陌悠然指了指前方一间从外面看起来都觉得里面一定无比奢华的房间,那房间的正门上绘着巨幅的百花齐放图,画面炫彩斑斓,栩栩如生。

    “殿下的意思是…这屋里有人?”孤尘愈加警惕,一只手直接握上剑柄,防御的状态。

    “而且,此人正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就在这时,陌悠然猛然提高了音量,“本殿说的对吗?北晋国七皇子殿下。”

    “唰”的一声,眼前的门从中间分开,巨幅的百花齐放图被一分为二,一道修长挺拔的男子身影映入她眼帘,其风姿比百花齐放的景象更要夺目。即使身穿最素的白衣,依然妖艳得好像一朵曼殊沙华,鲜红的朱唇,微扬的眼尾,剔透的雪肌,身上无一处不散发着性感的诱惑气息。

    “九皇女猜得不错,是我。”他轻笑着走出,腰间的配饰随着他的步伐叮当作响,清脆悦耳。

    绕着陌悠然走了一圈,他最终站定在她面前,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九皇女,我对你很满意。”

    “满意什么?”陌悠然饶有兴致地等待他回答。

    “哪都满意。脸蛋,身段,智慧,气度,各处都满意。如若是你当我的妻主,我是满心欢喜的。”凤阙挑起她下巴,盯着她的眼高傲道。

    一旁的孤尘见此情景,警惕解除,却很吃味,索性隐入暗处,不想当这两人间的电灯泡。

    陌悠然这头,她任凤阙挑着她的下巴像赏析着一件物品一样赏析着她,漠然回道:“七皇子,先回宫罢,陛下在等你回去。”

    “你难道不想娶我?”凤阙立时变了脸色,可他生气时都美若妖孽,令人着迷。

    “陛下也想娶你,我是奉她命令来寻你的。”

    凤阙语气立时蛮横起来,“你奉陛下的命令也好,奉其他某某某的命令也好,都与我无关!反正我今日白天说过,只要今晚你们几位皇女中谁能最先寻到我,我就会嫁给谁,而此时是你先寻到了我,我自然要履行承诺嫁给你!”

    “七皇子,你今日白天说的应该是今晚子时之前几位皇女中谁能最先寻到你,你就会嫁给谁,是罢?”陌悠然置若罔闻,径自问出一句,眼里透着精明和算计。

    “啊?”

    凤阙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解她特意问出这一句的用意。

    “你给出的期限是子时之前,是罢?”陌悠然再次强调,语气认真,

    “好像…是的。”凤阙已记不清他当时有没有说过“子时”两字,便含糊应道。

    “这样的话,我已经超出期限,不作数了。”陌悠然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她之所以拖延时间,将近子时才寻来,就是为了达成这个结果。凤阙白天究竟有没有说“在子时之前”这几个字眼她不在乎,反正只要凤阙本人此时咬定他曾经提过就够了。

    “不作数?不!怎么会不作数!我收回刚才说的话。”凤阙立时不乐意了。

    “七皇子还不明白么?”

    陌悠然无奈地摇了摇头,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本殿此时代表的是陛下,你若收回你刚才说的话,就意味着你最终会嫁给陛下。但若你咬定你曾说皇女们必须在今夜子时之前寻到你才作数,你就暂时不用嫁给任何一位皇女,包括陛下。如此,你才可从长计议,重新挑选一位你真正中意的和亲对象。”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凤阙敛眉思考片刻,便做下了决定。

    “那对了!九皇女,多谢你提醒,我方才的确说过你们子时之前寻到我才作数,你虽然最先寻到我,但还是晚了一步。”他当即入戏,有模有样地做了个摊手的动作,表示爱莫能助。

    “那真是可惜了。”陌悠然故作惋惜模样。

    “不过,七皇子你还是得随本殿回宫一趟,本殿需要回去交差。”

    ------题外话------

    【公告】:

    = ̄ω ̄=有正版群,群里不定时发文文相关福利。需要者请加【191586479】这个群号,向管理或者群主大人提交全订截图,便可享受到喵准备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