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01章 此抱非彼抱


    </script>    云毓一计较可能的得失,登时软了态度,换上谄媚的笑脸,对陌悠然讨好道:“姐姐,我跟珵野开玩笑的,你别当真。珵野,你说是不是?”

    说着,他就瞪向珵野,对他使了个眼色。

    珵野瞧了眼陌悠然,发现陌悠然正在瞧他,他慌忙一撇脑袋,接着不情不愿道:“差不多。”

    “姐姐,你看,珵野也说是玩笑。”云毓立时变得得意洋洋。

    “不吵架就好,你们俩以后早晚会成为一家人,应该和谐相处才是。”陌悠然一手揽住一人的腰肢,一边语重心长地劝告着两人。

    “姐姐放心,我以后一定会跟珵野以及你其他每一位夫君好好相处的!”云毓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珵野则不情不愿地轻哼了一声,才从嘴里溜出三个字眼,“我也是。”

    “那你俩当着我的面拥抱一下。”陌悠然得寸进尺。

    “姐姐,这个…就不用了罢,我既然承诺了,日后就肯定会做到的。”云毓看向一脸冰冷的珵野,很是为难。

    “爱信不信!”

    珵野则抱着胳膊转身就走,他此举相当于将陌悠然让给了云毓。

    “姐姐,你好久没抱我了。”见珵野离开屋子,云毓才转向陌悠然说道,一双明珠水眸氤氲着希冀,其话语间不无撒娇成分。

    陌悠然当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喏,抱了。”

    云毓连忙摇头,故作老成道:“此抱非彼抱,而我想要的是哪个我想姐姐应该清楚。”他暧昧地对她抛了个媚眼,手不老实地摸向她翘挺的**,其话中之意昭然若揭。

    “滑头!”

    陌悠然点了点他的鼻尖,宠溺笑曰,“那我今晚去你那边,你一定洗白白等我。”

    云毓眼眸一亮,“那姐姐一定说话算话,千万别忘了。”

    “不会忘,毕竟我也想你。”陌悠然本想亲亲云毓粉嫩的小嘴,但一想到她方才才吻过珵野,再亲吻云毓岂不会让两人间接接吻,于是她顿住了,面色有一瞬的尴尬。

    “姐姐,我想先回去准备准备。”云毓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并未察觉她的异样。

    “好。”

    当夜,陌悠然沐浴完毕,正准备前往云毓所住的院落,却不料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

    “九儿这是要去哪?”

    拦她的人正是那位借萧浅嫣旨意入住她府邸的北晋国七皇子凤阙,北晋由于严寒的气候常年冰天雪地,大地基本都是一望无际的白,所以北晋王室索性将白色定为国色,因此,凤阙平日的服装大都以白色为主。此时,他就穿着一身素白的锦袍,上锈玉鸟的暗纹,腰间系着暗金的腰带,上面恰到好处地缀着几颗宝石,华贵至极。

    “你管我去哪。”陌悠然不想搭理他,欲从他身边绕过,却不料男子再一次截住她的去路,她恼了,“你到底想干嘛!”

    “九儿能否与我聊聊天,我一个人待着好无聊。”

    “我已经有约,没空陪你。”陌悠然果断拒绝。

    “九儿约了男人?”凤阙见陌悠然衣着简单,就连头发都还湿漉漉地披散在背上,便立时有了猜测。

    “与你无关。凤阙,你要是再拦我,我喊人了啊!”

    凤阙哀怨地叹了口气,“九儿好生无情。我也只是随口问问,你要去约你男人,我当然不会拦你,我可是很善解人意的。”说罢,他就主动让出路,楚楚可怜的模样。

    陌悠然倒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好打发,经过他身边时,她脚步顿了顿,同时留了一句话给他。

    “但愿你能一直善解人意下去。”

    凤阙一愣,直至她远去,凤阙都还是一脸茫然。

    她这句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陌悠然才抵达云毓的院落,迎面就得云毓一句抱怨,“姐姐,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你好久了。”

    “刚才路上遇上了一个缠人的东西,我好容易才甩掉他。”陌悠然解释道。

    “什么缠人的东西?我怎么从未碰到过。”云毓拉着她进了自己的里屋,他此时才穿一件浅绿带花纹的单衣,头发也披散着,可见他刚才也沐浴过,一身用芳草晕染的芳香气息。

    “不值一提。”陌悠然下意识地隐瞒,接着转移话题道:“云毓,你最近是不是瘦了,这小腰上怎么一点肉都没有?”

    “还不是因为你前阵子不在府上我想你想的。”云毓反怪起她来了,搂住她腰肢蹭了蹭,小脸红扑扑的。

    “那这次怎么没冒几粒相思痘?”陌悠然手指点点他光洁的脑门,调侃道。

    “姐姐你又取笑我~”云毓不乐意了,小嘴撅得老高,水眸忽闪忽闪的,好像一个可爱的玩具娃娃。

    陌悠然突然察觉不对劲,凑近他嗅了嗅,“你嘴里怎么有股药味?你是不是喝了什么?”

    云毓嘿嘿笑了两声,解释道:“姐姐,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喝了一种助孕的汤药。据说喝完这种汤药,一个时辰内与女人圆房,能提高受孕的机会,反正十成尝试的人里已有九成成功了,所以我便想试试。”

    “你…想要孩子了?”陌悠然望着他错愕至极。

    “那是当然!我一直想要一个宝宝,可惜跟姐姐在一起至今,我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云毓摸摸自己平坦的小腹,面色变得无比失落。

    “云毓,这种事急不来的。”陌悠然其实并不想要孩子。因为她的男人一旦拥有孩子,她必会有一段时间不能碰他,而且孩子出世后,她男人的注意力就会被分散,以往对她的那一腔热情将一去不复返啊。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并没有很强烈的传宗接代的观念。

    “姐姐,难道你不想要孩子,还是说,你并不想要我给你生孩子?”云毓好似看透了她的心思,眼神突变得锐利无比。

    陌悠然当即否认,“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我只是一直觉得,生孩子必然是个辛苦的过程,所以我不想让你受这份苦难。”

    “我心甘情愿!姐姐,只要能为你生一个孩子,受再多苦我都愿意。”云毓轻轻抱住陌悠然,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和执着。

    “既然如此,那别耽误时间了。”

    陌悠然直接拉着他到床榻,轻轻一推,就将他整个人推到榻上,帮他脱了鞋,自己也一甩鞋,就整个人顺势罩上他的身子,往他涂了蜜膏的粉唇吻去。也罢,他一片心意,她再推脱就显得自私了。

    两人正吻得如火如荼,屋顶突然传来一声砖瓦碰撞的声响。

    “谁!”陌悠然动作一停,瞪向那个位置,目光警惕。

    喵呜~喵呜~

    “姐姐,是叫春的猫儿,别理会了,我们继续。”云毓拉拉陌悠然,已是情动模样,粉颊宛若春日粉樱盛开的模样,双目迷离,三月春水都不及他眸色清澈**。

    陌悠然这才放下戒心,与身下的男子继续进行不可描述之事。

    ……

    第二天,她终于在早朝见到萧浅陌本人,发现她脸色竟然十分憔悴,看来昨日她身子抱恙的言论并非是在说谎。

    “九皇妹,北晋七皇子你可有安置好?”朝堂上,萧浅嫣当着众人的面如是问向陌悠然,似乎十分关心凤阙。

    “回代政王,隐玉不负所望,已将北晋七皇子妥善安置。”陌悠然恭敬回道。萧浅嫣已经下达规定,以后所有人都必须统称她为“代政王”!

    “七皇子待你一片真心,你莫辜负人家。”萧浅嫣又意味不明地道出一句。

    她话音才落,陌悠然顿感觉到一道带着强烈恨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是萧浅陌的,许多大臣亦将复杂的目光投向她,令她如芒在背,好像身在战场,四周包围着重重敌军,将尖锐的刀枪对准她,下一刻就会将她扎成马蜂窝。

    她抬眸瞧向座上的萧浅嫣,发现她正幸灾乐祸地瞧着她,那眼神是冷酷是阴狠,再无曾经对她的宠溺包容,她渐渐明了这个女人将凤阙这块肥肉推给她的用意,心境宛若跌入谷底。

    “隐玉…隐玉对七皇子只有钦佩之意,并无男女之情,所以,这姻缘若是强配,对隐玉对七皇子而言无疑是一场错误的悲剧。”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坐以待毙。

    “是吗?可本王从七皇子口中听到的却是另外一回事。他说,你与他情投意合,前夜初次见面时,你们就以吻定情,你还说会娶他,会宠他一辈子。”萧浅嫣一脸怀疑。似为了增强自己的气势,稳固权威,她今日着一件绛红的宫装,殷红的唇比以往更艳上三分,眼尾以朱砂点缀,整个人好像一朵艳丽的玫瑰,却浑身带毒刺,危险得很。

    “不是的,他所言多半由他自己编造。”陌悠然连忙反驳,气得恨不得待会回府就抄起家伙将那个厚颜无耻的男子胖揍一顿。

    “怎么可能,身为男子,七皇子不可能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九皇妹,身为女人,还是我朝的皇女,你可不能这般为人处世,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萧浅嫣依旧不信,一副只相信凤阙的坚定模样。

    “那代政王是已经打定主意让隐玉娶这位北晋七皇子吗?”陌悠然突然释怀,目光恢复平静,不知在想些什么。

    “差不多。”萧浅嫣悠然笑答,她瞧了眼底下萧浅陌阴鸷的脸庞,似乎等着看好戏。

    “多谢代政王成全。”陌悠然也瞧了眼另一个方向的萧浅陌,嘴角浅浅地勾了勾。她一直以为这个女人隐忍之能当世无人能及,可如今竟在朝堂上公然为了一个男子敌对她,看来其隐忍之能也不过如此。

    萧浅嫣的办事效率极高,当天上午,她就对陌悠然降下旨意命令她择日与凤阙正式完婚。

    陌悠然接旨的时候心里忍不住一声叹息,她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伤了那些她曾因爱恋之心才承诺要娶的男子的心。

    “殿下,孤尘支持您的任何决定。”她失意之时,第一个站出来宽慰她的永远是那个总是默默地守护在她身旁的男子。

    “孤尘,本殿知道,你心里还是怪本殿的,只是你不忍伤本殿,所以才说这种话哄人。”陌悠然顺势靠入他怀里,眼里已有模糊的泪意。

    “孤尘说的是真心话,殿下身边的男子本就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孤尘已经习惯。只要殿下这辈子都莫负孤尘,孤尘便知足了。”身长八尺,风姿特秀,萧萧肃肃,爽朗清举,龙章凤姿,天质自然。男子依旧原来的面貌,但其眉眼间已经褪去原些少年的青涩,反而变得十分稳重,对陌悠然而言是值得依靠的港湾。

    用过午膳,云毓如约将阿昕接进了府中,带到陌悠然跟前。

    阿昕见着陌悠然的时候,目光先是一瞬的茫然停滞,随即他便跪至地上,对陌悠然连磕三头,再次抬眸的时候,他已是泪眼朦胧,“草民参见九皇女殿下。”

    “起来罢。”陌悠然亲自去扶,关切询问道:“你身子是不是已无大碍?”她探究地看向他额头,却被几缕碎发挡了视线。

    “已经全好,多亏云公子妙手,草民连疤都未落下。”阿昕察觉她意图,便主动掀起自己额上的碎发,让她看个究竟。

    果然,他的额头光洁如新,仿若从未受过伤。如此,陌悠然便放心了,“本殿本来还愁你脑袋要是落块疤以后该怎么嫁人,如今心里这块石头终于落下了。”

    听此,阿昕脸色一僵,磕巴应道:“是,是,殿下说得是。”

    “阿昕,本殿知道你对本殿的心意,但…感情之事应是相互的,恕本殿……”

    陌悠然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但未等她将无法回应之意的言语说出,阿昕便用手抵住她的唇,强颜欢笑道:“草民知道。殿下身份尊贵,草民自知配不上。”他眼睛像忘记关阀门似的,哪怕他再强忍,晶莹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一颗颗滚出,有的流入他嘴里,使他尝到苦涩的滋味。

    “是本殿对不起你,你要是需要什么,尽管与本殿提,本殿一定满足你。”陌悠然看着他的眼泪,心里竟一阵阵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心肉里破裂开。

    “草民什么都不要,只想临走前殿下能抱一抱草民,可以吗?”最后一句“可以吗”阿昕问得小心翼翼,他清澈的眼里,满满地映着陌悠然的脸庞,含着浓浓的希冀之色。

    “可以。”陌悠然叹息,当即主动上前轻轻拥住男子。可男子入怀的那一瞬,她心底突然诡异地生出强烈的不舍之意,她的手臂一点点收紧,似有将男子纤瘦的躯体永远嵌入自己身体的趋势,再也不分开。

    幸好脑海里还残存着理智,她最终还是松开了男子,对他祝福道:“阿昕,希望你以后能找到真心待你的另一半,永远幸福下去。”

    “殿下也是,一定永远幸福下去。草民走了,告辞。”阿昕一边落泪一边告别,那双眸,几近贪恋地在她脸上流连,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想浪费。

    “保重。”

    陌悠然着人送他离开,见他完全失了踪影,都未收回视线,眼里净是茫然。

    “姐姐,你要是舍不得人家,就将他留下罢。”进屋的云毓见她眼神,便知她对那个男子并非无情,于是他出声建议道。

    “我…我没有舍不得人家,只是有点奇怪。”陌悠然连忙收回视线,讪讪答,一边顺势搂住走来的男子,目光仍是茫然。

    “有什么好奇怪的?”云毓剥了一个橘子,直将果肉往她嘴里塞。

    “就是奇怪,我很确定我之前对他从未有过非分之想,可这次见到他,我竟对他生出许多莫名的怜爱之意。这种感情似乎已在我心底根种许久,可我却想不起这份感情从何而来。”

    “姐姐,你就是喜欢人家了。”云毓白了她一眼,很是无语。

    “可就算是喜欢,这份喜欢未免来得太突然了,我都不清楚我是因何喜欢上他的。”

    云毓见不得她这种迷惘样子,索性劝道:“姐姐,我之前与你告白的时候,你不是问过我为何喜欢你,然后我给出的答案是,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所以…你是不是太纠结了,趁他还未走远,你最好赶快去将他追回来,不然以你此时的表现,你日后一定会悔青肠子。”

    “真的是这样吗?”陌悠然总觉得理由还是不够,犹豫道。

    “殿下!殿下!殿下在哪?我要见殿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男子焦急的呼声,陌悠然连忙出屋探个究竟,发现来人是束心,那个曾被她勒令将伤养好后就去为他哥哥竹瑶守三年墓的男子。

    “你来干什么?”她蹙眉问道。

    束心连忙噗通一声跪到她跟前,脸色焦急道:“殿下,您刚才是不是接见了一个青衣的男子?”

    “是啊,怎么了?”阿昕今日的确穿着青衣。

    “那个青衣男子是我哥哥啊,殿下您不是很喜欢他,怎么放他离开了!”

    “啥?”

    陌悠然瞬间石化。

    ------题外话------

    【小剧场】:

    好久没在正文出现的苏瑾最近怨念至极,为了刷一波存在感,他开始整日装病,想引陌悠然前来探望,却不料招来的竟是凤阙这个妖孽。

    凤阙快嫁入祎王府,不过他还未得陌悠然真心,所以心里也是怨念,便来苏瑾这找不痛快。心想苏瑾是第一个嫁入府中而且是第一个有了孩子的,一定最受宠,乃最大威胁,他不找他下马威找谁?

    苏瑾感觉来者不善,懒得给好脸色:你来干什么?

    凤阙故作腰酸背痛模样,走一步歇一会:我代九儿来瞧瞧你,不过九儿这几夜实在太猛了,我这老腰都快被折腾断了。

    苏瑾冷眼瞥着他,淡淡一语:劳烦了。

    凤阙见他反应平淡,觉得无趣,便开始降低攻击值:听说你生病了,你这病不会是许久未圆房憋出来的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