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02章 哪怕您现在恨我,我也不后悔


    “殿下,奴确信奴方才见到的那个青衣男子是奴的哥哥,哥哥他还没死,他还活着,而且他刚才站在我们眼前!”束心强调道。

    “你怎么确定的?”

    陌悠然有点蒙,心想她刚才见的那个男子确实是她前阵子卧底花府时偶然间认识的那位名唤阿昕的平民男子,怎么突然间他成了她的瑶儿,那个曾当着她的面陨落的男子。

    “奴有件事不敢再瞒殿下,其实…奴和哥哥体内有血脉蛊,我们能相互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之前哥哥出事的时候,奴的确能感应他危在旦夕,之后奴再也没感应到他的存在,那时奴跟你们一样以为他已经死了。可在刚才,奴看见那个青衣男子的时候,奴体内的血脉蛊重新活跃了起来,它告诉奴它的姊妹在眼前,所以奴这才确信,刚才那个青衣男子是奴曾经与之相依为命的哥哥。”束心句句诚恳,双目殷切地盯着她,不似在说谎。

    “来人!”

    陌悠然不敢再犹豫,当即叫人去截已经离开片刻的阿昕,垂在两侧的手下意识地攥起,暴露她内心的紧张。

    原来,她刚才那般反常不是没有理由的!对方是瑶儿,她心的瑶儿,她怎能舍得他这样轻易离开!所以她不舍,甚至想紧紧地抓住他。哪怕她认出他,她的身子也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因为她对他的感情早已刻入心间,深入骨髓,再也难以忘怀……

    也许这是人的劣根性,越是得不到,才越是刻骨铭心。不过,瑶儿此次若能重新回到她身边,她必紧紧抓住他的手,再也不放他离开!

    “殿下,那位公子已经不见身影。”有侍卫来回禀,同时双手奉上一只银镯子,“但属下在府邸门口发现了这个,不知是不是那位公子落下的。”

    陌悠然当即抢过,将那银镯子捧在手心怔怔地看了良久,一颗颗晶莹无声落下,滴落在银镯子上,温热的泪瞬间变得冰冷。

    “这是他的东西吗?”云毓将手轻轻搭在她背上,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嗯。”陌悠然应了一声,已有哽咽的声调,“这银镯子是我曾经买给他的礼物,里侧有我亲手刻的”瑶“字,也不是值钱玩意,没想到他一直带在身上。”

    “竹瑶既然如此珍视这个银镯子,他发现不见了,一定会回来找的。”云毓试图宽慰道。

    陌悠然摇头否定,“不会回来了。银镯子掉在地上必会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怎会没发现,所以,这镯子一定是他故意留下的。”

    “云毓,我想出门一趟。”

    “姐姐想去哪?”

    “他的墓地。”即使证明竹瑶还活在这世上的人证物证俱在,她还是想亲自确认一遍。因为人可说谎,东西可离身被另外的有心之人利用,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应该谨慎一点。

    “我陪你去。”云毓知她用意,当即不假思索地请求道。

    “殿下,奴也要去!”依旧跪在地上的束心同样要求道,他双目通红,似乎也十分渴望能都对竹瑶是死是活这件事一探究竟。

    “走罢。”

    陌悠然默认,之后便启程往竹瑶的墓地赶去。

    春天将至,原本荒芜的山野已经冒出点点新绿,竹瑶的墓碑上已经长出青苔,石阶的缝隙里已经生出小野花。

    陌悠然才抵达,便着人将眼前的坟墓挖开。不消片刻,她的人便挖出一副红木的棺椁,棺椁已被钉死封住,陌悠然的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打开,一股腐烂的气息扑面而来。

    结果出乎意料,棺椁里竟然躺着一具腐尸,他身上穿的是竹瑶的衣服,脸部轮廓与竹瑶相似,连他胸口的一处伤口位置也与竹瑶生前为给陌悠然挡箭胸口处留下的伤的位置吻合。

    不光云毓,连陌悠然都凌乱了。云毓藏不住话,捂着鼻子艰难询问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要是竹瑶没死,那这具尸体哪来的?”

    “我也不知。”陌悠然看着棺椁里的腐尸,思绪陷入了混乱。

    “他不是我哥哥!”在这时,一直被忽视的束心突然大吼出声,引得所有人对他注目。

    见陌悠然看向他,他慌忙跪到她跟前,指着棺椁里的腐尸义正辞严道:“殿下,血脉蛊不会弄错!所以这具腐尸必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的冒牌货,目的是为了混淆视听。”

    “可……血脉蛊不是可以离开宿主身体?”陌悠然也想相信竹瑶没死,但眼前这具腐尸身上的特征与竹瑶处处相似,多疑如她,自会忍不住摇摆不定。而且,珵野的事情仍历历在目,所以她并没有忘记血脉蛊可从一个宿主身体转移到另一个宿主身体的事实。

    “如若血脉蛊住入宿主体内不到一年,它是可以从宿主体内分离开的,但若血脉蛊已在宿主体内待上数余年甚至更长时间,它便会与宿主性命相连,同生共死。而奴体内的血脉蛊方才分明感受到哥哥体内的血脉蛊仍然活着,也是说哥哥仍然活着,所以眼前这具腐尸一定是假的!”

    这块墓地当初是尹柒哲选的,墓地所在的山丘在他府邸附近,所以陌悠然一干人等才过来不久,他听到了风声,匆匆赶来。

    他到现场时,陌悠然已命人将现场收拾妥当,那具腐尸已被重新放入棺椁埋入土中,但空气中仍弥漫着一股腐尸的味道,现场有的人已被熏得作呕。

    “殿下这是作何?”尹柒哲见有人在拆那块刻字的墓碑,忍不住发问。

    “墓中之人并非竹瑶,本殿再以他人之名冠在他头上,委实说不过去不是么?”陌悠然正眼瞧向他,清冷的目中竟有几分探究。

    “看来殿下已经知道了。”尹柒哲坦然。寻常人若被戳破谎言一定会有几分慌张窘迫,但他丝毫没有,一副从始至终都置身局外的模样。

    “尹柒哲!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陌悠然已有些愠怒,言辞间有几分犀利。

    “我知道。殿下若实在觉得气,便打我解气罢。”似因为受不住空气中的腐烂气味,他以袖掩嘴低咳了几声,本苍白的脸变得愈加凄凉惨淡。

    陌悠然哪忍心对这样的他下手,反而关切询问,“你没事罢?”

    “没事。”

    陌悠然不信他的话,径自对他身旁的无渊吩咐道:“无渊,快扶你家大人回去。”接着她又转向尹柒哲说道,方才言辞间的犀利已净数被温柔取代,“柒哲,你先回去,本殿稍后来。关于此事,无论巨细,你待会要一定对本殿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

    “听着了。”尹柒哲见对她态度转变,面有丝小得意,看得一旁的云毓牙痒痒。

    见他离去,云毓当即在陌悠然耳畔念叨,“姐姐,他再可怜,也无法抵消他曾经欺骗过你的现实,你可别心软了。”

    “若我没猜错的话,当初应是他救了瑶儿,所以我没有资格怪他。”

    “既然是他救了竹瑶,那他为何对你隐瞒此事?”云毓奇怪道。

    “估计是有什么苦衷罢。”陌悠然也不是很清楚,但她始终相信尹柒哲不会害她。

    感觉裙摆被人拽了拽,她低眉看去,才意识到束心一直跪在她跟前,像个水晶般易碎的男子,“束心,你这是……”自从得知他是竹瑶的亲弟弟,陌悠然对他的态度变得缓和许多,她主动去扶他,却被他避过。

    “殿下,您之前曾命奴养好伤后来为奴的哥哥守墓三年,可如今哥哥还活着,便无让奴守墓的必要了,您会不会想此抛弃奴?”男子泫然若泣,楚楚可怜状。由于大病初愈,他仍十分憔悴,单薄的衣服披在身上,显得瘦骨嶙峋。

    “你怎会这样想?先起来罢,这里地上湿气重,当心伤着膝盖。”

    “殿下若不保证不抛弃奴,奴坚决不起来!”束心依旧避开她的搀扶,一脸倔强。

    “你再不起来,本殿倒考虑要抛弃你了。”

    束心当即跳起身,欲扑进陌悠然怀里大哭一场,却被她身边的云毓一把推开。

    “我在这里,你也敢跟我抢姐姐?”云毓一把搂过陌悠然的腰肢,对着一脸不敢置信的束心蛮横道。说罢,他在陌悠然脸上亲了一口,霸道地宣誓他对她的占有权。

    “云毓,待会你带着束心先回去。”陌悠然也不生气,任他胡闹,谁让她打从心底想宠这个男人呢。

    “姐姐你又赶我走。”云毓不乐意了,小嘴撅得老高。

    “待会我与柒哲有事要谈,你别凑热闹了。”陌悠然轻抚他嘟起的粉嫩嘴唇,话语间不无宠溺。

    “可是我也想知道事情的原委。”被她温声哄着,云毓脸有所缓和。

    “今晚我告诉你。”

    “姐姐的意思是……今晚你还陪我?”云毓目光当即一亮,堪比几百瓦的灯泡。

    “嗯。”

    “那好罢,我听姐姐的。”云毓登时没骨气地妥协。

    他带着束心离开后,陌悠然交代完自己的人重新给地下那位无名的男子立块碑,便离开了现场,赶往尹府。

    尹柒哲待在自己暖和的琉璃阁内,身上穿着宽松的素锦袍,头发一半被桃木的发簪绾起,一半垂下,落在肩头。眉眼如画,气质如兰,清丽的眸好似清澈的湖水,温柔极了。

    见女子身影,他连忙从**白的蒲团上站起身,纤瘦的身姿如柳般柔韧。他上前脱去女子身上的斗篷,将她头上的发饰去了些,才拉着她走入自己的里屋,让她躺上他那张用暖玉铺成的床榻。

    “柒哲,你到底想整什么幺蛾子?”陌悠然见他不断搓揉着自己的手,忍不住好奇发问。

    “我最近从无渊那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想在殿下身上试用。”将手搓暖后,尹柒哲才将掌心覆上她的身子,循着**位一下一下地摁压**。

    他力道控制得恰好,陌悠然舒服得闭上眼睛,却不忘自己来此的目的,“柒哲,该交代了,这阵子本殿真真被你骗惨了。”

    尹柒哲笑了笑,这才娓娓道来事情的始末。

    “殿下应该记得,当初那位竹公子所中之毒是五毒门的独门秘药误长生,世上唯有五毒门的门主洛千袭有此毒的解药。若碰上别人,竹公子肯定是没救了,可他偏偏碰上了我,而您又那样地重视他,甚至为了他不惜自降身份对无渊下跪祈求,我纵使再铁石心肠,也受不住您这般,所以我在您昏睡的时段里请义母她老人家亲自过来救了竹公子。”

    “可竹公子醒来后,却叫我为他对您保守他还活着的秘密。恐怕是因他觉得自己已无脸见您,更没有资格求得您原谅,当天夜里,他悄悄离开了我府上。”

    “得知此事后,我索性着人寻了具与他体型脸型都相似的男子尸体,对其做了些手脚,然后将其掩埋在那座山上,制造出竹公子已死的假象。”

    “我当时想着这样不仅能够斩断那个叛徒与您之间的孽缘,而且还能令您吸取这次沉痛的教训,省得您日后再狂妄自大,忽视那些躲在角落里却随时会跳出来狠狠咬断您脖子的野兽。”

    “殿下,我是真的用心良苦,殊不知方才差点惹得您与我绝交。但我并不后悔,哪怕您现在恨我,我也不后悔。”

    “您既然想要江山,该防着点身边的小人,尤其这种关系与您最亲密的小人,因为我不可能每次都及时赶过来救您。”

    ------题外话------

    小剧场:

    苏瑾被戳到痛处,面一僵,一边反击道:殿下这段时日能强忍不碰我也是因为她重视我和肚里的孩子,这份良苦用心,你这种被当做泄欲工具还不自知的人是不会体会的。

    凤阙脸登时被气得煞白:我若是泄欲工具,那你也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

    苏瑾见他恼,自己反而不恼了,开始自言自语:我记得殿下左臀最下面的位置有一块疤,是我曾与她行房时不小心在她身上留下的,不知现在有没有全好。

    凤阙心虚,话语间的高调收敛了几分:我这人比较矜持,没特意去瞧那地方。

    苏瑾:那她右胸上的疤你总该见过罢?

    凤阙得意扬眉:那当然!那地方我肯定见过!

    苏瑾笑了:看来她还未碰过你。

    凤阙:啥?

    苏瑾:她胸前的疤其实在左侧。

    凤阙见势不妙,当即遁走。

    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