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16章 我怎会不要你


    </script>    这次云毓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选择了沉默。

    “怎么了?”

    “孤尘,你说。”陌悠然见云毓迟迟未回答,便转向孤尘询问道。

    “苏公子已经离开,这是他留在外面桌上的信,殿下请看。”孤尘呈上一封未拆的信笺,便不再多说什么。

    莫名地,陌悠然预感不妙,接过,打开一看,她眼里立时盈满泪水。

    信上内容大致如下。

    殿下,瑾有负于您,身子不洁,孩子也丢了,所以瑾无颜再留在您身边。这段时间你对瑾的青睐,瑾很感恩,但以后终将成陌路,还请殿下忘了瑾,勿念,勿找。

    “姐姐,你看。”云毓突然指向床头。陌悠然看去,发现那里置着一碗水,水里,有两滴血,之间却有界线,没有相融。

    指尖传来微微的痛意,她抬手,才见自己指尖有一点针尖大小的洞。

    看来,那个男子昨晚还是趁她睡着时给她和那个孩子进行了滴血认亲。

    不对,以她警觉,即使在睡梦中,手指被扎出血,也应该会立刻醒来,怎会没有一点知觉?

    “姐姐,你昨晚中了一种**,所以现在才醒来。”云毓适时解开她心底的疑惑,却教她惊讶。难道那个男子从由一开始就已经做好离开的打算了……

    想至此,她忍不住凄然一笑,“他离开,你们都没发现吗?”

    “没有,我们也是因为见你迟迟未从屋内出来才起疑的,刚才姐姐你昏睡的时候一直在哭,好像已经感知到他离开了。”云毓握住她的手,眼里满满担忧。他眼底聚着疲惫之色,可见他昨夜也没睡好。

    “本殿想一个人待会,你们都出去罢。”接二连三地受打击,陌悠然此时的意志前所未有的消沉,她也想做出轻松的模样让眼前的男子放心,可她此时连笑的力气都没有。

    “姐姐,我不放心你。”

    “出去。”陌悠然拨开他的手,坚持道。

    “好,那我和孤尘先出去,就守在外面,姐姐你千万别做什么傻事。”云毓孤尘以及一众侍人只好退出,临走,云毓不忘叮嘱。

    才出门,众人就听见里面传来摔东西的声音,乒乒乓乓的,听得外面的人一阵心惊肉跳。

    孤尘生怕女子伤着自己,想进屋看个究竟,却被云毓一把拉住。云毓对他无声摇摇头,孤尘看出其眼中的深意,这才叹口气,不再坚持进去。

    “欸?你们怎么都在外面?九儿她醒了吗?”就在这时,凤阙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食盒,见云毓和孤尘都在外面,他疑惑,询问道。

    “你自己听。”云毓让开身,一脸无奈。

    凤阙这才听见屋内隐约传来撕东西的声音,他诧异,不确定地瞧向云毓,见其眼神肯定,他才确定那个女子此时正在屋里发脾气。

    “怎么办?我还亲手做了好吃的想讨好她的。”他提提自己手上的食盒,一脸惋惜。

    “热着罢。”云毓拍拍他肩膀,建议道。

    “也只能这样。”

    凤阙正想离开,身后的门却突然被人从里打开,摇摇晃晃地走出一道身影,她脸色惨白,双目无神,头发凌乱地披散着,好像一个女鬼。

    “姐姐?”

    “殿下?”

    云毓和孤尘几乎异口同声,担忧地望着女子,女子绕过两人直直走至凤阙跟前,伸出手,言简意赅,“拿来,吃的。”

    凤阙愣愣地将食盒递了过去,未等他说一句话,女子就已经抢过食盒回了屋内,“砰”的一声,门再次关上,惹得站在外面的几个男子面面相觑。

    就这样,陌悠然消极地将自己关在屋内关了两天。其实她出来也不是她自个出来的,要不是有一次凤阙进去送吃的,发现她浑身酒气地倒在地上,她可能现在还一个人关在里头。

    “幸好你发现得及时。”云毓过来一看,脸色立时变得不好了,连忙写下方子着人去抓药熬煮。

    “九儿她怎么了?”凤阙也是一脸沉重。

    “她休克了,你若再晚去一步,她性命堪忧。”云毓解释道。

    “等她醒来,我该好好劝她了。”凤阙扶额,一副头疼模样。本来以为九儿这次回来,他用一出苦肉计就可以翻身好好得宠一番,结果突然出了这事,令九儿一蹶不振,而他自然也别想尝到甜头。

    “苏瑾这次的确伤到姐姐了,姐姐也需要时间缓冲。”云毓则表现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理解道。他轻轻按压着女子身上的**位,以加快她体内的血液流通。

    “也不知我离开的时候,她会不会也如此?”凤阙有点吃味。

    “那你赶紧离开罢,这样就能少一个人跟我争宠了。”云毓皮笑肉不笑,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冷嘲。

    “放心,我如今是九儿的正房,只要她不将我休弃,我就赖在她身边一辈子,然后狠狠剥夺她的宠爱。”凤阙怎会任由他占上风,当即反击道。

    “但愿你能称心如意。”云毓祝福道,却怎么听都有股阴阳怪气的味道。

    “九儿什么时候能醒来?”凤阙突然想起陌悠然之前说过喜欢家庭和睦的言语,当即一个激灵,就此打住,转移起了话题。

    “大概要等晚上,也有可能要等明天。”云毓不确定道。

    “那今晚由我来陪夜。”凤阙想都不想就下了决定。

    “你来陪夜?”云毓嗤笑了一声,“你会把脉吗?你精通按摩吗?你懂急救吗?”

    一连被丢三个问题,凤阙噎住。

    “所以,凤公子您老还是先回去罢,这里有我就够了。”云毓笑嘻嘻道,但他的笑脸在凤阙眼中却无比刺眼。

    “你等着,我肚量大,不与你计较。”凤阙隔空指指云毓,就一转身潇洒离去,身上素白锦袍上绣着的珍珠异常夺目。

    云毓不屑地轻哼一声,一边继续给床上的女子按压**位。

    他平时虽然不拘小节,照顾起陌悠然来却十分细心。由于女子仍在昏迷状态,给她喂药的时候,他只能以口渡入,喂完药,他不忘用帕子擦去她嘴边流出的药汁。

    “姐姐,你快点好起来,别再让我为你担心了,好吗?”见女子面容苍白憔悴,仿若水晶一般易碎,他眼里忍不住溢出心疼,抬手轻抚其脸颊,柔声祈求道。

    但女子仍没有一丝反应,他只能无奈叹气,正想转身收拾东西,突然有只手握住他的手,将他吓一跳。

    “姐姐?”回身,他才见是女子握住了他的手,顿惊喜万分。

    过了好一阵,女子才缓缓睁开眼,眼里一片迷离之色。

    云毓连忙将她搀扶坐起,一边关切询问道:“姐姐,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些?”

    “嘴里好苦。”陌悠然蹙着眉,幽幽抱怨了一句。

    “是我刚刚喂你的药,先忍忍罢,过会我就让人送好吃的过来。”

    “嗯。”陌悠然此时无比乖顺,因为她现在根本没力气闹。这两日,她身上的力气好像都已被抽干,仅仅因为那个男子突然的不告而别以及诀别的告辞信。

    她以前从来不知道,爱上一个人竟然会这么的累,尤其得知那个人早已打定主意从她身边离开的时候,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了一般,再无半分骄傲和斗志。垮了,整个人因学会内功而刚架起的一点自信和勇气都瞬间垮了,不敢面对未来,没有那个男子存在的未来。

    “姐姐,我知你心里不好受,但你别忘了,你还有我,以及孤尘,凤阙,珵野他们。我不能保证其他人这辈子永远不会离开你,但我能保证自己,难道你真的不想要我了吗?”云毓扑进她怀里,像小猫一样可怜兮兮地撒娇道,他将女子的手拉至嘴边吻了又吻,生怕她真的死了心,再也不会有生机。

    “我怎会不要你。”陌悠然轻抚他脑袋,宽慰道。

    “那姐姐你赶紧振作起来好吗?要是舍不得苏瑾,你就去把他接回来。”云毓提议道。

    “他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就不会再回来。”陌悠然却摇摇头,语气异常笃定。

    “姐姐,你别这样。”

    陌悠然忽然叹了口气,眼底一片死气沉沉的平静。

    “苏瑾平时为人虽然温和,看起来很好说话,但其实也有固执的一面,而他这份固执,往往无人可摧,便是我也拿他没办法。”

    “我只是没想到,当初他娘亲想助之人竟是我的四皇姐,而我不过是个用来消遣的牺牲品罢了。想必他之前从他娘亲口中得知此事的时候也一定很为难罢,而我却一无所知,理所当然地判定他对我应是忠诚的。”

    “那姐姐难道想就此放弃苏瑾吗?”对苏瑾,云毓还是有十足好感的,所以如果苏瑾真的离开陌悠然身边,他心底还是会有所惋惜。

    “当然不想,只是暂时还没有对策。”陌悠然将脑袋枕在床头,一副无力模样。

    “姐姐,其实我倒有一法子。”

    “什么?”

    “忘却。”云毓突然神秘兮兮的,弄得陌悠然茫然万分。

    “什么意思?”

    “就是让他忘却一切,只有忘却所有痛苦,才能回归初心不是?”

    “我要是有本事让别人失忆,何必这般愁苦?”要是在前世,她的确能轻而易举地办到,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的催眠术就再也没有起效过,可能老天爷给她开了一扇窗,同时给她也关了一扇门,而这扇门便是她曾引以为傲的催眠术。

    “姐姐,你别忘了,还有我呢。”云毓突然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拿出一粒红色的药丸,放入陌悠然手里。

    “这是什么?”陌悠然看着手中的红色药丸,疑惑道。

    “这是能让人失去所有记忆的药丸,姐姐只要让苏瑾服下,便能让他忘却一切。”云毓解释道。

    “所有记忆?包括美好的记忆吗?”陌悠然被惊吓住。

    “当然。”

    陌悠然本有些心动,但仔细一想,她最终还是否定了想让苏瑾失忆的想法,“不行!这样相当于是让他忘了我以及所有与他有关系的人,太残忍了,于他,于我而言都是残忍的。”

    “那姐姐自己看着办罢,这枚药丸你好好收着,万一哪天你突然想用了呢。”云毓无奈,也不打算收回药丸。

    “这药是你自己研制的?”陌悠然捏起药丸细细打量,心想这世上竟然真有这么玄乎的东西。

    听此,云毓讪讪一笑,“当然不是,我暂时还没这本事,其实这药是洛前辈给我的。”

    “洛千袭?”

    “嗯。”

    “她怎会突然想到给你这玩意?”

    “是我央求她给的,本来还以为她没有,结果一问才知她真有这种东西。”

    陌悠然点点头,表示明了。

    “云毓,准备吃的罢,我肚子饿了。”默了会,她才再次出声。

    “姐姐这是打算振作了?”云毓眼睛一亮,期待十足。

    “差不多罢。”陌悠然揉揉自己的眉心,身体仍是不大舒服。

    “我这就去准备,姐姐你等着。”

    用膳之前,陌悠然还洗了个澡,将这两日积累的满身秽气洗净,她才感觉清爽许多。也在这期间,她才从侍人口中得知尹柒哲萧浅阳等人在她昏迷期间都来看望过她。

    用完膳,她就将孤尘叫了出来。

    “殿下何事吩咐?”那个永远用一袭黑色束装包裹着自己修长身躯的男子现身,脸上恭敬,见女子终于无恙,他眼中也有喜悦。

    “本殿待会想去一趟苏府,你准备下。”

    “殿下是想去接苏公子回来?”

    “本殿一日未休弃他,他便一日是本殿的夫君,有义务留在本殿身边侍奉本殿。”

    “可是……”孤尘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想了想措辞,孤尘才回道:“据可靠消息,苏公子回丞相府的第二天就被四皇女殿下接去了府上,而四皇女殿下似有娶他之意。”

    “什么!”陌悠然猛然起身,身边放置茶盏的桌子生生被她一掌拍裂。

    “所以孤尘建议,殿下再好好斟酌斟酌,毕竟四皇女殿下因破案有功,如今在朝中也是如日中天,再加上丞相辅助,其势力也不容小觑。”

    “当初西廊郡主遇害一案她真的破了?”陌悠然眯起眼,持怀疑态度。她可没忘记当初那个女子曾为了自保与她达成过交易,称她只要在其遇事不利的情况下救其一次,其就会将竹瑶现今的落脚之地告知于她。可见此女当初并没有把握将案子圆满破了。

    “破了,杀害西廊郡主的凶手正是她曾经的仇家,一路从西廊追了过来,以为在异国的土地上将西廊郡主杀了,就不会有人追究到她头上。”

    “不过,貌似也有人不服此事,称那仇家杀了人为何不立刻逃离,反而继续留在帝都,等着被人抓似的,可这样的声音很快就被压了下去,没有人再提。”

    “看来是找人背锅了。”陌悠然未多想便直接下了结论,毕竟找人背锅这种事她之前也见萧浅嫣做过,后来在官场中办事也见过不少类似例子,她想不司空见惯都难。

    “殿下可有应对之策?”孤尘殷切地询问道。

    陌悠然突然拍拍他肩膀,有点不好意思,“孤尘,其实本殿之前瞒了你一件事。”

    “什么事?”孤尘满脸疑惑。

    “之前本殿不是曾命你安排人半夜去整蛊那位西廊的莫郡主,但你行动之后,本殿又派了另一拨人,挖地道将莫郡主从使馆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出来。所以那天吊在东城门口的女人并非莫郡主本人,类似于偷梁换柱的把戏。”

    “殿下!”听完她的话,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孤尘忍不住目瞪口呆,眼里满是震惊。

    “咳咳,本殿也是想防患于未然,并非有意隐瞒……啊!”

    还未说完,她就被男子箍入怀里,男子似乎很惊喜,喃喃念着,“孤尘就知道,孤尘就知道……”

    “知道什么?”陌悠然抬手轻轻揽住他肩膀,询问道。

    ------题外话------

    =_=最近不可抗力地有些忙碌,所以很抱歉,大家。不过今天开始会努力恢复进度的,争取早日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