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TXT下载->女帝威武之夫君很妖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17章 这个男人真是磨人


    </script>    孤尘欣喜地瞧向她,眼里有崇拜的光芒,“孤尘就知道殿下不会让孤尘失望。如此看来,以殿下智谋,夺得帝位是早晚的事。”

    听此,陌悠然脸色却瞬间严肃下来,沉声道:“别高兴得太早,萧浅陌能在朝中立足至今,可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光凭这一件事扳倒她显然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本殿如今还需要她遏制萧浅嫣的势力,不然你以为萧浅嫣这两个月都没能正式坐上凤座是因为什么。”

    “殿下的意思是……”

    孤尘心里似乎已有答案,而陌悠然则毫不犹豫地肯定了他的想法,“没错。”

    “借着丞相这个助力,她这阵子已拥有朝中一半势力的支持,所以萧浅嫣自然不可能轻易上位,要怪也怪她当初太自信,结果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呵”地轻笑了一声,她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尖锐,里面仿若藏着匕首,凌厉而又冰冷,势要争夺最后胜利的决心愈加坚毅。

    孤尘若有所思,沉默片刻,他才出声,适时提醒,“殿下刚才不是说要去丞相府,还去不去?”

    陌悠然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目光倏暗,意味不明道:“已经不早了……”

    “刚过戌时。”孤尘接话道。

    “准备马车罢。”

    “是去丞相府吗?”孤尘不确定地问道。

    “嗯。”

    孤尘点点头,连忙去准备。

    陌悠然换了身素雅的便服,才起身出门。抵达丞相府的时候,她没有立刻下车,而是在车内静坐。

    不一会,丞相府的门人就主动走了过来。凭着马车的外观,她就猜出里面坐的人什么身份,但出于礼节,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来客是九皇女殿下吗?”

    “正是。”扮演着车夫角色的阿瓷回道。

    “可有拜帖?”门人再次询问。

    “我家殿下是丞相大人的儿媳,不是外人,怎么还需要拜帖?”阿瓷不解,话语间已有不悦。

    “这……”

    “怎么?难不成我家殿下此次要吃闭门羹?”阿瓷蹙起眉,粗犷的声音别有气势。

    “不…不是。”门人犹豫片刻,才再次出声,“请容小人进去通报一声。”才说完,她就转身撒腿就跑,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似的。

    “殿下,奴怎么感觉这位丞相压根没将您放在眼里。”见人离开,阿瓷忍不住对车厢里的女子吐槽。

    “不是感觉,是事实。”帘子里传来女子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阿瓷噎住,不知该如何回话。

    不一会,那个门人就走了出来,将侧门打开,才走至马车前说道:“我家夫人有请。”

    “怎么不开正门?”论身份,身为皇女的陌悠然明显在身为臣子的苏傲之上,所以她完全有资格走她丞相府的正门。阿瓷见此,自然疑惑加不悦。

    “夫人吩咐说开侧门,小人只是奉命行事。”那门人谨慎答道。

    “你!”阿瓷怒火中烧,正想训斥一番,却被帘子后的女子打断。

    “阿瓷,不得无礼,走侧门就走侧门罢,又不会掉块肉。”

    帘子掀开,陌悠然从车厢里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并未因为刚才的事情影响到心情。

    “小人参见九殿下。”门人见到她还是行了礼,并没有轻视的意思,可见苏傲平时对府上下人的管教还算严格。

    “免礼。”陌悠然此时身穿一袭月牙凤尾罗裙,臂挽一条浅黄的披帛,头发随意地绾了个归云髻。边上别着几朵素雅的珠花。她脸上未施粉黛,因此有些苍白,毕竟她最近的身体状态一直不大好。

    进府后,就有下人为她引路,“九殿下这边请。”

    他并未将她领去寻常苏傲用来接客的正厅,而是直接将她领去了苏傲的院落。苏傲见陌悠然到来,连忙迎了上来,施礼道:“下官参见九殿下。”

    “免礼。”陌悠然脸上看不出喜怒,看向苏傲的眼神却透着冷意。

    “殿下请坐。”苏傲见她脸色不善,也有一瞬的尴尬,随即赔上笑脸。

    “丞相大人,本殿难得来一趟也不想多说废话,就问你一句,你能不能将本殿的夫君给本殿送回来?”不等下人前来斟茶,陌悠然便开门见山,言简意赅。她特意强调“夫君”两字,就为了提醒苏傲她还未休弃苏瑾这个事实。

    “这个……小儿离开殿下身边其实并非下官的意思,所以殿下问下官也没用,不是下官不帮忙,是下官也无能为力。”苏傲无奈地叹口气。

    “是么。”陌悠然冷笑一声,“既然如此,当初那件不堪的事你为何只告诉他却不告诉本殿?”

    “下官这不是怕殿下会嫌弃瑾儿,万一瑾儿肚子里的孩子真是您的,他不说您不知的也能相安无事,可惜事与愿违,殿下您也别放在心上,让这种事过去算了。”

    “丞相大人倒是心大,苏瑾是你的亲生儿子,可你将他当什么了!花街柳巷里卖身的妓子么?”陌悠然此时已是怒火中烧。若非看在眼前这位妇女是苏瑾娘亲的份上,她可能已经一拳头砸对方脸上了。

    “殿下这话说的。”苏傲眉眼间终于浮现些许愠怒之色,“无论如何,下官都不会害瑾儿,只是殿下您自己太不争气,瑾儿若继续跟着您,只会遭受更多的苦难,下官也只不过想为他重谋一条更好的出路。”

    “丞相大人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陌悠然霍然站起身,双手撑桌,弯腰凑近对面的妇女,气势逼人,“哪天本殿将这条丞相大人所谓的好出路堵死了,不知丞相大人会不会后悔。”

    苏傲被她震住,怔怔地望了她许久,才干涩出声,“殿下不妨试试,下官拭目以待。”

    陌悠然离开之时,苏傲没有出来相送,反倒是之前一直看她不顺眼的霍氏出来送了送她。他见陌悠然穿得单薄,忍不住关照一句,“夜里凉,殿下还是多穿点好。”

    “多谢伯父关心。”陌悠然一愣,未想到这个男子有朝一日也会关心她。毕竟他之前对她的冷嘲热讽她仍历历在目,如今他突然一改以前刻薄的嘴脸关心她,她还真有些不适应。

    霍氏看出她的不自在,目中也有些许不自然的闪烁。继续往前走了几步路,他突然一个侧身拦住陌悠然的去路,欲向她下跪,却被对方及时阻止。

    “伯父这是做什么?”陌悠然搀扶着男子,一脸不解。

    “殿下,之前臣夫有不敬之处,还望您见谅。”霍氏趁势握住她的手,却不敢直视她。

    “伯父说的哪里话。”陌悠然心底虽然奇怪,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臣夫知道,殿下您对瑾儿还有情,所以以后瑾儿若重新回到您身边,您千万千万别计较他曾经的过错,算臣夫求您。”霍氏终于瞧向她,竟已满眼泪意,对她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恳切。

    “伯父这是什么意思?”陌悠然蹙起眉,眼里闪过一丝不解。

    霍氏似有些为难,犹豫片刻,他才再次出声,瞧向陌悠然的眼神十分笃定,“臣夫只是坚信,瑾儿他以后一定会回到您身边的,毕竟您才是他真正的良人。”

    陌悠然愈加一头雾水,正想出声,边上却传来脚步声,转头看去,是苏家三小姐苏然走了过来,她娇俏的脸蛋上挂着灿烂无害的笑意,“幸好因为刚吃饱饭肚子涨出来走了一圈,不然我都不知道殿下今儿个过来了。”

    不知为何,霍氏竟有些忌惮她,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但一想陌悠然在旁,他连忙上前,作出关心的模样,询问道:“然儿这是消化不良吗?要不要找大夫看看?”

    “没事,大爹爹,我走两步就好了。倒是您刚才在跟殿下说些什么,我很好奇呢。”陌悠然曾被萧浅嫣带去青楼金玉阁见过她那些狐朋狗友以及她在官场上熟识的一些官家小姐,其中就包括苏悦苏然这对姐妹,经这次会面,陌悠然私底下与苏悦苏然这对姐妹关系处得挺好,所以苏然此时只消对陌悠然眨眨眼,就算作对她打招呼了。

    “没,没什么,就拉些家常。”霍氏讪讪道。

    “我二哥如今都不在殿下府上了,大爹爹还有什么家常好拉的,不如也向我说道说道。”苏然步步紧逼,明明纯真无害,却生生教人浑身生出寒意。

    “这……”霍氏难住,目光有些闪烁。

    “然,你就别为难伯父了,那么一大堆话,你让伯父再讲一遍怎么好意思。”陌悠然察觉气氛微妙,适时站出调解。

    “倒也是。”苏然顺着下台阶,不在多说什么。

    “然儿,你要是有时间,就送送殿下罢。”霍氏待不下去了,便想选择逃避。

    “好,大爹爹您要有事就先去忙罢。”苏然爽快答应。

    她的话正中霍氏下怀,“嗯,那我先去忙了,你送殿下罢。”说罢,霍氏就转身走了,步伐匆匆,似乎一刻都不想逗留。

    “然,本殿怎么总感觉伯父在忌惮你?他是不是有把柄在你手上?”陌悠然见人走后,便忍不住好奇问向身边的苏然。

    “殿下真的想知道?”苏然俏皮一笑,眼里闪过狡黠。

    “想。”陌悠然有几分期待。

    就在她以为苏然即将回答之时,苏然却卖起了关子,“就不告诉你!”

    陌悠然瞬间脸黑,在对方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捶了一记,同时骂道:“欠抽!”

    苏然嘻嘻一笑,突然一把揽住陌悠然肩膀,在她耳畔悄悄言,“殿下,改天我们私下见面,我就告诉你。”

    陌悠然惊讶地瞧向她,见她眼神认真,才知她没有开玩笑,于是答应道:“好,时间地点你定,本殿一定奉陪。”

    “就明天罢,巳时,百鸟楼。”苏然似乎早就考虑好,想都不想就回道。

    “记下了。”陌悠然点点头,应下,接着继续往前行去。苏然尽职地将她送至府门口,在她上马车的时候,还提醒她别忘了约定。陌悠然摆摆手,示意不会忘。

    回去途中,她突然命令阿瓷改道去尹府。

    “殿下怎么来……”尹柒哲见她到来,很是诧异,话还未说完,就见女子向他扑来,令他诧异。

    陌悠然紧紧地拥抱着他,一语不发。

    香软入怀,而且对方是自己中意的女子,尹柒哲当然不会拒绝,反而抬手回抱住她。

    良久,陌悠然才松开他,道:“本殿就想来看看你。”

    “然后呢?”尹柒哲拉住她的手,笑意斐然。

    “你是不是不舍得本殿走?”陌悠然摇了摇被他拉住的手,嗔道。

    “殿下好久未来,不如留下罢。”尹柒哲也不害臊,直接提议道,看向女子的眼里满是柔和。

    “看在美人这么殷切的份上,本殿今晚就在这留宿好了。”陌悠然抬手挑了一下男子的下巴,欣然答应。

    尹柒哲趁势握住她的手,然后牵着她往一旁的耳房走去,“殿下跟我来。”

    进了耳房,陌悠然发现里面放着一个直径一米半的圆形浴桶,浴桶里装满了热水,水汽已在房间内弥漫开来。

    “你正好要沐浴?”她惊讶道,不明白男子带她进这里做什么。

    “嗯。不过见殿下来了,我便想与殿下一起洗。”尹柒哲从她身后将她抱住,口中呼出的热气直接喷洒在她耳朵上,令她耳朵泛红。

    “啊?”陌悠然一愣,不敢置信他竟这般主动,“你确定?真的做好与本殿坦诚相对的心理准备了?”

    “早做好了。”尹柒哲绕至陌悠然面前,开始解她身上的衣服。

    “本殿也帮你。”这种事当然要男女互相给彼此做才有情趣,于是陌悠然也抬手开始为他脱衣,心里有点小激动。

    尹柒哲由于久病的原因,身材算不上伟岸,但也十分修长匀称,四肢纤细,身上的肌肤白得似雪,而且看起来十分细腻,手臂上的血管隐约透出,给人一种易碎的脆弱感。而除了白,他身上还有一种颜色,便是淡淡的粉,柔嫩得宛若初春绽放的樱花。

    第一次与眼前这个男子坦诚相见,陌悠然还是有些紧张。

    她曾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这八个字眼形容过她和这个男子之间的关系,所以哪怕牵手,拥抱,以及亲吻这些恋人间的亲密举动她与男子虽然都做过,甚至做起来很自然,但她始终还觉得她与他之间还缺少些什么。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界限感,总是令她惶恐不安,生怕自己终有一日还是会失去这个男子。

    可此时,男子竟主动将自己的身子呈现在她眼前,毫无拘谨之态,这令她多少有些欣慰。这里的男子将自己的清誉看得比性命都重要,而男子这般,无疑对她是无放心无抵触的,这是他在另一种形式上对她的认可。

    想到清誉,陌悠然忍不住视线下移,欲好好欣赏一下男子腹上的朱砂色,结果却愣住了,只因男子小腹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朱砂的痕迹。

    “柒…柒哲,你的守宫砂呢?”她一向喜欢有疑惑就问,憋在心里她怕憋出病来。

    “殿下难道不晓得吗?处子一旦与女人交合过,便会失去守宫砂。”尹柒哲笑盈盈地瞧着她,没有一丝羞愧之态。

    “你不是处子?”陌悠然眉间一蹙,不怎么相信。自从结识这个男子,她便一直认为他是个洁身自好的大家公子,甚至两人有暧昧之后,她更是自信自己将会是这个男子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女人,结果事实并非如此,这教她一时半会的怎能接受?

    “殿下介意吗?”不知为何,男子并不想透露自己的第一次已经献给了眼前这个女子的事实,反而故意问出这样一句,令女子想不误会都难。

    果不其然,陌悠然身子晃了晃,差点没站稳,显然很受打击,“你让本殿缓缓。”她扶着墙,脸色阴郁至极,良久,她才再次抬眸瞧向对方,质问道:“第一位是谁?”天知道她此刻内心有多不是滋味,美好的臆想一下子被撕成一片片的,真是痛楚难当。

    “这个不重要,我只问殿下一句,殿下介意吗?”尹柒哲已经跨入浴桶,坐在里面安然享受着肌肤被水轻抚的触感,并没有因为女子的质问而影响心情。

    “怎会不介意!”陌悠然脱口而出,话语间已有滔天怒火。她此刻只想剐了那个夺去男子第一次的女人,然后将其剁成肉沫喂狗。不知日后当她得知那个女子就是她本人之时,她心里会有什么感想。

    “那殿下想如何?”尹柒哲悠哉悠哉地往身上撩水,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看来殿下很在意啊。”

    “怎么可能不在意?不在意说明本殿根本不爱你!”陌悠然见男子完全未放在心上的模样,顿暴跳如雷。

    “殿下这是作甚?”尹柒哲见她重新将衣服披在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受伤。

    “本殿想冷静冷静,所以今夜本殿不会在这留宿,抱歉。”陌悠然穿完衣服,转身就快步离了房间。

    守在外面的无渊见她出来,很是惊讶,“九殿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进去伺候你家大人罢,本殿先走一步。”陌悠然匆忙地叮嘱一句,就与之擦肩而过。

    “这……”无渊还未回神,就发现女子已经走远。转身进耳房,他见自家大人一脸落寞地坐在水里,好像失了魂一般,连忙上前询问,“大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她见本侯腹上没有守宫砂,便走了。”尹柒哲凄然一笑,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愈加病态凄迷,“人心,果然测不起。”

    “可大人您的第一次不就给了她?您为何不与她解释清楚?”无渊瞬间蹙起眉,不理解男子的刻意隐瞒。

    “这重要么?”

    “从古至今哪个女人不在意这种事的?大人您这又是何必?”无渊很是无奈,都不知该如何宽慰眼前这个男子,毕竟九殿下此时之所以误会完全是他一手推就的。

    “是啊,我这又是何必……”尹柒哲开始自言自语,似乎也有些后悔。

    “要不大人明天去跟九殿下她解释清楚?”无渊提议道。

    “不了。”尹柒哲却摇摇头,脸色已经恢复平静。

    “大人!”

    “无渊,本侯自己心里有数,你别为本侯操心。”

    “行行行,您心里有数就行,奴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不问了,不问了,以后奴要再多问一定自打两下嘴巴。”无渊翻了个白眼,撩起袖子开始为男子擦身,不再多嘴。

    当晚,陌悠然因为尹柒哲已经不是处子这件事彻夜难眠,于是她索性不睡,起来冲了几次冷水澡,就开始练功。

    暗中的孤尘看着心里自是担忧不已,其实关于陌悠然被萧浅陌陷害中春药是由尹柒哲所救的内幕他是知道的,他也不止一次想都告诉陌悠然,但曾有人叮嘱他务必守口如瓶,他便只好违背自己的意志,将这件内幕隐瞒到现在。

    由于练功的关系,哪怕一夜未睡,陌悠然第二天精神仍是很好。打算用美食抓住她的胃进而抓住她的心的凤阙一大早就准备为她准备好了早餐,一副贤淑的模样。

    见到这个妖孽,陌悠然才想起自己与他成亲那天自己为了去救珵野曾将他一人丢在府上的事情,虽然不知后期他是怎么处理婚宴上那些琐碎事情的,但她清楚他当时心里肯定不好受。这样一想,她立时对这个男子生出愧疚的情绪,伸手拉他坐下,“凤阙,这阵子辛苦你了。”

    凤阙这种人当然不说“哪里哪里”这种客气话,当即趁火占便宜,“那九儿一定好好补偿我,不然我可不依的。”说着,他就将女子的手覆上自己胸口,引她从衣襟探入,让她真切地感受他的体温和心跳。

    陌悠然要看不出他的意图简直对不起自己丰富的食肉经验,忍不住笑骂,“不害臊的东西。”还别说,这手下触感不错。

    “九儿,人家都已经嫁给你几个月了,却还保留处子之身,你说这说得过去嘛?”凤阙拉住她的手,一脸幽怨,活脱脱一个怨夫。

    这个男人……真是磨人。

    “那你的意思是想让本殿今晚去你那?”在对方的纠缠下,陌悠然有些动摇。想自己都娶人家入府了,总不能一直将他晾着,自己也曾说服自己接纳人家,既然如此,那便拿出实际行动罢。

    “除了今晚,还有以后可能的每一晚。”凤阙轻舔上唇,诱惑道,抓着她的手继续往衣内探,任她抚摸他的肌肤。

    陌悠然虽然已经熟知他明骚的品性,但还是不怎么习惯,此时被他这个大胆的动作惊到。

    “行了!本殿吃完还要去上朝呢。”她连忙抽回手,开始用早膳。

    吃完,她起身,正打算离开,却被男子一把拉住,“还有什么事……”

    她还未将话说完,凤阙就托住她下巴照着她的嘴唇狂吻了一顿,吻完,就跟没事人似的松开了陌悠然,双眼心虚地瞥着别处,语气分外别扭地说道:“我等你。”

    陌悠然瞬间明白他的意思,有些好笑,没计较他的突然强吻,而是淡淡打了声招呼,“走了。”便转身离去。

    她已有数月未上早朝,所以今日她的现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大大小小的官员纷纷上前与她寒暄两句,以示友好。

    “九皇妹,好久不见。”过了片刻,萧浅陌到来,若说以前的她是低调内敛的,那如今的她无疑是自信张扬的,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

    “是啊,好久不见,看样子我不在的这期间四皇姐混得不错。”陌悠然看了眼女子身旁与其一同前来的苏傲,脸上虽也挂着笑意,却透着一股能将周围空气冰冻三尺的寒意。

    “下官参见九殿下。”苏傲见着她,连忙作揖行礼,恭恭敬敬的,教人挑不出错来。

    对她,陌悠然直接以冷哼声回应,丝毫不在意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否驳了她的面子。

    萧浅陌在旁看着,忍俊不禁,不知是出于玩笑还是出于什么,她笑道:“几月不见,九皇妹的脾气倒是长进不少。”

    “这其中大致原因,我想四皇姐也心知肚明。”陌悠然转向她,同样没什么好脸色,若非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她真想直接拧断眼前这个女人的喉咙。

    ------题外话------

    = ̄ω ̄=回来了……